《爱上熟女》
第23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俗话说,先做人后做事,人都做不到了,做事必定失败。就如袁凯这样的人,心眼小,很多人容不小,还竟用一些阴险的手段害人,这样的人在商业上必然要吃亏。
  闲话不说了,咱先看看鸣翠是如何帮袁凯起死回生。
  听完了袁凯说这些情况,鸣翠先是沉思了一会,然后她说道,“孩子!公司不能毁了!那是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她不仅仅是你爸爸的,当年我在公司里时你还没有出生!”
  看来鸣翠对于凯萨公司是有感情的,再加之儿子的现在是老总,她肯定要出手相帮。
  鸣翠对袁凯说,从明天开始,袁凯要先把以前的老客户稳住,再跑跑各大银行,她将一周后再回来与这些银行与公司见面。

  袁凯听了鸣翠的话,不住的点点头。这时苏小慧拿了份资料递鸣翠,“鸣姐,所有业务情况及贷款情况都在这里了!”
  鸣翠也没看,直接递给静心,然后她对袁凯说,下步公司要全面改制,丢掉以往那种家长制作风,引进新的管理经验。
  袁凯连说“是”,看来只要把公司救回来,让袁凯生活质量不下降,地位不下降,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鸣翠确实有大将风度,就凭说的这些事,她不仅是经验有,而且处理问题的方法简直任何人都比不了,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鸣翠说完这些后,问袁凯还有什么困难。袁凯说,现在银行催的紧,之前的有几个公司银行还在拍卖中。
  鸣翠告诉袁凯,只要不挣钱的公司就不要再要了,要来也会拖后腿,还是从公司的老传统和优势出发,其他的都放放。
  袁凯点点头,我是第一次见袁凯如此,但我心里还有一丝担忧,袁凯真的改变了吗?人的秉性难改,我想他只是为了自己,暂且走这一步。
  鸣翠又问了一下袁凯服装公司欠债情况,以及倒闭的原因。袁凯都一股脑把服装公司破产的原因归并到大形势不好,以及经济危机上,丝毫没有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鸣翠说,“孩子,我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但你应该知道,做事要专一,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捡芝麻丢了西瓜。凯萨公司的起步于服装,发展也在服装,你却把服装干黄了.....”
  在鸣翠的经营理念上,服装业大有可为,人们的吃穿住行,穿衣最大的商机,如果干赔了,就说明对市场不了解,不务正业的多了,没有把服装干精。
  袁凯又不住的点头,连说自己确实没有把精力放好。我心想你袁凯不仅是精力有偏差,而且管理上,只想自己大包大揽,而且对下属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鸣翠让苏小慧抓紧联系老员工,让这些人能回来都回来,因为他们是最为熟练的技术人员。
  苏小慧听了鸣翠的话,她说,“鸣姐,这些人认为工资低不愿回来。”
  鸣翠当即决定,“你们去搞一个调查,看看同行业工资水平,咱们比最高的再高出一倍,把他们招回来!”
  我真为鸣翠这种大气风格所佩服,看来鸣翠已然把袁凯的公司当作自己的了,摆布起来游刃有余,让在坐的人都服气。
  今晚的饭局,鸣翠并没有吃多少,多数是指点袁凯如何去做,而且挽救计划让袁凯一周后等她回来再实施。
  我不明白鸣翠究竟为何一周后再实施,我估计她是回G市筹措资金,我不知道挽救袁凯的公司需要多少钱,吕大安告诉我,那是一笔天文数字。

  吃完饭后,袁凯执意要安排鸣翠与静心的住处,静心说今晚就返回G市。
  袁凯与苏小慧开着车,我和吕大安开车在后面跟着,直奔机场去送鸣翠与静心。
  回来后,袁凯仿佛像变个人,说要请我再喝点。我笑着拒绝了,我让袁凯抓紧按鸣翠的建议先去忙,以后有空再喝。
  吕大安问我,“大仓,鸣翠能挽救袁凯的公司吗?”

  “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以鸣翠的能力,她虽然在省城修身养性,但鸣翠的人脉很广很深,为了她的儿子,她必然全身心去救!”我把自己所想告诉了吕大安。
  吕大安叹口气,他感觉鸣翠如果救了袁凯,将来袁凯还会用阴险手段对待鸣翠与静心。
  “哎,我也有这种预感,不过目前来看,咱们还要支持人家母子再次相聚!”我想袁凯缓过神来,所有新仇旧恨他都要报复。
  吕大安劝我不要参与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如果参与深了,袁凯不会饶了我们。
  我想过了,如果不把袁凯破产事告诉鸣翠,袁凯也会把怨恨发泄到他曾经恨过的人,但目前鸣翠对袁凯实施救援了,暂且能缓解我一部分疑虑。

  以袁凯的性格,将来他还会对我、鸣翠和静心下毒手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接到静心的电话,她让我快点赶到G市来。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就把工作的事与吕大安、小虹交待了一下,准备坐高铁去G市。
  吕大安抱怨道,“大仓,咱能不能别管闲事了?我发现鸣翠那边一有事,你就兴奋!”
  我明白吕大安说这话的意思,我告诉吕大安,其实在帮助鸣翠的过程中,鸣翠并没有慢待,相反在我们每次危机时刻也都是鸣翠与静心的鼎力相助。暂且不说鸣翠最早的帮助了,人都应该有颗感恩的心,这样人与人相处才会长长久久。
  小虹与吕大安观点不一样,她说应该去帮助鸣翠和静心,当初我们最艰难的时候,人家帮助我们,现在鸣翠与静心出现困难了,虽然这个困难是为袁凯,但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还是小虹懂我的心思,这胖子就是一个驴脑子,只会看其一不会看其二。
  我到了G市后,直接到鸣翠的公司,静心见我来了,连忙对我说,这次让我来主要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鸣翠昨晚回G市后,情绪很差,静心很怕鸣翠突然再犯旧病,别说帮袁凯,可能什么事都干不了了。第二个,静心隐约感觉到有事要发生,所以她认为我来了,就有底气了。
  我问鸣翠去哪了,静心对我说,鸣翠现在正奔波于商业系统的朋友,她想从他们手里借点钱,来挽救袁凯。
  没想到鸣翠说的这一周为期限,居然是来G市筹措资金了。我看到静心也很忙,她这段时间虽然在省城遥控指挥,但人在与不在是两码事,公司的事,既需要老总的放手,也需要老板亲历亲为,否则机制的东西再健全,也会有漏洞。
  我见静心这样忙,就准备要回去。静心把钥匙扔给我,“哥,车在门口,你开车回家吧!家里什么吃的都有,饿了你先吃一口,晚上咱们见。”
  我一个人在静心家里感觉无所事事,就看会电视,睡会儿觉。一直等晚上六点半了,鸣翠和静心还没有回来。
  日期:2017-03-0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