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82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好几次她和我说过,不行干脆娶了雯雯算了。那时候我真有此想法,可谁知道她到底回不回来,就连冯姨都不确定,毕竟远在美国,很多事情做不了女儿的主。其实她心里非常渴望雯雯能回来,可嘴上从来没提及过。这次回来,她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
  洗了手坐在餐桌前,闻到美味的馅子不由得流口水,迫不及待道:“干妈,能给我先煮几个吗,馋的我直流哈喇子。”
  冯雪琴甜蜜一笑道:“等着,妈给你去煮。”
  “我也要吃!”
  “你待会儿再吃,马上就开饭了。”

  叶雯雯急了,跳起来道:“妈,你不能明目张胆地偏心吧,我可是你亲女儿啊。”
  我急忙搂着冯姨道:“什么亲不亲的,干妈可不止一次和我说过,她喜欢男孩子,明显说得就是我。”
  看着我俩拌嘴,冯雪琴心里像吃了蜜一般甜,摸摸我的脸颊道:“好儿子,妈就喜欢你。”
  “哈哈,听到了吧,这可是妈亲口说的。”

  叶雯雯同样开心,抓起桌子上的杯子扔了过来。我连忙接住道:“别动我家的东西,将来都是我的。”
  冯雪琴进去煮饺子了,看到她给我父亲细心地系上围裙,我碰了碰叶雯雯道:“快看!”
  叶雯雯抬头瞟了一眼,微微笑道:“他俩是不是经常如此?”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吧,不觉得他俩挺般配吗?”
  叶雯雯不停点头道:“我妈属于那种事业心强的女人,而徐叔是那种居家且懂得浪漫的男人,正好般配。回头说说你爸,别端着了,娶了我妈得了。”
  我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想呢,谁知道他怎么想的。每次说起来就说配不上你妈,不过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迈不过你爸那道坎。”
  提及她父亲,叶雯雯笑容消失在脸上,埋头若有所思包着饺子。良久道:“其实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我爸早就忘了我妈了,何况在那边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还生了两个孩子,但凡留恋这段感情,也不会这样。”
  “哦。那他在那边开心吗?”

  “不知道,反正挺忙的。我和他一个月都见不上几面,不知道在忙什么。”
  “那你回来他不反对吗?”
  叶雯雯苦笑道:“我在家没有地位可言,我那个后妈就跟巫婆似的,早就厌恶了那个家。我回来时都没见到我爸,只是打电话说了声,他没说什么。”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他父亲当年不下海去了美国,或许现在至少是个大官。不过也说不定,据说当时上面已经派人下来调查他,若不及时逃走,很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这就是人的命运,上天早就安排好的。
  “一家人”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热聊着,反倒是我父亲自始至终不说话,一脸憨笑聆听着。我碰了碰他道:“爸,你也敬我干妈一杯酒吧。”
  父亲一愣,挠头傻笑着有些不好意思。我把酒塞给他道:“快点的,我干妈等着呢。”
  在我和叶雯雯的怂恿下,父亲端起酒杯伸过去,从眼神里能够看到他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如何表达。而冯雪琴深情地望着他微笑,半天道:“别逼他了,都这么大年纪了,喝酒吧。”说完,将一大杯都喝了下去。
  父亲始终没说出口,也跟着喝完然后偷瞄了一眼。我能看出来,他还是喜欢冯姨的,只不过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有些事只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也就没什么了。我本想借这个机会说开,又怕他脸上挂不住,只好忍了下来。
  “对了,干妈,我爸现在的照相技术简直突飞猛进,改天你去他工作室,美美地拍几张。”
  冯雪琴泛着红晕笑道:“是吗,你这么一说好像好久没拍照了,哎,人老了,也就不去想那些事了。”
  我极力反对道:“您怎么会老呢,正值鲜花怒放的季节。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不记得了,反正就是说您这个年纪是人的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儿女长大了,也该享清福了。”
  冯雪琴笑容凝固在脸上,拿起筷子慢慢地吃了起来。我意识到说错话了,赶紧岔开话题道:“吃菜,吃菜。”
  正吃着,李旭春打来了电话。我起身来到阳台接起来道:“春哥,吃饭了吗?”
  李旭春声音低沉地道:“你在哪?”

  “我在外面吃饭呢,一会儿就去找你。”
  “哦,赶紧吃,赵总安排你的事落实了没有?”
  “嗯,正在写方案,完了我们共同商量。”
  “来不及了,别写了。”李旭春急忙道,“今天中午周老师又昏迷了,正在医院抢救呢。医生说可能就是这几天的事了。所以,务必得尽快安排,最好后天启程。”
  我脑袋嗡地一声,半天道:“不是说还有一段时间吗?”
  “脑出血,而且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已经衰竭,恐怕坚持不了几天了。”

  “哦,好的,你在哪,我一会儿去找你。”
  “还是我去找你吧,告诉我位置。”
  “行!”
  挂了电话,我站在阳台上愣怔许久,回到餐桌上抓紧吃了几口道:“冯姨,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有紧急事。”
  “再有天大的事也得把饭吃完啊,到底怎么了?”
  我疑惑地道:“抑郁症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冯雪琴似乎明白了,道:“抑郁症并不可怕,只要药物控制得当,基本上对生命没有任何威胁,但要配合其他方面的治疗。不过有些患者在抑郁中会选择极端的行为,剌激神经系统加速老化,致使各项功能退化甚至衰竭。”
  “哦。冯姨,我需要你的帮忙。”
  我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冯雪琴毫不犹豫道:“你这边负责安排,只要一切安全妥当,我随时可以抽调医护人员全部陪同。”
  “那太谢谢了。”

  这时候,手机又响了。我起身道:“那你们先吃着,我先走了。”
  叶雯雯跟着起身道:“我也跟你去。”
  “你瞎掺和什么,安心吃饭吧。”
  下了楼,见到了忧心忡忡的李旭春。我俩坐在车里抽着烟紧锣密鼓地商量着行程。
  我道:“春哥,我是这样安排的。从这边包机直飞西藏,然后从西藏返四川。包机的事,我今天上午和一家私人航空公司联系了,飞机没问题,只要我们确定了时间,他会立马向民航局申请飞行线路,需要三天时间。如果非常紧急,可以特事特办,但也得一天半时间。也就是说,最快也得后天下午起飞,你看可以吗?”
  李旭春神情凝重道:“还有更快的方式吗?”

  “有是有,但比较复杂。可以将飞往西藏的头等舱包下来,不过还得联系上海那边,我们这边没直飞的。而且现在可能来不及了。考虑其他出行方式,路上就怕承受不了。”
  李旭春直接拍板道:“那就后天,你现在给那家公司打电话,先把包机的事定下来。”
  “好。”
  电话沟通了半天,我捂着手机道:“对方让我们提供相关身份信息,而且要预付100万的定金。Ju体有那些人陪同,确定好了吗?”
  日期:2018-02-1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