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5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带兵的将军一声令下,那五六十个当兵的便如狼似虎的冲了过来。二话不说,举刀便冲着走在前面的百无求砍去。
  百无求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打架和骂街,有事没事都是找事去骂骂街、打一架什么的。现在看到自己没找事,事情自己找上门来。当下竟然先是一阵哈哈大笑,只可惜对面的官兵冲过来的速度太快。它来不及脱衣服,不免是一点小小的遗憾。
  当下百无求连打带骂的对这些官兵动了手,也是出海久了在海上待得憋闷,二愣子动手的时候有些拿捏不住分寸。一动手就要人命,只是片刻的功夫便要了十几个人的性命,场面也是异常的血腥。
  这一下子场面瞬间扭转,见势不好的官兵们四散奔跑。只是刚才指着百无求喊打喊杀的将官身穿盔甲行动不便,没跑两步便被百无求追上。二愣子抓着这人的脚脖子,将已经鼻青脸肿的将官拖到了吴勉、几个人的面前。
  这个将官也是一个识趣的,看见归不归是几个人当中年纪最大的。当下马上跪在老家伙的面前,一面磕头一面说道:“老爷爷您饶命啊,小的瞎了眼把你们认成了流窜在附近的黄巾逆贼……”
  “黄巾逆贼?老人家我这才出海几天,天下又不太平了?”归不归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和姬牢之后,继续说道:“刘炟这娃娃比起他爷爷来差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将官说道:“现在的年号是什么?是哪位皇帝在位?和刘炟是什么关系。”

  将官愣了一下,没明白归不归的意思。当听到老家伙又重复了一遍之后,他这才回过神来,继续说道:“现在是中平五年,当今陛下是汉章皇帝刘炟之玄孙刘宏。现今至章帝年间已有一百多年……”
  “一百多年?老人家我出了一趟还就过了一百多年?”归不归愣了一下之后,明白过来事情出在了哪里。当下他向吴勉询问有关第一次在巨人身体里面精研‘冥人志’的细节,当吴勉说到徐福曾经说过时间纵横他都说得算之后,归不归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喃喃的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就说这么点的时间,你怎么可能贯通了冥人志。原来徐福的地盘时间是静止的,只有你所在的地方时间才是流动的。徐福这个老家伙竟然已经有了如此的本事……”

  将官听到归不归的语气缓和。当下急忙趁着这个时候继续说道:“老爷爷,你想知道的小的也都说了,您是不是就放……”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已经笑嘻嘻的打断了他的话:“找什么急嘛,老人家我还有话要问你。我们这些人出海多年刚刚才回来,正好向你打听一下现在的时局。你刚刚说的黄巾逆贼是怎么回事?再和你打听一下。当年的方士一门被灭之后,现在还能看到方士吗?”
  虽然没有放他走,不过看到这几个人大概也没有要他命的打算。将官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黄巾逆贼是光和年间巨鹿妖人张角兄弟的叛逆军,张氏兄弟创立天平道。他们年初造反宣称什么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不过张氏兄弟已死多年,现在只有一些黄巾余孽还在各地流窜。封皇命小的才……”
  没等将官说完,一边的问天楼主姬牢已经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方士,现在还有方士吗?”
  这几个人,将官是一个都不敢得罪。他冲着姬牢行礼说道:“这位老爷,受了这黄巾叛逆的连累天下的修道都遭了殃。本来当年方士只是宗门被灭,各地的道场还是兴旺的很。虽然朝廷几次打压都没有将方士一脉彻底的消亡,不过黄巾军闹起来之后。防着天下修道同乱,黄埔嵩将军请旨。灭除天下修道之士,除了释门弟子之外,包括方士在内的修道都被定了罪。现在虽然还偶尔有人自称方士,也不敢在招摇过市了。方士的道场已经尽数被废。不是该作了僧院,就是做了当地的官衙。老爷,小的知道的都说了,您看就把小的放了吧。小的回家种地去……”

  听到方士一门至此算是被绝了根,归不归和姬牢都有些默然,就连一向冷漠的吴勉都有些黯然。看着这将官还在在墨迹。当下归不归摆了摆手,放他逃走,算是留了这人一条性命。
  看这将官走远了之后,归不归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姬牢说道:“楼主,你也算是蹭了我们一路了。现在回到陆地上。大家各回各家老人家我也就不留你了。见到那位楼主你给带个好,你们好也罢坏也罢,以后大家能不见还是不见的好。”
  听了归不归的话。这位楼主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归先生你说的是,我也该离开了。多谢在海上一路关照,如果日后有缘再见,姬牢再报答海上的救命之恩。”
  说完之后,姬牢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施礼。礼毕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里。看着这位问天楼主远去的背影,百无求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还以为一下船你就要和他划清界限的。想不到你能抻到现在……”

  “老人家我不带他过来,就有别人着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也不管自己的便宜儿子听懂了没有,当下他凑到了吴勉的身边,对着他说道:“本来还想去各地的方士道场去看看的,现在看来哪里都不用去了。既然这样,倒不如到处走走。对了,当年苗疆那个叫林火的,还有那个巫祖是怎么欺负你的。以前欺负你也到罢了,这个仇可不能不报……”
  “终于想起来了?”吴勉用带着嘲笑的眼神看了一眼归不归。随后用他那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想解开封印了,平常喊着要解开封印只是装装样子的。要不然明摆着的地方,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去想?”
  听了吴勉的话,算是间接证实了归不归的猜想。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说道:“那么说的话,你一早就知道的?老人家我多句嘴。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第一次见到你那次吧……”吴勉看着脸上肌肉已经开始乱跳的归不归笑了一下,顿了一顿之后继续说道:“徐福那么关照你,就把解开封印的法门放在苗疆你的身边。本来想着过不了二年你自己就能发现的,让你自己解开封印走出去。谁想到你不舍得走……”

  归不归这么精明的人在这个问题上却一时扭住了,他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徐福会将解开他封印的法门就藏在他待了百年的苗疆山中。如果不是这次徐福暗示了法门就放在关押他的地方。归不归还会永远的这样扭住。
  看着吴勉的样子,归不归气的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好容易将这口血咽回去之后,老家伙咬着牙对吴勉说道:“那么你为什么没有提醒我?”
  吴勉只是回答了一句:“你又没问我……”
  术法一天没有找回来,归不归便一天不敢得罪这个白发男人。当下,老家伙依旧嬉皮笑脸的在吴勉的面前陪着笑脸,心里却在盘算着术法回来之后,要好好关照这个白头发的男人。
  日期:2017-03-22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