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4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坎文看来也是大受感动,连忙搀起几人:“你们也是糊涂,我是小王励的师傅,正经受了他拜师之礼的。你们想救他,我又何忍看他死去?”
  “我王家在这里感谢两位的大恩大德了!”
  我们两个好不容易这才把三人拉了起来,王永军激动的不行,甚至还说要是我们能够治好小王励,不惜拿出一半家产来感谢我们。
  我和张坎文都是修行之人,对钱财不甚看重,对他这话并不在意,好生安抚了好久这才让几人的心情重新平复下来,抱着孩子走开了。
  看着这一家子走的时候那落寞的身影,我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对天下苍生来说,小王励如今是个大威胁,他胸口那个凹坑里可能住的是一个修为极高的妖孽,任由其出世,往大了说,涂炭生灵都不是没有可能。
  可对于王家人来说,小王励只是个呱呱坠地的婴儿,是他们家族唯一的希望。
  且不说王永军一直以来对我帮助很大,就是冲着这个爱哭爱笑的小王励,我也一定会尽全力护他周全。
  只是身上的蛊……想到此处,我不由又是一声长叹。
  张坎文倒不似我这般纠结,只是胡子拉碴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坚定,感慨道,“无论如何,我也会拼尽全力。只是……任重道远啊!”
  他与我不同,就像先前他宁可杀掉小王励,也不愿让小王励体内的邪物出来祸乱人间一样。若是我俩此时的处境交换。我相信,他一定会选择舍身取义。
  人与人不同,我倒不会因此羞愧,只是内心的歉意更深,同时心头还有一种无助。
  张坎文愿意舍身取义,但却没有办法。我有办法,却做不到舍弃生死。世间之事,大多如此,徒呼奈何。

  沉默偏科,我们两个的心情都有些沉重,没再说话,各自都回了自己房间。
  风水玄学店重新修建之后,内部结构也更改了许多,特意给我准备的房间很大,用的是中国传统风格装修,巨幅的山水画屏风、鎏金的墙面、精致的木床,地面也不是用的现代地板,而是铺的古代的青砖;
  客厅圆桌上放着一套玲珑的茶具;原木书桌上摆着一套笔墨纸砚之类,连柱子上都雕撰着各种精致图案,显然用尽了心思。
  此时我的心情有些沉重,倒没心思四下欣赏,进了门我便脱掉鞋子,躺在床上,继续寻思解救小王励之事。
  到现在我对小王励体内寄存那邪物也了解不多,除了知晓这东西修为高超以外几乎一无所知。不过这倒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我能不能晋升天师。
  在床上沉默的躺了一会儿。我爬起身,走到镜子旁,除去上衣,观察起了身上的麒麟纹身。
  风水玄学里认为卧室里镜子多了不好,会折气运,所以我四下找了一下,我房间里也只有脸盆架那有一面铜镜。
  卧室装修都是按照古代的样子来的,为的就是镇住此地风水,木制的脸盆架上除了摆放了一个铜盆搭了几根毛巾之外,就是一个铜镜。
  铜镜不大,不过足以照进半边身子,我脱掉上衣,开始观察胸前和后背上的纹身图案。

  胸前的图案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还有一角带肉,结合下边那庞大的身躯,一个明显的麒麟图案。
  随着我的修为不断精进,胸口这图案也从当初的一个简单的麒麟头变成如今一整个的麒麟图案,栩栩如生。
  只是我细细一看,眉头却皱了起来。
  麒麟蛊刚种下的时候,我的身体就隐隐显现了一个麒麟图案,后来随着修为的不断增长,这纹身也在不断增长,最长的麒麟角已经蔓延到了我的锁骨,身子也早就长到了我的腹部!
  按照当初杨仕龙的说法,随着被下蛊之人修为的增长,麒麟蛊也会随之生长,直到破土而出。
  当然我吃惊的不是这个,而是这麒麟的颜色。
  刚种下麒麟蛊的时候这麒麟纹身呈现一种墨绿色和青黑色相间的颜色,后来随着这纹身的不断增长,颜色也应该变得越来越深,直到漆黑如墨。

  根据杨仕龙的说法,中蛊越深,这墨色也就越重,一直等到被下蛊之人突破天师,这麒麟蛊就是变成最浓重的玄黑色,从而脱离被下蛊之人,腾空而飞!
  可如今随着我的修行,这麒麟蛊的颜色却变得越来越淡。先前我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发现,当初中下的那青黑色的麒麟蛊,如今竟然已经变成了淡黑色!
  这就奇怪了。
  根据上古传下来的麒麟蛊的记载,麒麟蛊被中下之后人蛊合一,人的修为既是麒麟蛊的修为。
  也就是说随着我的修为不断精进,我身上这麒麟纹身的图案应该越来越深才对,等我晋阶天师的时候这麒麟蛊也就变成颜色最深的玄黑色从而脱离我这个本体飞回那苗疆老蛊婆身边!
  可为什么如今我的境界已然大进,突破天师都已经是咫尺之遥,这麒麟纹身的颜色却变得越来越淡了?
  麒麟蛊是苗疆之人费劲心里这才培养出来,本身就带着巨大的能量,而且随着不断吸收被下蛊之人的能量,其中能量会变得越来越浓厚,可以说那组成纹身的一个个线条就是一个个巨大的能量体!
  可既然是能量体,随着吸收的能量越来越多,没理由纹身线条变得越来越淡啊!
  看如今这麒麟纹身的线条颜色,甚至比那老蛊婆刚种到我身上的时候都要淡些!
  难不成这麒麟蛊本身的能量还被我吸收了?
  这个想法刚生出来我就觉得啼笑皆非,若是我天生另类,能反噬这麒麟蛊的能量,身上的麒麟纹身没理由增长啊。

  晃了晃脑袋。我暂时把这个疑问放到一边,转而再往后背看去。
  后背之上,那墨龙的图案仍旧栩栩如生。
  当初蛇灵归来之后他说化形需要真龙涎,也就是吞噬过龙涎之人的血液,于是才附身到我的身上。
  所以严格来说蛇灵这个龙蛊并不是老蛊婆中到我身上的。而是我自愿接纳的。

  随着蛇灵化形成功,这墨龙图案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深,栩栩如生的表情好像真的是一只墨龙在凌空盘旋,傲视一切。
  可为何胸前麒麟的颜色越来越淡,而这墨龙的线条颜色却是如此浓重?
  心中存疑。我召唤出了蛇灵。
  “蛇仙大爷我正在睡觉,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打扰我蛇仙大爷的清静?就不怕蛇仙爷爷我生吞了你?”
  被我召唤出来的蛇灵好似正在休眠,眼睛也没抬,便咋咋呼呼的叫嚣道。
  他还是万年不变的跳脱样子,我没好气道:“唤醒你的是我,我有话要问你。”
  蛇灵听到我的声音,顿时便臊眉耷眼的凑上来:“原来是周哥您啊,小弟我刚才在睡觉,没料到是您叫我,要是早知道,我肯定颠颠儿的就来了,还用您费心召唤我?我就说嘛,刚才召唤我的声音孔武有力……”

  化形以后的蛇灵一副漂亮小男孩的模样,但那公鸭嗓子却一点没变,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我摆了摆手。赶忙打断蛇灵的话:“好了,别废话,我有事要问你!”
  日期:2017-02-2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