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54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23 21:49:00
  二嘎子一听这话,吓了一大跳,赶紧拉扯了一下老太太道:“大过年的你瞎说什么呢?!族长大老爷身上怎么会有不祥之物?!”
  说实话,杨更臣初听到这句话,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他拦住了要把老太太拉走的二嘎子笑道:“老太,看不出来,您还是位高人?”
  老太太虽然看起来狼狈,但是却很懂礼数的给杨更臣施了一个万福道:“哪里算的上是什么高人,以前在寺庙里当国供奉而已。”
  “寺庙之中高人多,耳濡目染的想必也是有点本事的,这位大娘,您刚才说我身上有不详之物,请问是何物不详,我也早早除去。”杨更臣说道。

  老太太又看了几眼杨更臣,略微慌张的说道:“刚忽然看到族长身上有一股子烟气,是后面小童在放炮仗,老妇有心卖弄就胡说了一句,实在是眼拙了。”
  杨更臣回头,看到杨开泰带着族中的小孩儿的确在身后放炮仗,虽然心有疑惑炮仗的烟气怎么会跟不详之物扯上关系,不过他也没有多放在心上,就算战火不断,真的有大本事的人也断然不会沦落到逃荒的地步,估计这老太太也只是听那些和尚念过经而已,就打发二嘎子他们去库房领了年货回去,之后就和族人们一起去张贴春联。
  一到贴春联,杨更臣想起林先生,不说别的,自从林先生来九道河子之后,九道河子每家每户的春联都是林先生书写,林先生的字可是要比县城的那些先生好的多,用村里学堂教书吴秀才的话来说就是:林先生的字如其人,笔走蛇龙,字中有胸怀万丈之豪气。
  吴秀才的话村民们大多听不懂,但是村里最有文化的教书先生都说这字好,那想必就是好的。
  整个九道河子乃至整个天下的百姓都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之中,特别是孩子,只要不是家里真的揭不开锅,家里人都会给孩子们置办一身新衣服买上点炮仗,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作为最重要的一个节日,哪怕是一家人整年都没有沾上过半年荤腥,到过年的时候却是没有大肉就不算过年。而春节,恐怕是那时候很多农户家里唯一可以吃肉并且吃饱的唯一时候。
  大年三十晚上,按照习俗是要熬夜,每年的这个时候,整个的杨家人都会在族长家里吃上一顿年夜饭,当然去吃饭自然是要带上礼钱,这也算是对族长的一种敬重,每年在三十之后吃过年夜饭之后的守夜,大家也都会准备点节目,谁也别指望这帮子农户们能有什么高雅的节目表演,大多都是男人讲荤段子唱点十八1.摸的小调,女人们听的面红耳赤合不拢腿,就这样高高兴兴的把这夜给守过去。

  当然,其他的家族里也有可能族人们聚在一起推个牌九什么的,但是杨家几代下来都有一个规矩,表现什么节目不要紧,回家几个人凑个桌子打个牌娱乐一下哪怕是有点小输赢也没事儿,但是在公共场合,绝对不能赌博。
  所以这天晚上,大家伙聚在一起,表演了节目之后能熬得住的还在围着篝火,熬不住的都回去睡觉去了,谁也没有真的较真守夜就一定要熬一整晚,毕竟明天的大年初一才是最为隆重的一天,后半夜的时候大家能讲的荤段子都讲完了,不知道谁开口问了一句:“今天晚上大家伙儿谁见二嘎子了?”
  这话一出,马上就有人说道:“二嘎子哪里还有时间来这里?憋了二三十年了,好不容易捡了个媳妇儿,巴不得把床给晃塌了去,俺俩住对门儿,那天天夜里都折腾到后半夜啊。”
  “二嘎子真有这么猛?”有人提出了质疑。
  “那可不是?别看这小子从小吃苦,能吃苦还死不了的,身子都跟牛犊子似的,别的不说,二嘎子那家伙儿的老二是真的嘎,那家伙儿,大诶!能当腰带使!”有人说道。
  这话自然是引的人哈哈大笑,那些为数不多还在聊天的老嫂子们满面通红的往地上啐了一口低声道:“不要脸!”
  “说的跟真的似的,你见过?”马上就有人再次质疑。
  “我可不是见过?村西麦场上,俺俩一块撒尿,那玩意儿跟驴的差不多。”有人道。
  最终这个说法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因为不少小时候见过二嘎子光过身子的人都出来作证二嘎子的那家伙从小就大。但是也都普遍认为绝对不会大到跟驴逑那样。真是那样,一晚上功夫,还不把人姑娘给折腾死了去?

  杨更臣一向亲民,大家伙儿说这话的时候也没避讳他,他虽然表面上跟大家伙一直说说笑笑,心里在听起来这个的时候难免有点黯然神伤,要说自己那玩意儿也不小,以前也是挺好使的,可是这说不行就不行了,就算现在有林先生的药,一副药就一晚上就算了,一个月也就只能吃一副,还不能连着吃。
  还是那句话,能不想可以,想了却不行,那对男人来说实在是太憋屈。
  最后,关于二嘎子谈论被杨更臣给一锤定音:“无论如何,光棍二嘎子能娶着媳妇儿,也算是好事儿,毕竟咱老杨家就二嘎子这一个光棍,解决了之后就一个都没有,反观他们陈家,打光棍的没有十户也有八户,所以这二嘎子是给咱们老杨家争了光的,过了初五,咱们大家伙凑点,去帮二嘎子把房子给修了,好不容易捡着个媳妇儿,可别再给人家穷跑了。”
  ——过了初一拜了神,越是乱世临时抱佛脚的人就越多,所以别看今年光景并不算好,无上观的香火却是格外的鼎盛,拜了神之后无上观一切正常,杨更臣也就算放下了心,烧香拜佛都集中在上午,到下午的时候就冷清了许多。
  杨更臣此时正在给二丫准备明天她初二回娘家需要准备的礼物,却忽然有家丁来家里通报说二嘎子的老娘秀莲回来了。秀莲被黄皮子精给附身带走这可是人尽皆知,如今忽然回来自然也让村民们震惊,震惊之余,大家都把这功劳给算在了何真人的头上,上午大家伙儿拜完何真人,下午黄皮子精就把人给放了,岂不是何真人显了灵?

  杨更臣一听,赶紧去二嘎子家确认,还没走到呢,二嘎子就带着老娘来找杨更臣道谢,秀莲一见到杨更臣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说多谢族长的救命之恩,杨更臣观察了一会儿,这老太太说话干啥的都与平常无异也就没想其他,或许是黄皮子忽然想起了这茬就把她给放回来了,也兴许是又找到了好的肉身?
  总之林先生回来一看,是人是鬼就看的明白。
  一想到这,杨更臣忽然感觉,九道河子没有杨家可以,但是似乎没有林先生却是不行。
  ——二嘎子先是捡了个媳妇儿,被黄皮子掳去大家都以为必死无疑的老娘再次被神仙显灵给救回来,所以二嘎子一下子成了村民们口中的幸运星,加上他之前捉到的那个卖了大价钱的黄皮子精,也被人们看成二嘎子交鸿运的大召头。当然,村民们话语中多少羡慕,多少调侃那就未知。
  一直等到初五那天二嘎子把他那个捡来的媳妇儿领出来赶马街书会开始,那一天,也是村民们第一次见二嘎子捡回来的这个媳妇儿的庐山真面目。
  二嘎子再一次成为了整个九道河子的焦点人物。
  这源自于村民们对他媳妇儿的评价,那就是好看,好看之中还带着媚气,先不说那张脸长的都让男人想把她给摁炕上去,就说那身段,虽然穿着棉衣,也挡不住那浑圆的尻子还有那鼓胀的胸1.脯。

  村民们实在是无法形容这个女娃子的身段和长相,最后还是吴秀才说了两个字,这两个字村民们虽然听不懂,但是打心眼儿里感觉这个词就是自己心里对二嘎子这个女子最好的诠释。
  这个词儿叫:尤物。
  这时候,男人们对二嘎子的调侃已经变成了羡慕与嫉妒,二嘎子一猛的找个这个好看的媳妇儿,也是每天都拉住来在街上走一遭,想必是被调笑了这么多年的打光棍儿命,如今找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也是有心出来卖弄卖弄。
  二嘎子捡来的这个媳妇儿在村里男人口中有极高的赞誉,但是九道河子的女人们却破天荒的团结一致没有一个人喜欢这个外来的女人,说她不管是那张脸还是那走起路来扭动的极为好看的尻子蛋儿,都带着一股子的狐媚之气,还说吴秀才的那尤物二字应该换为狐狸精才更为贴切。就连一向在家不怎么出门的杨更臣母亲赵氏见了二嘎子的女人之后都表示了对这个女子的不喜欢。
  当然,男人把女人的说法都理解成了嫉妒。初八这天杨更臣号召去给二嘎子修房子,杨家年轻力壮的男子们去了一大半儿,大多数都是为了看那个女娃子一眼,中午休息的时候女娃子做了一桌子的菜,虽然是粗茶淡饭,但是这帮子大老爷们儿也都吃的津津有味。
  之后就再次流传出一个说法,那就是二嘎子的女人烧菜跟她的脸蛋儿一样好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