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78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什么理解,我这人其实很简单,那有那么复杂,只要对了眼就行了。如果非要拿各种标准来衡量,估计这辈子都找不到合适的人。”
  她笑了,看着我道:“我也一样,相信直觉。不在乎对方家庭和家境,只要人品好,对我好就满足了。”
  我淡然一笑道:“那是因为你家境优越,我家要是有你家的条件也可以这么说。其实吧,古人常说门当户对,看似是封建残俗,其实用在现在一点都不过时。你想啊,两个人的成长环境不对等,生活习惯自然不一样。因为爱情强行组合到一起,除去克服重重阻力外还需要漫长的磨合期。期间,还要忍受来自各方的舆论压力,备受煎熬,痛不欲生。这样的婚姻是走不到尽头的。”
  她似乎听明白我的话里有话,接过话题道:“你的观点我不敢苟同,间接地说明你内心自卑,其实大可不必。只要另一半足够优秀,一切都是浮云。对于有想法的人可以借助对方的力量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而不是每天活在别人的荫影下看脸色苟且活着,这样的人即便是门当户对,照样找不到生存的自信,反而把生活压力怪罪到婚姻上。”

  我及时打住道:“咱还是别聊这个话题了,毫无意义。每个人的婚姻观不同,其实我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就一凡人,没有太大奢望追求不切实际的爱情,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王熙雨淡淡笑道:“这么说,你和乔菲姐门当户对咯?”
  “那倒没有,但爱情来了我不想错过。如果有一天觉得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我毫无怨言让她离去。至少爱过了,不会后悔。”
  聊在兴中,王熙雨突然浑身打哆嗦。我才想起她感冒了,就不应该带她出来。催促道:“我们还是回去吧,应该来电了。”

  王熙雨似乎有些不愿意离开,在我的再三劝说下才恋恋不舍回去。
  到了大门口,她家依然漆黑一片。询问物业才得知,昨晚下雨把地线淹了连电了,只能明天一早让电业局的人过来维修。
  准备道别时,看到王熙雨的脸色特别难看,而且浑身发抖,比今天下午的状态还要严重。还不等对话,她腿一轮直接倒在地上,把我吓了一跳,赶紧扶起来道:“小雨,你没事吧,要不去医院吧?”
  她拼命摇头有气无力道:“我不去,送我回家吧,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拗不过她,只好扶着送她上楼。下来的时候电梯还能用,现在电梯也不能用了,只能走楼梯。扶着她上了两层楼,说什么都走不动了。我思量许久蹲在地上道:“我来背你吧。”

  王熙雨躺在我背上,双手环在脖子上,用心感受着宽阔而有力的肩膀,以及那淡淡悠扬的男人味道,嘴角露出一抹陶醉的笑容。
  终于爬上了楼,把我累了个半死不活。看着挺瘦小的,感觉就像一块巨石压在身上。开门进去后,我满头大汗将其扶进卧室,坐在库边大口喘气。道:“你多少斤,太沉了,快累死我了。”
  王熙雨偷笑道:“不知道问女孩子的体重不礼貌吗?”
  “好吧,那你好点了没,我回家了。”

  还不等起身,王熙雨已是泪雨连连。不停地抽泣道:“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我一个人害怕。”
  我简直无语,道:“这不是强人所难嘛,好像不太好吧。”
  “求你了,我真的很害怕。”
  她的哀求再次让我心轮,硬着头皮道:“好吧,不过……这叫什么事!”
  上次被她父母撞见还历历在目,我真不希望造成什么误会,自己无所谓,关键对方是女的还是单身,长十张嘴都解释不清。不过她的病情貌似加重了,蜷缩成一团不停地瑟瑟发抖,我顿时慌了,走过去摸了摸冰冷无比,和今天下午的发烧完全是两个温度。
  “怎么这样子,不行不行,还是赶紧去医院吧。”
  我正准备打电话,她突然拉着我颤抖着道:“徐朗,我冷,我冷。”
  真不该带她去海边,都是我的错,关切地道:“那怎么办,我不是医生啊,要不我去社区医院找个大夫过来帮你看看?”
  她抓着我丝毫不松手,反而异常有力。使劲一拉,一个趔趄扑在她身上,她咬着牙花呢喃道:“抱紧我,抱紧我。”

  我懵了,这要求有些过分了。如果在以前,有个女的和我提这样的要求毫不犹豫,可现在我已经有了乔菲,暂时对别的女人提不起任何兴趣。而且王熙雨的每一步举动都好像提前设计好的,等着我一步一步往下跳。何况她的心思显而易见,嘴上说着祝福我和乔菲,心里更多的是不停地表达真情实感。我的话说得再不能明显了,为何她还要如此做。
  她提出的要求我无法拒绝,却让我异常尴尬。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她伸开双臂抱紧了我。我格外难受地张开双臂,木头人似的挺在那里。
  渐渐地,她的情绪平复了,发抖的身子也安静下来,可仍然抱着我,头埋在胸口上。我脑海里快速思索着对策,如果她要是提出进一步要求,我断然拒绝执意离去。可能我的想法太过龌蹉,等了许久她没有反应,而是安静地熟睡。
  我几次试图挣脱,结果她丝毫不放手。无奈之下,我只好安静等待着时机。

  昨晚没有睡好,再加上今天的惊心动魄,我也累了,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还以为是幻觉,继续蒙头熟睡。可耳畔似乎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猛地张开眼睛,看到王熙雨的母亲胡蓉一脸惊愕站在卧室门口。
  我与她对视几秒,侧头看看王熙雨,依然保持昨晚的姿势拥抱着我。我冲着她母亲尴尬一笑,推了推王熙雨。
  王熙雨正在做美梦,直接将一条腿放到我身上,不雅姿势让她母亲目瞪口呆。
  我又推了推她,这次她醒来了,打了个哈欠准备翻身继续睡,翻身的瞬间用余光似乎看到了门口有人,睁大眼睛看到是母亲,一下子坐了起来,道:“妈,你怎么来了?”
  胡蓉茫然地看着她,指着道:“你们……”
  我赶忙拖着发麻的手臂坐起来解释道:“阿姨,您误会了,不是您看到的这样……”
  怕什么来什么,简直是撞了鬼了。我有些语无伦次,可事实摆在面前,说什么都晚了。
  王熙雨下库走到母亲埋怨道:“妈,大清早的,怎么来也不打个电话,讨厌死了。”
  胡蓉还没回过神来,半天道:“我耽误你们的好事了?”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赶忙下库像犯了错误的孩子站在那里,不停地向王熙雨发出求救信号。而她看着我竟然笑了起来,回头嘟着嘴对母亲道:“对啊,没看到我们正睡觉了吗?”
  卧槽!
  胡蓉把目光集中到我身上,我痛苦地道:“阿姨,别听小雨瞎说,我们真的什么事都没有,您看,我们还穿着衣服,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好啦好啦,都和我女儿睡到一起了还狡辩什么。阿姨不是那种思想保守的人,但作为男人要敢作敢当,而不是用谎言来掩盖事实……”
  挂了电话,我以为她还会打过来,结果没有。长松了一口气,起身进了卫生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