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59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男友瞧着刘春花一副心中乌云散尽,阳光一片的好心情模样,赶紧就势上下其手的把自己的身体给贴了过去,嘴里呢哝着说,刘姐,让小的也好好的巴结巴结你,沾沾光行吗?
  女人的身体在经验丰富的男人调弄下,早已浑身软的像是面条一般,哪里还有说话的力气,只能低低的从喉咙里哼哼了两声,算是应答。
  得到女人的同意,陆亚军一起身,低吼一声,抱住女人把女人摔到沙发上,说是沙发,其实是用来休息的床。对陆亚军来说,现在是用来与自己的女人亲密的爱巢。
  刘春花尽情享乐的时候,程浩文再次找了招投标办公室副主任魏丽欢谈话。

  在纪委工作了这么多年,程浩文对于如何打破别人的心理防线是最懂行的,何况魏丽欢又是自己的老下属,无论是此人的脾气秉性,程浩文都相当的熟识了解,因此想要拿下魏丽欢对于程浩文来说,不算是什么为难的事情。
  纪委的案子,大半都是因为内鬼的作用才能顺利把案子给弄清楚的,这次针对刘春花在招投标工作中存在舞弊行为的案子一样,程浩文想到的解决办法,首先是从内部找到突破口,而魏丽欢就是他心里最理想的突破口。
  上次被程浩文找谈话过后,魏丽欢的心里一直就有些忐忑,从程浩文跟自己谈话的口气中,他感觉到浦和区纪委只怕有大事要发生,明摆着,程主任言谈中对现任主持工作的刘书记似乎不太满意,刘春花到底在招投标的工作中做过什么,他自然是清楚的,可是在形势没有明朗之前,他只能选择置身事外,在机关工作这些年,要是连明哲保身都没学会,又怎么能混到招投标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上呢。

  程浩文让办公室的人通知魏丽欢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这样的通知方式原本就是比较公事公办性质的,搞的魏丽欢心里不可能不嘀咕几句,为什么老领导以前有什么事情找自己,都是亲自电话联系,这次居然搞的这么官方。
  魏丽欢来到程浩文的办公室后,程浩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跟他客套几句,反而是一反常态的冷漠表情对着魏丽欢,这让魏丽欢愈加感觉到事情的不同寻常。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魏丽欢坐在程浩文办公室的沙发上,越是心里紧张的想要知道领导今天找自己到底所为何事,偏偏程浩文居然沉默下来,很长时间一句话也没说出口,魏丽欢哪里知道程浩文这是在跟他打心理战,坐在那里浑身的不自在,局促不安的不时看一眼程浩文的脸色。
  眼看着冷场了差不多十分钟了,魏丽欢几次张嘴想要主动开口问询什么,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敢发出声音来,程浩文才慢慢的放下手里假装看着的文件对魏丽欢相当严肃的口气问出了一句话,魏主任,知道为什么今天叫你过来吗?

  魏丽欢赶紧摇头。
  程浩文说,魏主任是个聪明人,在纪委工作也好几个年头了,纪委办案的规矩你心里是最清楚的,只要有立功情节的话,有些时候,很有可能会改变一个人一辈子的命运,尤其是政治命运。
  程浩文的最后四个字说的尤其着重,让魏丽欢的心里忽的往下一沉,明摆着程浩文这是心里有指啊,可程浩文到底言语的方向是哪里呢?魏丽欢一点头绪都没有,压根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程浩文找就料到了魏丽欢的反应,冲他冷冷的一笑说,魏主任,你是最清楚的,蒋曲瑞当时为什么会从蒲河区纪委书记的位置上下来,他的案子明面上说是办完了,其实里头还有多少事情没捎带出来,相比魏主任心里应该也是略知一二吧。
  程浩文这么一说,魏丽欢的脸色立即有些变了,他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心里有数。

  前任纪委书记蒋曲瑞当纪委书记的时候,他曾经找蒋曲瑞帮忙把自己的老婆找了个事业单位的工作,为了这件事还孝敬了蒋曲瑞几万块的现金和一些贵重物品,这件事说起来知道的人不多,也就是经手的几个办事员分别知晓其中的某一道程序,蒋曲瑞当初出事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件事给咬出来,所以魏丽欢一直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却没想到这种时候,程浩文居然把这笔旧账给翻出来了。
  程浩文知道这件事也是纯属偶然,以前蒋曲瑞跟秦书凯关系不太和谐,于是他让纪委一个心腹整天服“贴心”在蒋曲瑞身边,一次蒋曲瑞喝醉了酒,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心腹当时向他汇报的时候,他就把这件事给记在了心里,当时也只是心里冥冥感觉掌握了一个人的把柄总不是什么坏事,没想到居然现在还真是派上了用场。
  其实魏丽欢如果聪明的话,仔细一想,这种事情,原本就只有蒋曲瑞和自己是完全知情的,即便是有人知道其中的一二,必定手里也没有什么人证和物证,因此只要他死咬住不松口,坚决不承认此事,就算是程浩文也奈何不了他。
  偏偏魏丽欢今天打的是无准备之战,从没来之前心里就打鼓似的,现在被程浩文摆出这样的阵势来一唬弄,早已慌了神,哪里还有时间去考虑周全,只顾着哀求的口气说,程书记,我家的情况您是最清楚的,老婆下岗好长时间了,实在是没什么被的门路,正好当时的蒋书记跟某个单位的领导关系比较和谐,所以我就动了心思……。
  魏丽欢还要解释,却被程浩文给打断了,程浩文说,魏主任,今天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摸着良心认真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我答应你,这件事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什么结果你是知道的,上次因为这个工程,蒋曲瑞的事情你可能应该知道,所以现在是给你机会。
  这句话对于魏丽欢来说,无异于捡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赶紧点头答应道,行,请老领导明示,只要是我魏丽欢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程浩文对魏丽欢的合作态度相当满意,当即问到了关于此次招投标工作中,刘春花滥用职权,导致招投标结果出现不公平现象的诸多问题。
  魏丽欢尽管心里有所顾忌,可是左右权衡一下得失轻重,为了自己的安全,也只能把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都秃噜了出来。
  按照魏丽欢的交代,早在招投标工作开始之前,刘春花已经带着他和庄力欧等人一起聚过几次,这次的标底自然是提前透漏给贾爱军的,在招投标的过程中,所有的标准都对贾爱军的公司有所偏颇,这其中,包括刘春花的小男友在内,纪委的几个参与饭局的人都拿过庄力欧给的好处,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刘春花私底下跟庄力欧等人的来往要更加密切些,很有可能刘春花已经被庄力欧和贾爱军给收买了。

  程浩文问道,刘春花具体收过庄力欧和贾爱军哪些贵重礼物,你心里有底吗?
  魏丽欢犹豫了片刻后,回答说,仅是我在场亲眼看到的,也足够双规标准了吧。
  听到这句话,程浩文的心里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既然事情这么明朗,必定除了魏丽欢之外,还有其他的证人,刘春花这次肯定是跑不掉了。
  日期:2018-02-12 08: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