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36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搭理陈阳运,而是看了一眼那龙海,希望那龙海能给我这么一个转折的机会,这是我们最后翻身的机会!
  然而让我龙海却让我大失所望,那家伙耷拉着脑袋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好像没听到我的话。
  眼看我就要被几个人给推出去了,我索性豁出去了,冲着那龙海大喊了一声:“龙海!你醒醒!你有牢狱之灾!你要坐牢!”
  我这话一说出口就被陈阳运几个人强行推搡了出去,没想到包厢里面突然就传出来龙海的吼声:“等一等!等一等!刚才那个小子!你嘴里面说什么!把他给我拉回来!”

  陈阳运冲着龙海摆手说:“龙海哥,这小子嘴欠,让我出去好好教训他!保证让他后悔说话!嘿嘿!”
  龙海在里面砸了一只啤酒瓶,爆了一句粗口:“去年吗的!我让你把他给我拉回来你听不到是吗?啊?”
  陈阳运愣了一下,莫名的看了我一眼,这才把我和胖子、陈眼镜几个人重新推了进去。
  龙海用那破开的啤酒瓶子指着我:“小子,你把你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我心里有谱了,知道这回有戏了,龙海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就抬头一字一顿的说:“龙海,你有牢狱之灾,你要坐牢了……”
  “刘一刀你他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说他要坐牢!”陈阳运用力推了我一把,扬手就要上来扇我:“你敢咒海哥看我撕碎你这张嘴!”
  陈阳运的手还没碰到我,就被身后的龙海一把抓住:“谁让你动手的?滚一边去!这小子我亲自来会一会!小子你刚才说我有牢狱之灾?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眼镜见缝插针介绍我:“海哥海哥,他叫刘一刀,从小就跟家里老人学算命,他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铁算子,算到你有坐牢的危险你就得小心点啊!”
  陈阳运说海哥,别听这家伙在这儿胡说八道,什么铁口神算子我都没听过,别他吗往自己脸上贴金子!我就听说这个刘一刀是出了名的倒霉鬼!他要是会算命我还会抓鬼呢!
  我看了龙海一眼说海哥你让他们都退出去吧,这事是不是我瞎掰待会你就什么都知道了,让他们都走吧,我一个人跟你说道说道。
  陈阳运不服气说刘一刀给点颜色你还上染坊了啊,真当你是个什么葱啊!
  龙海哼了一声给了手势,陈阳运立马就听话的闭上了嘴巴,包间里几个人陆续退了出去,偌大的包间只剩下我和龙海。

  坐下来再看龙海,我就能从他的面相中看出他的性格特点,浓眉大眼,目光包含戾气,鼻大嘴大、脸型呈一个倒钩的椭圆,这种人性格耿直、脾气火爆、鼻子大过于主观,缺乏服从性,说白了就是个不甘落寞的主儿,再加上他脖子上有一条显眼的刀疤,我基本上就能判断龙海是一个游走在刀锋边缘的人,这种人命硬犯太岁,不是死在别人的刀下,就是死在自己的孽债中,往往最终的下场都不能善终。

  而龙海之所以改变主意把我喊回来,也充分说明了一点,对方被我戳中了要害,青眉穴道上传出来的危险信息并不是子虚乌有来的。
  “小子!你凭什么说我有什么牢狱之灾?你是从哪儿看出来的?还是有人特意告诉你跑过来诈我?”龙海一开口就质问我,眼神在提防我。
  我没说话听他继续说下去:“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没我不敢干的事儿,从来就不相信什么天命、什么报应、我这条命是我自己的谁也算不到!来来来你不是说你会算命吗?给我算算,算着了我就信你,算不着你小子今天晚上也别走了!老子就请你吃一顿爆火锅!”
  龙海这话吓唬不了我,虽说我也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但我好歹也跟八爷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跟着八爷看过的面相也有千儿八百了,这人一辈子出过什么大事,面相上都说的一清二楚,也不是他几句话就能吓退我的。
  我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下心情:“海哥,我会不会算命先放一边,我先跟你说几件事,对的上咱们就接着聊,对不上直接把我打死在这儿也无话可说。”
  我说你两边天庭穴上陷了下去,说明你的双亲应该不在了,你的命是挺硬,双亲的死应该跟你摆脱不了关系。
  龙海眉头一皱想说什么,我没给他机会继续看他的面相:“你额头中间有一条褐色的青筋暴了出来,这在我们行当上俗称水痕,这人一旦有水痕本命特别惧水,小的时候一定在就水上面吃过亏,差点掉了性命,所以说海哥你看到水心里就不舒服。”
  龙海听到这儿换了个坐姿,叼了根烟说有点意思,继续算,看你还能算出什么玩意。
  我心里明白说的这两点应该对上了,否则龙海不可能沉得住气:“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桃花穴,顾名思义桃花穴指的就是这人一辈子的女人缘如何,碰巧我也看到了海哥你的桃花穴,你的桃花穴道上隐隐透出三个黑点,这三个黑点代表三个女人,意思就是说你这辈子被曾经被三个女人深深的伤害过,你本命祭水,偏偏女人就是水,水性杨花、红颜祸水正中你的要害,不夸张的说你要死也是死在女人手上都不足为奇。”

  “至于你的牢狱之灾,也是我从你面相上看出来的,我们算命起卦都是对事不对人,没有什么确切的依据可说,只是我提前道破了天机……”
  我说完这段话,龙海擦了把额角上的冷汗,他一口喝掉了杯子中的白酒,抬头重新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呼出一口气:“真没想到啊,你小子看起来傻不拉几的,居然还有这种本事,我从来不相信什么算命算卦的,但你算出来的东西不服不行啊!”
  ”我小时候跟村里面几个孩子打架,被他们摁在尿壶里面差点憋死,所以从那以后我看见水就心里打鼓,碰到水就怕到现在都是个旱鸭子!”
  “那三个女人的事儿也被你说中了,八岁的时候我爹打牌欠钱被人给弄死了,我娘重新改嫁了一个男的,那男的嫌弃我碍手碍脚,就劝娘把我卖给人贩子,结果我爷爷奶奶知道这事儿千里迢迢的跑到四川把我从那个女人手上拼了命抢回来,从那以后我就没娘了,那个女人是死是活我不知道,如果死了我就很开心!”
  “我坐了两次牢,都是因为女人坐的牢,第一个女的给我戴绿帽子,我带人把那对*夫**打废进去坐了三年的牢,第二个女人是因为……”
  龙海说到这一声哽咽,直接略过了这个话题:“现在我相信你小子的能耐了,但你说我要去坐牢这件事,我也觉得奇怪?我这两天眼皮子也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你刚才喊了一句倒是提醒了我!”
  我说我不是神仙,不知道你深处什么处境,只是根据面相看出了其中的征兆,具体什么事儿只能等你自己去经历了才能知晓。
  我问他这两天有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或者是让他纠结难做决定的事情要做?
  “对了!”龙海一拍膝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刘一刀,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想起来一件事情,就是明天晚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