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4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几乎是与干警同一时间赶到的,当他下车来到的杜梅旁边时,身体有些发抖,双眼一熱,忙扭头擦了擦眼角。杜梅的双眼一直睁着,那空洞的眼球仿佛望着远方寻找着一种寄托,在青草的掩盖下又多了分神秘。
  她的腿是分开的,周身上下都有被人吻破的痕迹,看得出来她死前曾经剧烈的挣扎过,而且还被人性侵犯。张清扬不敢再看下去了,他弯下腰,大手盖在她的眼帘上轻轻一抹,让她美丽的秀目轻轻地合上。他心中默默念叨着:“杜梅,你放心的去吧,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里能生活得开心快乐”
  孙建军马上安排干警进行现场侦察取证,并且四处去寻找目击证人。早有干警把发现尸体的老农叫到一旁问话。孙建军拿来裹尸布想把杜梅的身体包上。这种工作一般来说都是由普通警员来做的。可孙建军也是聪明人,刚才看到张市长一脸的伤痛,细心地对待着死去的杜梅,他也就想表现一下。
  张清扬眼睁睁地瞧着杜梅的身体就要被包在了裹尸布里,扭头瞧了瞧旁边她的那辆奥迪车,延着脚下的草皮,就可以判断出来她应该是从车中逃跑,最终被疑犯压在这里进行了性侵犯。他又低下头,望见孙建军已经抬起了杜梅那两只小巧的秀足,灵机一动,喊道:“等一下”
  “碍市长,您”孙建军不解地抬起头,不知道市长想干什么。
  张清扬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奥迪车边,轻轻推开车两边正在取证的两名干警,拉开车门一瞧,果然与自己预想中的一模一样,杜梅身上的衣物散落在车内,一双红色的水晶凉鞋扔在后座的行礼箱上。张清扬刚想搜集车厢内的其它衣物,眼睛突然盯在了那个皮箱上。他把皮箱打开,里面装满了杜梅平时穿的衣服。
  张清扬二话不说拎着皮箱,还有那双凉鞋又走回了死去的杜梅旁边。他望向平安和孙建军,极其悲愤地说:“活着的时候,她是一个极为注重仪表的女人,现在,我们也要让她走得有尊严。”说完,他便低下头,一件件的寻找着杜梅的衣服。
  “可是”孙建军刚想说尸检的时候也要脱衣,却被平安一个严厉的眼神把话吓了回去。
  平安上前帮忙,张清扬一件件的把衣服穿上,就在抬起她的臀部,穿上丨内丨裤时,发现从她的溢出了一些乳白色的液体,是什么不言自明。穿好衣服,张清扬又整理了一下她的秀发。这才望着干警把她包好抬到了车上。

  平安直起腰,递给张清扬一支烟,张清扬摆手摇头,看得出来十分的心痛。
  平安长叹一声,说:“是我们追查不利啊,我初步感觉人死了应该没多久,也就是今天凌晨的事情。如果能早点把她找点,也许”
  张清扬的眼睛都红了,愤怒地喊道:“杜梅,你为什么不再联系我”
  “市长,我们回去吧”平安知道张清扬的心痛,拉着他走出了被gan警围起来的出事地点。
  孙建军走过来,汇报道:“市长,平書記,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事发时应该还有另外一辆车。”

  张清扬问道:“能分析出来是什么车吗”
  孙建军回答道:“已经采了样,需要回去对比一下。 ”
  “还有什么发现”平安问道。
  孙建军摇摇头:“看得出来,嫌疑犯拥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现场除了烟头以及一些体毛外没有什么发现,对了可以从她体内残存的中提取dna样本。”

  “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你忙去吧,我先陪市长回去。”平安安排道。
  张清扬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帮不上忙,而且还有可能影响干警工作,扭身就要回去。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事,忙扭回头望向平安道:“平記,请你召集今天所有在场的干警,我有几句话想说。”
  平安先是一愣,随后望向孙建军。孙建军会意,马上召集了现场的所有干警。他们在张清扬面前整齐地站成了两排。张清扬环视一圈,淡淡地说:“同志们,我找你们来是想说几句话。今天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但我希望今天你们所看到的现场的一切,也就是所有关于杜梅的一切信息都要保密。除掉我们内部调查的需要,她的死因以及死状都不要对外提起,这影响她个人的声誉,也影响着我们江洲市委市政府的声誉,因为她是我们的女干部,无论是生前还是生后,我们都要保护她,你们明白吗”

  “明白”干警们高声回答着,有几位女同志已经受到感动哭了起来。在孙建军的带领下,大家全都向张清扬敬礼。
  “我代表江洲市委市政府,代表杜梅,代表杜梅的家人感谢你们1张清扬点点头,扭回钻进小车。
  平安紧随其后,这一刻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振动。平安感觉自己的选择没有错,站在这样一位细心体贴的领导身后,对自己来说也是一次提高的机会。
  市委会议室内,大家正在研究着杜梅事件。平安通报了公丨安丨局的初步调查结果。证明与猜想得一样,干警发现杜梅的尸体时,她刚刚去世四个多小时,临死前多次被性侵犯,已经从她的体内提取出了dna样本。
  杜梅是被掐死的,可以想象应该是在被施暴的过程当中她极力的反抗,所以罪犯失手把她掐死。从现场的情景,以及遗留下来的东西也可以看得出来,对方应该没想过要杜梅的命,因为车里也有争执过的痕迹。也许在死前杜梅与人谈过什么,结果没有谈好,所以才演变成了后来的一切。
  根据目击证人的证词也可以判断出来,在死前,杜梅的确与人谈过话。因为她临死之前的晚上,那里还停着另一辆越野车,而且整整停了一个晚上。没有人知道杜梅是因为什么而死的,现在大家只知道盘龙山庄消失的那六百万应该与杜梅的死有关系。
  会议室内烟雾缭绕,大家都在静静地听着平安的汇报。平安讲完,轻轻合上本子,面向大家说:“情况基本如此,其它线索我们的干警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陶英杰抬起头,表情严肃地说:“这是一起恶劣事件,我们一定要早日破案,还给杜梅同志一个公平老平,在查案的同时也别忘了追踪那六百万的下落。这件事如果传出去,真是给我们的脸上抹黑啊堂堂的政府干部杀,还有六百万公款不知所踪,这是江洲
  有使以来性质最恶劣、手段最残忍的案件”
  平安点点头,望向张清扬,然后说道:“多亏张市长在现场做了布属,为了江洲,为了杜梅,他要求所有干警注意保密,不要把此事传出去。要不然我想现在已经传得满城风语了。我看张市长的意见很对,我们对外先不要公布案情细节,也算是为了杜梅吧。”
  陶英杰赞赏地望向张清扬,沉稳地说:“市长做得对啊,要不然我们江洲又被吹在了风口浪尖上”
  张清扬冷静地吸着烟,没有吱声。伍丽萍望了他一眼,突然觉得眼前的年轻人也不是那么可恨,因为他懂得给女人留下尊严。
  “我感觉应该是她伙同别人贪污公款,在逃跑过程当中与同伴发生争执,所以同伴杀了她以后,独吞了这笔钱。”一向不爱开口的方少刚淡淡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