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3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上次在常委会上坚定不移地表示支持张清扬以后,平安在心里完全倒向了他。
  “是啊,刚到家。平書記,杜梅有消息没有”张清扬努力让自己显得很冷静。
  “唉,还是没有消息啊,亲朋好友都问遍了,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已经让建军在局里立案了。”
  “那就只有等了”此刻张清扬的心中不禁想到了两个月以前白灵告诉自己的一件事。
  “是啊,只有等了”平安也长叹一声,随后又笑道:“市长,我在家也没意思,去你家喝两杯如何”
  “好啊,来吧,正好你和聊聊。”
  放下电话,张清扬去吩咐舒吉塔再多炒几样小菜。
  没多久,平安便到了。两人坐在桌边对饮,张清扬早早地就把舒吉塔打发走了,抬头望了平安一眼,问道:“平書記,你感觉杜梅能去哪”

  平安皱眉道:“市长,我说实话吧,凭我多年的经验,感觉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杜梅一定是犯了什么错误,畏罪潜逃;第二种,那就是真得罪了什么人,所以逃跑了,或者已经”
  张清扬点点头,沉思道:“平書記,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市长请说吧,我不会对外人讲的。”
  张清扬便把上次白灵告诉自己的崔向前去杜梅办公室吵架的事情讲了出来。平安听得直皱眉,低沉地声音说道:“你怀疑杜梅的失踪与老崔”
  张清扬忙打断他的话:“平書記,这件事不能乱怀疑,还记得上次老崔被紀委调查的事情吗我总觉得有些蹊跷。你想想看,表面上老崔与杜梅的关系好像并不亲密,还没好到那种可以到她办公室里谈事情的地步吧”
  “您说得都有道理,可是市长这些都不算是证据。现在杜梅又失踪了,更查无实据了1
  “我明白,和你说这些,就是想让你心中有数。”张清扬又给他满上一杯酒,显得有几分醉意似地说:“老平啊,江洲的地下不太平稳。”
  平安点点头,道:“我又何偿不知道,可有时候无能为力。”
  “呵呵,不说这个,我们喝酒。”张清扬很豪爽地一口喝干。
  初六,张清扬值班。坐在办公室里,他习惯性地总拿出手机翻看,他总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杜梅还会给他打来电话。

  政府里要等到初八才能正式上班,几位副市长还在休假,今天轮到张清扬带班。其实像这种值班,一般的领导都会让秘书在办公室守着,大过年谁也不喜欢闷在办公室中。
  没什么事情,张清扬在冷清的政府大楼里走了一圈,然后回到办公室喝茶看报。郑蓬勃也一样,坐在秘书室里打了几个电话。
  十点来钟的时候,白灵带着一位中年女人急匆匆地赶来了,神色慌乱,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市长,我们山庄出事了1白灵一进门就哭了出来。
  张清扬皱着眉,摆手道:“别慌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了”
  “李姐,你说吧。”白灵望向身后缩成一团的中年女人。
  “市市长,我今天早上对账,发现发现没了六百万”
  “什么六百万”张清扬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么大一笔钱,怎么说没就没了”
  李姐战战兢兢地说:“这是是之前山庄向外的借账,已经有很久了,我本以为早就添上了,可是今天早上一对账发现,还没有添上”

  “借账”张清扬不理解地问道。
  白灵望了李姐一眼,说:“市长,是这样的,由于山庄的资金回笼很快,所以一直都与一些企业有过资金往来,也就是向他们提供资金帮助开发项目,然后他们会还给山庄一部分的分红。”
  张清扬点点头,盘龙山庄虽说是政府的接待重地,但在管理上完全是企业自主化,人家企业间的资金合作也没什么不妥的。只是他不禁想问,那这次的六百万到底哪去了呢
  李姐小声道:“我听杜总说过,这笔钱年前就打回来了,可是没想到”
  bsp; 张清扬恍然大悟,难道说杜梅的失踪与这件事情有关或者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是杜梅带着六百万逃跑了呢但是听她那天给自己打电话的语气,又不像是这么回事。如果她真的携带巨款逃逸,干嘛还要给自己打电话求救,还说想见自己呢

  张清扬感觉有很多事情都想不通,他先让白灵和李姐坐下,拿起手机打给平安。
  “平書記,盘龙山庄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你马上安排孙建军带人来我办公室进行备案。”
  事情重大,张清扬必须小心,要不然没准将会牵扯到自己身上。打完电话,张清扬回头望向白灵,问道:“还是没有杜梅的消息”
  白灵长叹一声,一脸无奈。
  张清扬便不再问了,独自坐在那里抽烟,等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孙建军的到来。
  不大一会儿,平安带着孙建军还有两位干警到了。得到市长的指视,平安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便亲自赶过来了。张清扬简单地向两人说明了情况,孙建军马上安排两位干警领着白灵还有李姐到旁边办公室做笔录。
  张清扬抬头望了两人一眼,说:“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
  平安皱眉道:“情况有点复杂,不太好说。”
  孙建军也点头道:“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到杜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平書記,孙局长,看来情况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复杂。我建议从现在开始加大力度排查,一定要把杜梅找到初八,常委会上,平書記你通报一下此事吧,我一会儿先联系陶書記。”
  “我同意您的意见”平安转向孙建军:“建军,马上进行布属,向江洲下辖各区、市、县发布通缉令,全市进行排查”
  “我明白1孙建军立正敬礼,又转向张清扬说:“市长,那我先回去安排了。”

  “去吧。”张清扬挥挥手。
  平安抽出两支烟,扔给张清扬一支,两人相对而坐。张清扬抬眼望向平安,淡淡地说:“平書記,我不是公丨安丨出身,说错了话你别太意。我感觉杜梅不像是携款潜逃1
  “不谋而合啊,我赞同您的观点,但现在能表明清白的只有她自己了”
  张清扬起身站在窗外,望着远处,心中默默地问道:
  杜梅,你到底在哪
  杜梅的尸体是初八找到的,一被抛在荒郊野外,这个有着不平故事的女人,以这种最最的方式告别了这个社会。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个社会的一次讽刺。
  江洲市市委市政府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公丨安丨局接到举报,在江洲市郊外的山坳里,停着一辆车,还有一个死去的女人。根据车牌号就可以断定那是杜梅的车。
  孙建军接到报警电话时,感觉情况严重,马上向平安做了汇报。平安正好在张清扬的办公室里研究案情,两人二话不说,直接赶往现常
  事发地点在市区80公里以外,两边是山,中间是一条石子小路,车就停在高速公路的桥洞下面。死去的杜梅被抛尸在野外,未着寸缕,一丝不挂地被扔在草丛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