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74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谢摇头道:“不会,小汤你应该记得我们询问完于张两位医生之后,曾经到一个独立的小办公室商量过案情,如果于医生是凶手的话,完全可以在那个时候就偷偷通知贾某潜逃,完全没必须要等我布控完毕再通知贾某让他冒着风险逃走。”
  小汤疑惑道:“那神秘人物会是谁?”
  张警官沉声道:“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调查最大的问题所在了,可以说当时在医院的任何人都有可能是这个神秘人物,我现在唯一可以推断的是此人发现异样的时间。”
  张警官思索了一下,继道:“此人发现异样通知贾某一定是在小谢布控之后,如果在布控之前的话,贾某早就潜逃了。而这个时间点小汤在给鲍春做尸检,而我则在重症监护室外观察付仁的动向,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我离开医院前往真鲍有为所住的小区,要在这个时间段里要发现异样,只有可能是和于张两位医生接触过的人。”

  小谢恍然道:“我明白了,虽然排除了于张两位医生的作案嫌疑,但我们下一步还是要调查这两位医生,看他们是否在我们离开医院之后将此事透露给其他人知道。”
  张警官点头道:“对,这个神秘人物很有可能在事后故意接近张于两位医生试探他们是否发现了什么,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这个知情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
  临时会议进行到这里可以说颇有收获,接下来最后一步就是张警官对案情做一个总结,并将任务逐人安排下去。
  但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一个突发的消息中止了这次临时会议。

  日期:2017-07-04 23:38:34
  接替张警官监视付仁的警员打来电话,说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年轻女人找到了守在重症监护室的付仁,要他“杀人偿命”,现在双方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他碍于便衣的身份不方便出面,只能打电话请求张警官的指示。
  张警官略一思索便知道发生了什么,马上中止了会议道:“小谢,你现在立即换上警服去一趟医院,很有可能鲍有为夫妻找到了付仁,现在双方在医院已经争执起来了,你以110的身份出面处理,暗中观察双方的表现!”
  小谢应了一声,换上警服径直来到了医院。
  重症监护室所在的楼层已经被好事者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作为付静的主治医生,于医生必须出面调解。
  现在医闹很多,医院也配备了一些保安,考虑到安全的需要于医生的身边一左一右站了两个保安。
  当小谢赶到的时候,于医生正苦口婆心地劝解着双方,整个案件的情况于医生作为当事人最清楚,当真鲍有为亮明身份之后,他就叫苦不迭。

  于医生心知肚明双方争吵的原因是什么,一方是女儿还在监护室的有钱人付仁,一方是儿子被谋杀还被冒捐心脏的真鲍有为,这双方争执起来哪方都不好劝解。
  小谢先询问了一直暗中监视付仁的警员,确定了事发的经过。
  大概在半个多小时之前,鲍有为夫妻就来到了重症监护室所在的楼层,问清楚了付静在哪个病室之后,居然冲进去要拔连接在付静身上的医疗仪器!
  守在一旁的付仁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马上进行了反击。
  付仁虽然年近六十但保养极好,人又比鲍有为高大许多,旁边疑似他妻子的年轻女人也来帮忙,两个人合力很快就将鲍有为夫妻打趴在地上。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几分钟内,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双方的剧烈打斗就已经发生,等到医院保安赶到时鲍有为夫妻已经被KO。

  暗中监视付仁的警员从头到尾目睹了这一切,但他不能上前阻止,免得暴露了身份,只能打电话给张警官请求指示。
  保安来了虽然止住了双方的武力冲突,但堵不住四人的嘴,双方隔空对骂起来。医院只能通知领导和于医生来处理此事,并迅速报警。
  焦头烂额的于医生看到了身着警服的小谢,犹如遇到了救星一般飞奔过来,那矫健的身影和他的年龄完全不相符。
  于医生正准备喊出小谢的名字,小谢连忙朝他使了个眼色道:“您好,我是这次出警的警员谢XX,警号XXXX,发生了什么事?”
  于医生明白小谢的意思,忙装做第一次见到小谢一般讲述了事发的经过,过程和刚才监视付仁警员讲述的基本一致。
  小谢装模作样地听完,让于医生安排一个单独的房间,她要对双方进行询问和调节。
  日期:2017-07-04 23:38:53
  房间安排好后,小谢带着鲍有为和付仁走了进去,将门一关,连同那两个女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被隔绝在了房间外面。
  鲍有为显然气愤已极,一边咒骂付仁一边向小谢说出自己发难的原因,无外乎是张警官怎么找到他,怎么和他说出鲍春已死的真相,他在家如何的难过如何的悲伤,最后被折磨得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妻子来找“杀害儿子的凶手”和“挖出儿子心脏的恶魔”报仇。

  “杀害儿子的凶手”自然就是受捐者付静的父亲付仁,为了救女儿杀害自己身体健康的儿子太过于恶毒。
  “挖出儿子心脏的恶魔”自然是医院的医生,找完付仁之后,他还要找医院算账!
  而付仁则一口咬定自己对鲍春具体的死因毫不知情,更不知道之前和他签协议的是假的鲍有为,他认为自己所有行为都是合理合法的,“遗体捐赠志愿书”上有鲍春父子俩的签字和手印,鲍春的遗体也是之前的那个鲍有为亲手交给他的,这个所谓的真鲍有为一定是无理取闹,他不相信鲍春非正常死亡医院居然发现不了。
  鲍有为听完后又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而付仁整个过程显得比较克制,虽然同样气愤难忍,但他控制住了没恶言相向,只是一再表示希望警方彻查此事,还他一个公道。
  小谢一直在暗中观察,到目前为止这两个人的表现非常符合他们现在的身份和处境,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自己是不是要做点什么,试探试探这两人?小谢如是想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