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71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妻子知道。”鲍有为刚刚脱口而出就脸色一变道:“张警官,这段时间我妻子天天和我在一起,她不可能和鲍春的死扯上关系!”
  从这句话就能看出鲍有为是一个聪明人,只是短短一句询问就知道张警官在想什么。
  日期:2017-07-04 23:34:40
  张警官注视着鲍有为的眼睛,没有从里面看出一丝慌乱。

  鲍有为却以为张警官还在怀疑,连忙掏出手机来道:“张警官,我给您看看这个,您就知道我没说假话。“
  说罢,鲍有为从手机里,翻出几张照片和几条短信给张警官看。
  照片上的人物是鲍有为、一个年轻女人还有一个小孩子,背景是省内一个景区,距离省城有几个小时车程。
  鲍有为告诉张警官,里面的那个年轻女人就是他现在的妻子,小孩子则是他儿子,这几天趁着天气不错他们一家三口都在那个景区游玩,今天中午才回来,刚刚吃过饭他就迫不及待上了牌桌,所以妻子不会和鲍春的死有任何关系。
  而那几条短信的号码标注为“逆子”,显然鲍有为对鲍春怨念颇深。

  短信发送的时间是几个月前,内容很简短,第一条是鲍有为发送出去的:“速度过来拿钱,楼下粉店。”第二条是鲍春发过来的:“五千少了点,您能不能给我一万?”第三条依旧是鲍有为发送出去的:“最多五千,不要就算。”
  鲍有为说这是在鲍春对妻子施暴后,为了息事宁人,他们每月约好时间地点给钱的其中一次,其他信息因为占内存都被删除了。
  张警官和鲍有为见面后的这段时间里,鲍有为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没有任何机会对手机里的信息和照片作假,看样子他所说的应该是真的。
  之后张警官又走访询问了鲍有为现任妻子和一些街坊,基本都证实了鲍有为的说法。
  尤其是鲍春**了后妈一事小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果然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只有这种狗血八卦是流传最快的。
  这次的调查还是颇有收获,至少证明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鲍有为对于儿子鲍春死亡一事并不知情,包括鲍春的后妈也和鲍春的死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件:鲍春的品性极为恶劣,甚至还**过后妈,这样性格的鲍春,按照道理来讲是不可能签署一份无偿“器官捐赠志愿书”的。
  所以,这个“器官捐赠志愿书”基本可以确定是假的,只是为了取得鲍春心脏来移植给付静的一个障眼法而已。
  但为什么鲍春会在之前找父亲鲍有为要钱的时候说出“自己肾脏有问题,很有可能活不过两月,需要五十万来治病”这样的话呢?

  如果这个问题可以勉强用“为了骗鲍有为的钱”来解释的话,那怎么解释这个理由和伪造的“器官捐赠志愿书”一致?
  难道伪造“器官捐赠志愿书”的人在鲍春生前有过交流,知道鲍春曾经用过“肾脏有问题,很有可能活不过两月”当借口?
  看来这种种的疑点,还需要继续调查才能获得答案。
  日期:2017-07-04 23:36:02
  已经找到了真正的鲍有为,那么接下来要马上进行的,自然就是抓捕假的鲍有为并对其进行审讯。
  实际上在张警官前往真鲍有为所在小区调查的时候,假鲍有为的基本情况小谢已经暗中调查得差不多了。
  假鲍有为原名贾某(化名)。
  今年四十出头的贾某依旧是单身汉一个,家境不好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此人有一个恶习。
  他和鲍有为的前妻一样,也是一个赌棍。
  贾某是在读大学时候染上的赌性,和鲍有为前妻不同的是,他最喜欢的不是打麻将,而是“扎金花”。
  从一开始的五毛打底十块封顶,到后来的一百打底不设上限,贾某越赌越大,输得越来越多。
  父亲在世的时候还能管管他,但父亲去世后贾某就彻底无法无天了,他居然为了卖房子换钱赌博,狠心将母亲从房子里赶出来。
  还好他妹妹收留了无家可归的母亲,不然的话老母亲说不定会饥寒交迫冻死街头。
  卖房子的几十万很快就输光了,妹妹因为此事也和自己断绝了关系,贾某没办法只能借高利贷。
  高利贷就是一个无底洞,为了偿还贾某拆东墙补西墙,到后来债台高筑完全还不起了,就只能到处流浪,换不同的地方住,还好他有一手烧烤的手艺,随便跑到哪里摆个摊就可以养活自己。
  住到这个偏僻的小区之后,贾某的生活才略微安稳下来,隔三差五支个摊子卖夜宵换点钱,赚到钱就跑到麻将馆消费一把(小区玩扎金花的不多,贾某只能退而求其次打打麻将),虽然没有老婆孩子,也没有一次输赢数万极为刺激的扎金花,但贾某的小日子过得比以前还是强上许多。
  贾某的年龄和真鲍有为差不多,就连外貌都极为相似,或许这也是他假扮鲍有为极为成功的原因。
  张警官后来比对了假鲍有为的身份证复印件和真鲍有为的身份证之后,发现照片明显一致,也就是说,真假鲍有为的两张身份证,只有家庭住址不一致,其他包括照片和身份证号码等全部都一样。
  这个发现,恰恰证明了假鲍有为贾某有极大的作案嫌疑!
  贾某极有可能认识鲍春和鲍有为父子俩,并以自己和鲍有为相似的先天性优势,假装自己是鲍春的父亲,伪造了身份证和有鲍春鲍有为父子两签字的“器官捐赠志愿书”后和付仁达成了器官买卖的交易。
  但他的身份毕竟是假的,不可能让身体健康的鲍春自愿捐献出自己的心脏,最后只能选择杀害鲍春,并将鲍春的遗体“卖”给有钱人付仁!
  自认为已经猜到了贾某作案动机的小谢,和另外两名便衣警员守在了贾某所住公寓楼的附近,满心焦急地等待着张警官的命令。
  贾某所住的是那种一层二十多户,每户面积三十多到五十多不等的公寓楼,公寓楼一共有十一层,贾某就住在十楼的一间。
  日期:2017-07-04 23:36:19
  这栋公寓楼所住的绝大部分都是租客,贾某也是这些租客其中之一,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没有自己的房子还租住在这种简陋的单身公寓楼里,一看就知道贾某混得极为凄惨,这赌博恶心导致的困境更是加大了他作案的嫌疑。
  为了防止贾某潜逃,一名便衣警员守在整栋楼唯一的一个单元门口,另一名守在楼梯口,小谢本人更是躲在了贾某所住房间对面的一间,透过猫眼观察着贾某房间的动静。
  这样严密的监视,可以确保重点嫌疑人贾某插翅难飞,只要张警官一声令下,她就可以和同事一同冲进公寓楼抓捕贾某。
  终于,小谢的手机收到了张警官的短信。
  小谢马上冲着对讲机发出了指令:“立即行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