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68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04 23:28:48
  关于泰国的最新事件《邪魔降临》:
  有人说《邪魔降临》写得很迷,看了后面忘记前面,我承认这是我的问题,写到现在确实有点力不从心。
  我不是一个佛教徒,无法了解这些有信仰者的想法,加上这是坤前辈讲述,我本人没有经历,总感觉很欠缺,下次这种有关于信仰的内容就不写了,要写也只写一些简短的。

  日期:2017-07-04 23:31:10
  身着便衣的张警官装做不经意间经过ICU病房。
  (ICU病房即重症监护室:把危重病人集中起来,在人力、物力和技术上给予最佳保障,以期得到良好的救治效果。ICU一般设有中心监护站,直接观察所有监护的病床,每个病床占面积较宽,床位间用玻璃或布帘相隔,里面有各种观测和急救仪器,有些医院会配备独立的ICU,满足个别病人的需要,当然费用极高,每天至少上万元。)
  受捐人付静手术后被送进一间独立的重症监护室,有专人护理,心脏移植手术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大型手术,虽然过程很成功,但依旧可能会发生术后排异现象,需要在重症监护室呆一段时间,情况稳定后才能转至普通病房。
  术后病人需要无菌的环境,除了专职护理之外其他家属都必须静候在室外。
  室外走廊里焦急静候的是一男一女,男的个子高大、气质颇佳、浑身显露出贵气,外型显然进行过专业人员的包装,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他的实际年龄,不过张警官阅人无数,只是草草扫了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实际年龄在五十岁以上。
  女的则颇为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长得很漂亮、模特身材,穿上高跟鞋居然和将近一米八的男子差不多。
  张警官从医院档案里看过付静的照片,和男的颇为相似,可以断定这个男人就是付静的父亲付仁。
  这个女人倒是猜不透她的身份,但看她和付仁坐在一起,两人靠得极近却一点都不觉得尴尬,显然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张警官站在一个角落里偷偷观察了一番,只隐隐约约听到女子在不停劝付仁放宽心,说静静吉人自有天相,医生已经说了手术很成功,而且之前配型也很好,佛祖会保佑静静的,绝对不会出现排异现象,等情况稳定下来就将静静接回家,再重金请几个名医回去看护云云。
  从付仁的表现可以看出来,他显然没有意识到捐赠者鲍春被谋杀一事已经被发现。
  到底是付仁伪装太好,还是他真不知道鲍春被谋杀一事?
  日期:2017-07-04 23:31:27
  经验丰富的张警官也无法做出判断,像付仁这种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江湖已经彻底变成了人精,想要从他的表现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个时候,张警官的手机接到一条信息:“鲍春和鲍有为的身份已经查明。”
  在小谢和小汤接受各自的任务时,张警官将鲍春和鲍有为的身份证复印件照片发送至了警局,安排警员查找了两人的资料。
  警员的办事效率很高,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张警官连忙离开了重症监护室所在的楼层,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回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警员详细地说明了鲍春和鲍有为父子的情况。
  两人身份证号码确定属实,但家庭住址等都是假的,显然身份证是伪造的。
  鲍春今年二十岁,父亲鲍有为今年四十四岁,两人是亲生父子,家庭的实际住址是在XX区XX路XX小区。

  这个地址和被小谢监视起来的“鲍有为”家庭住址完全不同,可以确定被监视的是假“鲍有为”。
  接到这个重要信息,张警官决定第一时间前往真“鲍有为”家中进行调查。
  安排了一个警员接替自己继续暗中监视付仁后,张警官来到了真“鲍有为”的所住的小区。
  日期:2017-07-04 23:31:42
  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安置小区,住在这里的除了一些土著之外就是租户,城市大建设让这些土著赚得盆满钵满,每个人除了分几套房子之外还补偿了大笔现金,许多土著一夜暴富,跳过财富积累阶段直接进入了富人阶级,将几套房子简单装修下,再购置一些二手家具电器则可以出租,每个月房租都能收上一两万,躺着就把钱赚了。
  而租住在这里的则大多是一些来自外乡的打工者,其中绝大多数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房租就要占去三分之一,让每个人外来打工仔都喘不过气来。
  在这么一个面积不大的安置小区里,财富两极分化极为严重,也显示了现在社会的残酷。

  鲍春和鲍有为父子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们正是土著中的一员。
  大部分上了年纪土著的生活在旁人眼中极为幸福,他们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
  打麻将。
  打麻将是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小区里面生意最好的就是麻将馆,这里人的习
  惯在上午十一点前、下午五点前吃饭,因为如果去晚了麻将馆就没有了位子。
  当张警官抵达小区的时候,鲍有为正坐在麻将馆里兴致高涨地“垒长城”,还好张警官穿的是便衣,不然见到身穿制服的张警官估计满屋子人都会作鸟兽散。
  每个人的前面都摆放着几张或几十张数量不等的百元大钞,看来赌注不小,不过查赌不是张警官此次前来的目的,他只能先装做无视,心里想着等此次案件查完之后要进行一次禁赌的大行动了。
  想将一个赌棍从赌桌上拉下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张警官假借“自己是鲍春的朋友,此次是来还钱的,如果鲍春不在就还给鲍有为”的名义才将鲍有为勉强拉了下来。
  被张警官叫到一旁僻静处的鲍有为极为不满,一脸嫌弃道:“鲍春居然还有钱借出去啊,看来他妈说得没错,这小兔崽子十句话里面有一句能信就不错了。”一边说着一边往麻将室的方向瞅,显然是想着等张警官还钱后再去大战一番。

  张警官闻言一愣,原本无意的一个借口居然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看来这鲍春和父母的关系处得并不好。
  日期:2017-07-04 23:32:05
  张警官决定开门见山,沉声道:“鲍有为,你儿子鲍春死了。”
  鲍有为“哦”了一声,眼睛还在不停地看向牌桌,显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
  张警官极为无语,掏出证件在鲍有为一亮道:“我是刑侦大队的,姓张,这是我的证件,你儿子鲍春已经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