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33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把楚白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包括今天去楚白家了解的情况,还有路上鬼打墙的遭遇一字不落的讲给曹道长听。
  曹道长听完之后微微点头:“两位的经历我大概都清楚了,两位这活儿我接下了,外面时间也不早了,两位请吧……”
  我和吴静倩不约而同的一怔:“这么说曹道长你是答应了?”
  曹道长点头应道:“贫道应下了,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要提前说明,我这儿的费用可不低。”
  接着曹道长伸出一只手说:“我这儿一次的费用是五万。”
  五万?我倒吸了一口气,吓得没敢吱声,五万的费用也太高了吧?
  吴静倩也有些意外,出门打了个电话回来才确认说:“曹道长,我已经跟苏叔叔确认了,五万就五万,这楚白曹道长真的有把握吗?”
  曹道长继续点头说:“贫道答应下来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这几天两位不要四处乱跑了,免得给自己招来不该有的灾祸……”
  说完这句曹道长就做了个手势,送我和吴静倩离开了,从进去到出来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们俩都有些懵比了,在我们看来万分头疼的事儿,曹道长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应下了。
  吴静倩也长出了一口气说曹道长这么有把握我就放心了,五万块虽说有些贵,但能搞定楚白比什么都好,这个钱也算花的物超所值,早知道这样就先来找曹道长的,傻乎乎的跑到楚白家差点就丢了性命。”

  吴静倩这么想,我心里面却是疑惑重重,首先曹道长早就料到我们会来找他,他对楚白的秘密包括对付楚白的策略一字不提,好像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这一趟走的太顺利了,顺利的我自己都觉得跟做梦似得,我始终觉得曹道长可以跟我们隐瞒了什么,他肯定知晓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回去的路上吴静倩还跟我提到了苏雨晴的情况,说苏雨晴现在已经跟疯了一样,哭着闹着要去找楚白,苏中秋为了安全起见特地找人把她捆在床上,打了麻丨醉丨药,吃下了安眠药。
  我说你苏叔叔做的也太过激了吧?找人好好看着苏雨晴就行了,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过分了。
  吴静倩解释说苏中秋就是因为太在乎女儿了,木头你不知道这几年苏家到底遭遇,说起来比你的情况还要惨,如果这一次雨晴出事了,那苏叔叔就真的要奔溃了。
  我说没那么夸张吧?我还没见过这世界上谁比我还倒霉的。
  我们俩找了一家兰州拉面馆,吴静倩跟我讲述了苏家悲剧的开端,首先提到的就是苏雨晴的那个双胞胎姐姐苏雨萌。

  “木头,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些经历,前天我去找苏叔叔了说明情况,苏叔叔喝醉了才将这些年的辛酸倒了出来,事情还得三年前开始说起,三年前苏雨晴姐妹俩上高中,两个人都是出了名的美人胚子,再加上苏家的底子厚,也算是个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在高中也是名噪一时,是许多男生眼中的梦中情人。”
  “出事的那天早上苏叔叔亲自送姐妹俩上的学,回来之后苏叔叔就觉得嗓子有些不舒服,开始干咳了几声,没想到居然咳出血来了,苏叔叔就吓了一跳第二天开车去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结果医院并没有诊断出什么问题,苏叔叔的身体一切正常,可还没等苏叔叔透口气,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学校就传来了噩耗,说苏雨萌死了……”
  “苏雨萌的尸体就是在通海河发现的,双手双脚被捆版的结结实实,手腕上还打了个死结,临死之前还被人糟蹋了,那个灾祸来的突然,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过来,没人知道身在学校的苏雨萌这么突然就浮在了通海湖中,那件案子警方到现在都没能找出凶手,案子一直悬到现在……”
  “苏雨萌的死对苏家的人打击很大,为此雨晴还特地转了学校,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苏雨萌的死一直都是大家心里的一块伤疤,但真正的灾难还不止于此,苏雨萌的死大家都还没缓过来,到了第二年怪事又发生了……”
  “那天正好也是九月初二,正是苏雨萌的忌日,苏叔叔一家人去给雨萌祭奠,谁知道那天早上苏叔叔又意外的咳嗽了,而且也是咳出了鲜血,当时苏叔叔并没有在意,坚持和家人去了苏雨萌的坟墓,没想到在赶过去的过程中,家里保姆就打来了电话出大事了……”
  “苏奶奶高血压复发,导致了急性中风,凑巧也是在九月初二这一天过世了,事情就来的这么巧,苏叔叔那天咳出血了,家里就死人了,巧合的让人不可思议。”
  “然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去年的九月初二,苏叔叔早上起床就开始咳血,谨慎的他立刻就察觉到了什么,每年的九月初二他都会准时咳嗽,而且都会咳出血来,恰好就在这一天苏家都死了人!”

  “苏叔叔当时真的很害怕,他想法设法找来最有本事的算命大师替他排忧解难,那大师答应帮助叔叔做一场超度法事,保证说那场超度法事一定能够帮助苏家人度过难关。”
  “于是去年的九月初二苏家人哪儿都没去,就在苏家的后院操办了一场浩大的超度法事,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命中注定苏家逃不过这个诅咒,千算万算那天的下午还是出事了……”
  “那场超度法事整整做了五个小时,到下午六点钟才告一段落,那个道士是从特别从湖南请回来的一位高人,说是正宗鬼谷子的传人,算到有小鬼在地底下作祟,只要他一场法事下来那些暗中作祟的小鬼就会吓得屁滚尿流,从此以后不敢在造次。”
  “苏叔叔对那道人万分感激,留他们一行人在家里吃饭,没想到吃饭的过程中意外就发生了,苏叔叔家养的一只白色萨摩耶突然在桌底下汪汪汪叫了两声,面目陡然间狰狞扭曲了起来,林阿姨立即就上去阻止,那只狗反过来在她大腿上咬了一口。”
  “当时林阿姨的大腿上就流血不止,家里人连忙把她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然而悲剧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林阿姨送到医院的时候脸色已经青紫了,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听到这儿我不由的呼出一口气,人比人气死人,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最倒霉的一个,听完吴静倩的叙述我才发现自己幸运多了,三年死了三个人,分别是女儿、母亲、老婆、这对苏中秋的无疑是沉重的打击,眼睁睁的看着亲人离开,自己却无能为力、束手无策,那种恐惧和无奈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下来的。
  “木头,三天后、也就是楚白的说的那天恰好就是九月初二,对于苏叔叔来说又是特别煎熬漫长的一天,苏叔叔现在就怕雨晴出什么意外,如果雨晴再有什么事那整个苏家就完了。”
  这也太邪乎了吧?这事儿听起来怎么跟上次段斌家的情况差不多,段斌家是被人下了鲁班咒结果倒霉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相比较而言苏中秋他们家遭遇的情况要严重了许多,每年的同一天一年死一个人,这又是得罪了哪位天王老爷。
  因为性质跟段斌家的差不多,所以我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鲁班咒,苏家会不会被人什么下了鲁班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