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31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后面突然传来尖锐的声音,喊了吴静倩的名字。

  “啊?”吴静倩应了一声,回头瞅了一眼:“木头?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啊!”
  “糟了糟了!”我立即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在梅花天决中解释叫“喊魂!”
  喊魂顾名思义就是被喊到了魂魄,说的是脏东西盯着了什么人,不会冒然上去侵犯,而是会在背后喊这个人的名字,这人要是头也不回鬼也拿他没办法,可要是这人应了一声就会被喊走魂魄,脏东西自然而然的就上了这人的身,从此纠缠不清,备受煎熬。
  刚才那声音喊了吴静倩的名字,显然就是喊了她的魂!最关键吴静倩还答应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按理说我们今天来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没得罪什么牛神鬼怪呀?怎么遇着这种邪乎事儿啊!
  吴静倩问我怎么了?木头你满头大汗的。
  我说你别说话,你先走前头,不管听到什么声音、什么动静都不要回头答应,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反正你听我的就是了!
  “木头你不要吓我啊……大晚上的人吓人吓死人啊……”

  我大声说我发誓没跟你开玩笑,你别说话了!往前走!
  “好……好……”吴静倩预感到了什么,点头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动脚步,我故意跟她拉开了两三米的距离,屏住呼吸观察这四周围的一举一动。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呼呼……”

  我隐隐感觉到一阵劲风从我的身边飘过,好像什么人从我身边经过,这显然就是冲着吴静倩去的。
  紧接着我看到吴静倩的后背忽然一颤,一副诡异的画面呈现在我面前。
  我看到吴静倩的后背上趴了一个穿红衣服小男孩,这小男孩红衣服的中间印着一个“寿”字,它两只手都是乌漆抹黑的,一只手搭在吴静倩的肩膀上,另一只摇晃着作响的铃铛,张嘴就喊了一声:“吴静倩!”
  吴静倩条件反射的身子板一直,显然被吓得不轻:“木头木头!我怎么觉得又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呀?”
  吴静倩显得很紧张,我跟在身后比她还要紧张,那小鬼趴在吴静倩的后背上一动不动,凌乱的头发随风飞舞,墨绿色的液体从嘴角溢了出来,它静止在那儿侧着头,嘴里面发出咯咯咯的笑。
  我不由擦了一把冷汗,告诉吴静倩让她先沉住气,只管往前走,走到前面公交站台再说,这中途千万不要回头。
  我嘴上安慰着吴静倩,心里头却压着块大石头,这小鬼上颚宽下颚窄,双眼翻眼白、嘴巴里面露的是翠绿獠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种鬼应该就是梅花天决中所记载的小盅鬼,这小盅鬼鬼在百鬼排名当中排在第十七位。

  所谓的小盅鬼梅花天决中大概是这样记载的,用六岁以下童子之活身,由天灵盖开出一个拇指大的洞口,再由洞口中灌入十六位烈性毒药,再将小儿密封于坛子中七七四十九天,小儿怨气加上毒药的发酵,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上香开罐,得一小盅鬼。小盅鬼生性顽皮劣行,脾气暴躁变化莫测、让人难以捉摸杀不得抓不到,一旦被这种鬼缠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心说怎么惹上了这个倒霉玩意,难道说我们从楚白家一出来就被这小盅鬼给盯上了?
  转念一想又觉得这里面有文章,小盅鬼是完全没有意识的,仅有的意识完全是取决于散养它的那个人,也就是说我们不是碰巧被这只鬼缠上,而是有人故意在这儿设下了一个圈套等着我和吴静倩自己往里面钻……
  我们是为了调查楚白底细才来到的小海村,对面对立的人是楚白难道说这小盅鬼是楚白弄出来的?想要在这地方摆我们一道?
  一大堆的疑问塞满了脑袋,我还没来得急一一理清楚,就看到吴静倩突然停住了脚步,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再看那小盅鬼趴在吴静倩的后背上,变戏法似得在吴静倩的脑袋上戴了一顶白色的帽子,就像是做丧事死人的丧帽。
  小盅鬼摇头晃脑的看着那顶白色的帽子,自己逗得咯咯的笑个不停:“嘎嘎嘎……嘎嘎嘎嘎……”
  我吓了一身的冷汗:“吴静倩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没事……木头你有没有发觉到哪儿不对劲?”吴静倩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头上多了一顶白帽子,还有那玩的正嗨的小盅鬼:“你有没有觉得我们都快走出来半个小时了,来的时候也没走这么长的路啊,这条路好像突然走不到头了,连公交站台的街灯都看不见?”

  吴静倩这么一说我也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了,往前看看不着公交站台的街灯,往后看瞧不着小海村的房屋,我们好像走在一条永远没有尽头的路上,路过的风景都是小海村的麦田,麦田的麦子,两边的柳树都静止不动,仿佛我们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是死物,我们俩好像突然就与世隔绝了……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们这是遇到了鬼打墙,这种事儿以前听人说过,但凡遇到了鬼打墙,前面的路永远没有尽头,走来走去就是在原地打转,小时候八爷还曾经给我讲过鬼打墙的典故,说人之所以遇到鬼打墙,就是因为被鬼蒙住了双眼,明明是只有半里路,却走上三天三夜都走不出圈子,最后得要活活被累死。
  万万没想到今天这事儿让我给遇着了,用脚趾头想想都猜到我们的双眼肯定是被小盅鬼给蒙上了,这小畜生没打算放过我们,就好像一只猫抓住了老鼠,也不急着杀死吃掉,非得把猎物折磨一番再痛快下手。
  这会功夫小盅鬼依然玩的很嗨,吴静倩头上的拿顶帽子又被它拆了,它趴在那儿一个劲的揪吴静倩的头发,一根一根的揪下来在手上把玩,而吴静倩对此丝毫感觉不到什么,仿佛小盅鬼揪下来的头发跟她没关系似得。
  我看的窝火真想上去一脚把这小畜生给踹飞,照这样的趋势下去用不了多久吴静倩头发都被这畜生给揪了,这畜生一个人玩上瘾了,吴静倩反应过来还不得哭死不可。
  我心说这么耗下去不是个事儿,必须得想办法解开这鬼打墙,否则不仅吴静倩会被小盅鬼给玩死,我也逃不过那畜生的魔爪……
  我想起八爷给我讲述的鬼打墙的故事,说人被鬼蒙上了双眼之后,眼睛里面所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是虚无缥缈的,方的看成圆的,圆的看成长,直的也能看成弯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就会被迷糊了脑袋,别说三天三夜了,运气不好一辈子都走不住巴掌大小的范围圈子。
  我那时候才十岁上小学三年级,就好奇问八爷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来应对,怎么才能走出那个怪圈子。
  八爷笑着说很简单,在那个特殊的时刻最大的敌人不是鬼,也不是那个怪圈子,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眼睛,眼睛会出卖你,传递出一个错误的信息,所以应对的方法其实很简单,闭上眼睛靠着自己的直觉走,鬼再怎么遮眼睛都无济于事。
  日期:2017-03-2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