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29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广坤连说懂了懂了,坚持要把手上的那笔钱递给我,我果断拒表示感谢:“魏老板不要这么客气,你真想感谢我的话,以后多介绍些熟人朋友来我这儿算卦,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魏广坤说一定一定,一刀师傅真不是我拍你马屁,以你现在的能耐不出一个月就能在这算命街混的风生水起!这话我说的!肯定能火!”
  我由衷一笑:“借你吉言借你吉言……”
  我正和魏广坤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大老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往我这儿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吴静倩,吴静倩的脸色稍显急迫,大步流星的往我这儿走了上来。
  “木头木头……有急事找你……”
  魏广坤见势连忙起身告别:“一刀师傅你有急事我就先走了,过几天再来请你吃饭喝酒……”
  我送走了魏广坤回头看吴静倩紧绷着脸,眉头紧蹙成了一团,就问她出什么事儿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我大概猜到吴静倩是为了苏雨晴的事儿来找我,这事我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关键我现在连楚白什么来路都还没弄清楚。

  “木头,现在情况比较特殊,苏叔叔现在整天把雨晴关在家里,也不让她出来,雨晴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就是在里面嚎啕大哭,木头我怎么觉得这不是我认识的雨晴了呢?认识楚白之后雨晴就完全变了个人似得,还有那个楚白!我今天特地去体育学院调查了他!木头你知道我查到什么了吗?”
  吴静倩这话让我精神一震,感觉她好像查到了关于楚白的重要线索。
  我猜测说不会体育学院根本就没楚白这个人吧?
  吴静倩示意我换了衣裳边走边说:“我下午去体育学院特意找了那儿的许多学生问了一圈,结果体育学院还真的有楚白这个人,楚白在他们体育学院还挺出名,问了几个人都知道他的事情,半年前出了件大事。”
  “楚白这个人平时喜欢旅游出去探险,是他们学校出了名的驴友,平时喜欢爬山野外拓展训练,上大二的时候跟学校一个练体操的女孩恋爱了,那个女孩名字叫沈海星,长得挺漂亮了,个头很高,凑巧那个女生也平时也喜欢旅游两个人一拍即合好上了,经常在一起出去亲密旅游,没想到就在半年前出了事儿。”
  “半年前楚白和沈海星相约去安丘山那边去爬山,那次爬山是楚白一时兴起决定的,所以去之前两个人也没怎么准备,只带了些食物和水源两个人就去赶到了安丘山脚下。”
  吴静倩说的这个安丘山我知道,就坐落在我老家隔壁的那个县,那座山出了名的高耸险峻,最陡峭的地方接近于九十度,因为山上的石头岩层表皮脆弱,不适合开发旅游,所以那座山也就闲置在那儿,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人上山,就我小时候就听说许多人在那儿出了事。

  传说那座山是唐朝逆贼安禄山的墓葬所在地,安禄山生前就看中了这块山域,由于这片山域特殊的脆性石层,盗墓贼根本无法上山开穴盗墓,作为他死后的墓葬地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我没想到楚白居然带着女朋友去安丘山爬山,周围的人都不敢轻易上山,他们两个愣头青居然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去爬山涉险,简直就是作死。
  吴静倩点头继续说:“没错,楚白和他女朋友事先并不知道那安丘山的具体情况,在爬到半山腰的地方就出事了,沈海星因为体力不支,半途中两脚打滑就摔下去了,直接从半山腰上滚了下去,等楚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沈海星摔倒山脚下消失在视线范围中了。”
  “楚白立刻就报了警,辖区的丨警丨察赶了过去,一群人在山底下寻找沈海星的下落,但安丘山那片山域太大了,一群人找了整整三天三夜都没找到生沈海星的下落,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并作失踪案。”
  听到这儿我突然联想到一个关键的细节,之前帮楚白算卦的时候算到他22岁连着有两个大劫,吴静倩这么一说就对应上了,安丘山一劫必然是楚白人生中的一大浩劫。
  “自从沈海星失踪之后楚白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每天闷闷不乐把自己憋在宿舍,沈海星说是失踪其实大家都知道,她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了,周围的人也都去劝楚白振作起来,人死不能复生。”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月之后楚白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他给家人留了纸条要去安丘山找沈海星,纸条上说他坚信沈海星没有死还活着,一定是被困在山底下哪个地方,家里人一看纸条就慌了神,连忙组织一群人去安丘山找楚白,等他们赶到安丘山的时候楚白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一块石头砸在他的脑袋上,砸的他头破血流不省人事。”
  “万幸家人解救的及时,楚白勉强抢回来一条命,但最后的情况也非常的糟糕,我听他们同学说石头砸中了脑袋里的一根神经,直接就把楚白咋成严重脑震荡,说话动作都不能自理,情况非常严重成了一个植物人。”
  植物人?我完全没想到楚白居然是个植物人?想象不到楚白植物人会呈现出一幅什么样的摸样……

  吴静倩同时也是一脸的迷茫:“木头,你知道我当时多么的惊讶吗?我们看到的楚白哪里像植物人了,浑身上下全部都是好的呀!可是我连续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楚白是植物人,医生说他短时间之内不可能恢复过来,除非真的有奇迹发生。”
  吴静倩接着从身上掏出一张纸条出来:“体校的同学说楚白现在应该在家里躺着,这是我要到的具体地址,木头你陪我去好吧,我一个人实在是害怕,这其中到底发发生了什么变故,我们找到楚白家里就一清二楚了。”
  吴静倩带来的这个消息彻底的把我弄懵了,但我能从中整理出一些重要的线索。
  首先楚白本命中的两个大劫都对应上了,一个是沈海星无辜失踪,一个是他自己擅自上山结果摔成了植物人,楚白本性是个痴情种,如果说楚白这一生挚爱一个女人,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失踪的沈海星而不是苏雨晴。
  我还能确定的是这个楚白现在不是鬼,不是鬼那便是人,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从一个垂死挣扎的植物人变成现在这副生龙活虎的摸样,也许吴静倩说的对,所有的这些疑惑等找到了楚白的家人,就一定会真相大白。

  我顺便把楚白下午来算命的经过也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吴静倩,吴静倩得知楚白三天后要带走苏雨晴脸色都吓白:“不能不能,雨晴不能再出事了,再出事整个苏家就完了。”
  我安慰她说现在还有两天时间,趁着这两天功夫我们抓紧时间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或许还来得及阻止楚白。
  从算命街出来之后吴静倩就拉着我去了路边的一家手机店,挑了一部小米的手机说这个给你,我现在谁也指望不上了,只能靠你了木头。”
  手机店老板要价一千六,吴静倩抢先把这钱给付了,我说不用不用我哪能要你给钱,我这两天挣的钱也够买一部手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