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72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静没有回头,神色凝重道:“辞职信就在桌子上,你填写了就可以去人力部办理离职手续了。”
  我拿起辞职信扫了眼,拿起笔毫不犹豫填写好,合上笔盖起身道:“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胡静转身从抽屉里拿出推荐信递给我道:“祝你好运。”

  我斜视着她冷笑道:“临走前我也奉劝你一句话,做人还是友善点为好。”
  “谢谢,我会铭记在心的。”
  “拜拜。”
  “等等!”

  我回头道:“还有事吗?”
  胡静走到我面前伸出手道:“同事一场,握个手吧。”
  我犹豫片刻伸出手握紧了她,顺势一把楼主怀中嘴唇贴了上去,也就差几厘米吻了上去,我戛然而止,无奈一笑松开了她。
  胡静吓得花容失色,眼神凌乱,神色慌张,脸色绯红,赶紧转过身整理衣衫。
  我没搭理她,挥了挥手开门离去。
  刚打开门,赵家波黑着脸站在门口。我吃惊地道:“赵总,您怎么……”
  赵家波看了看我手中的推荐信,推开我阔步走进去不等胡静反应过来往脸上抽了一巴掌,指着她怒不可遏道:“你是什么东西,居然调查到我头上了,谁给你的胆子?”

  胡静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不敢看赵家波,唯唯诺诺道:“赵总,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我……我……”
  赵家波看着桌子上的辞职信道:“好,既然你敢调查徐朗,那我也启动程序调查一下你。徐朗,我命令你将董办近三年的开支一笔一笔给我认认真真过,只要有问题就拿出来,我倒要看看董办的人是如何清廉恪守的。”说完,拿起辞职信撕了个粉碎丢到地上。

  气氛瞬间凝固,我没想到剧情会大反转,如此之快就对准了胡静。
  赵家波走后,我心里沉甸甸的。。..在生与死面前,人显得那么脆弱,与财富和地位无关。或许,她妻子离开对谁都是一种解脱,前往极乐世界又一样的津彩。
  我心里正盘算着找个恰当的机会过去探望一下,这时候有人敲门,我走出休息室看到是胡静,好奇地道:“胡主任有何指示吗?”
  胡静像是霜打了茄子一般,半天吞吞吐吐不说话。
  我猜测和刚才的事有关系,现如今主动权掌握在我手里,完全可以像她奚落我似的怼她,可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些不落忍,等了半天道:“坐下聊吧,喝什么?”
  胡静看了看表道:“中午了,我可以请你吃饭吗?”
  我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她。
  我俩来到公司对面的一家中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她双手紧紧握着果汁不停地吸着,眼神里的彷徨迷离是从来没见过的。
  她不开口,我主动打破僵局道:“有话直说吧,如果坚持让我离开蓝天,我没有任何意见。”
  她终于抬头看着我,眼睛里含着泪水道:“徐朗,我不想离开蓝天。”
  我似乎明白了,看来白佳明和赵家波做出了妥协,打算开除她。半天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没有这个能力。”
  胡静哭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诉说道:“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家里特别穷,加上兄妹三个,我作为老大本来没机会上大学的,但我弟弟辍学了,靠打工的钱供我上学。那时候我就暗下决心,等将来有工作了赚钱了一定会弥补他。大学毕业后,我有幸进入蓝天集团,七八年中,我和蓝天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层管理,而且下一步还打算进入高层。突然之间让我离开,我真的不舍。”

  我是感性之人,尤其是面对女人的眼泪,很容易被迷惑攻克。听完她的故事,心里不是滋味。道:“别哭了,谁都不容易。我这人从来没有攻击性,始终保持着一颗纯真的心和人相处,但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得罪了你,以至于恨之入骨,非要置我于死地。这事掀过去了,不聊了。至于你的事,我真的无能为力,你还是找找白董吧,毕竟你是他身边的人,就是念旧情也会把你留下来。”
  胡静拼命摇头道:“白董说了,如果此事赵总不松口,揪着不放他也无能为力。考虑到公司大局,不得已让我出局。所以,我想求求你,和赵总说一声,我真的不想离开。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保证以后再也不犯了。”
  我挠挠头皮道:“这事……你也知道的,我和赵总接触时间不长,他不一定买我的面子。倒是可以指条路,要不你去找找马德龙,他和赵总的关系不一般。”
  “不不,这事只有你才能帮我。我知道调查你是不对的,但绝对没有恶意,一切都是为了公司利益着想。求你了,帮帮我吧。”

  从她眼神里看不出表演痕迹,我的心一下子轮了。思忖许久道:“不见得能行,可以试试。”
  “那太谢谢了,谢谢了。”
  说着,胡静起身要给我鞠躬,我连忙拦着道:“这是干什么啊,让外人看见了多不好。”
  胡静像吃了定心丸似的擦掉眼泪,略显歉意道:“徐朗,我们之前有一些误会,希望从这一刻起一笔勾销。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我脑子里乱哄哄的,上午还颐气指使地斥责我,转眼功夫又要和我交朋友。我无奈地笑了笑,看着她道:“是真诚的吗?”
  她又一次伸出手。我思索片刻与其轻轻握了握,笑着道:“其实你放下姿态挺女人的,本来长得不错,非要装得那么凶神恶煞。”
  胡静不好意思腼腆一笑道:“我也是被逼无奈。董办作为全集团的中枢机构,需要协调上千人和几十个部门分公司,而且很多事立说立行,当场即办,如果事事商量着来,效率会大打折扣。而上面一遍又一遍地催,我只能靠这种方式来维护董办的权威。如果你到了我的位置上,或许有不同感受。”
  我不认同她的观点,道:“话虽这样说,但方式有很多种,我想大部分人会服从命令的,而不是与上面对抗。人毕竟是感情动物,相互尊重是最起码的,如果笑脸相迎,没人会拒绝美丽的外表和温柔的微笑,可与之而来的凶恶的表情和过激的话语,很多人表面上是害怕,其实是反感,甚至憎恶。”
  “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又从事行政管理这么多年,很多道理比我懂。现代企业制度就是人性化管理,而不是像以前那种高压式集权管理。这种制度只存在于一些小企业小作坊的家庭企业,通过这种方式来榨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作为白董的高级参谋,理所应当在企业文化这块树立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向国际大企业看齐,这样才能更长久,不是吗?”
  胡静安静地坐在那里聆听,似乎在反思也好像在准备措词反驳。我察觉到话有些多了,连忙道:“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就当我没说。”
  胡静摇头道:“你说的很好,这也是我的心声。但蓝天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很多时候身不由已。领导之间不团结,作为下属也无能为力。”
  我反问道:“为什么不团结,寻找过根源吗?”
  胡静一下子被问住了,想了许久道:“这是领导之间的事,我们无权干涉和过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