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9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坚的表情变化着,很复杂,惊讶,不甘,一丝丝的愤怒,释然,平静,最后,他轻轻的一笑,笑得有些苦涩。
  “你都知道了。”
  我笑笑,说:“知道了一些不应该知道的事。”
  孙坚摇了摇头,自嘲的说:“我的直觉是对的,不应该与你为敌,可惜,人往往身不由己。”
  孙坚看着地板,急救箱在一旁,中枪之后,便滚落在地。
  诡异的静谧,充斥在这间别墅中,血腥,死亡,修罗场。
  “为什么要背叛特勤?”
  我不想问这句话的,可是还是问了出来。

  孙坚看了看自己中枪的部位,血还没停,还在流,他没有做任何的处理。似乎他想血就这样一直的流,直到他失去意识。
  “董宁,我不喜欢你用背叛这个字眼,我觉得我的行为更像是换了个工作,你心里肯定会骂我,骂我把背叛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这件事,我的选择。跟对错没什么关系,人终究是个体,有需求,特勤满足不了我的需求,所以我选择更好的地方。”
  “就这么简单。”

  解释的话很少,反而让我觉得这里面有事,我现在不会去深究。时间对于我和孙坚来说,都不多了。
  “所以,你想怎么办?”
  孙坚笑笑,说:“你问我想怎么办?我想...”
  时间一瞬间变慢,孙坚的手拉开了衣服,在他的腰间别着一把手枪,可我比孙坚,我把手枪放在了地板上,啪的一声,是枪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快速的从衣服里掏出折叠刀,手往后面扭,这样速度会比较快,往前一甩,孙坚的手中的枪刚刚对准我。
  电光火石之间,刀割伤了孙坚的手,枪往后飞。

  我悠悠一叹,说:“何必呢。”
  孙坚说:“我必须杀了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到了这个时候何必骗我呢。”
  孙坚皱了皱眉头,说:“我骗你什么了?”

  我笑笑,牵动伤口,很疼,我说:“孙坚,你打算寻死对吧,你掏出来枪,可并不打算射击,你想引我开枪,杀死你,这样的话,你死的也有尊严,虽然你刚才说的很轻松,说你的背叛只是换个工作,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对吧,你是东湖的负责人,你的手下还有其他的特勤,你死了,会有人替你掩饰,你的亲人也会有人替你照顾,你活着,有人便备受煎熬。感觉被侮辱。”
  孙坚瞪大了眼睛。
  “你竟然...猜对了,董宁,你实在太可怕了。”
  我支撑着站了起来,我说:“所以,孙坚,别白费力气了,我不会让你去死的。但这不是怜悯,你犯下的错,你要加倍偿还。”

  孙坚的身体往后挪动着,他要那把枪,他移动的很痛苦,同样,我也很痛苦。
  看着孙坚咬着牙往后爬行,地板上脱出来一道血痕,我缓缓说:“孙坚,别逼我。”
  孙坚要自杀。
  他可以接受死亡,可他无法接受指责。
  这也不能说他心理素质差,只能说这是他的选择,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渐渐远去的身影,地上的血线。向前举着的手,还差一点点,一只手的距离,孙坚便能抓住那把枪了。
  我又掏出了一把刀,瞄准了孙坚的手,劝说不听,只能强行出手干预了。
  孙坚的手摸到了枪。刚刚握住,砰一声脆响,孙坚的身体陡然一震,啪!有什么溅在我的脸上,有些温热。
  是血。
  孙坚...死了!
  狙击手他妈的开枪了。
  喉咙中的一个不没有吐出来。
  我缓缓往前走,拿起来急救箱,转身,找到掩体,简单的包扎一下自己,我告诉自己,要冷静,想要杀死对方,那必须要冷静。
  狙击手必须死,他击中了我,这是一方面原因,但更主要的是他开枪击毙了孙坚,我没想杀死孙坚,所以不能忍受别人夺走孙坚的命。
  有些事,我做可以,但别人做不行,我无法容忍。
  狙击手的命我要,但不够。
  同舟会的人怕孙坚泄露秘密,先下手为强,击毙了孙坚,那个跟王承泽在一起的人,也要死,至于王承泽,他必须死,不仅仅是因为他要我的命,我要替王承泽的妹妹讨个公道。
  找出手机,手机屏幕坏掉了,枪林弹雨中,手机屏幕坏掉正常,还好只是屏幕出现裂纹,手机还可以使用。
  “语兰,我这边出事了,孙坚帮同舟会做事,孙坚死了。”
  齐语兰沉默了几秒,消化信息,“董宁,你安全吗?”
  我很感激,齐语兰第一时间考虑的是我,这才是自己人。

  “算是安全!”
  齐语兰有点生气,说:“什么叫算是安全。”
  我说:“我现在在王承泽家的别墅中,他给我设下的局,屋里面的人被我干掉了,外边还有个狙击手,孙坚进来想杀我,被我看穿了,他要自杀,我阻止,孙坚被外边的狙击手干掉,灭口,外边的狙击手进不来,我估计自己也出不去,我中了两枪。一枪肩部,一枪腿部,做了紧急处理。”
  齐语兰说:“明白了,你的位置发给我。”
  我说:“我现在想冲出去试试。”
  齐语兰说:“你想干什么?”
  我说:“杀人,当着我面杀人,我不能当没发生过。”

  齐语兰说:“董宁,你受伤了,你别冲动。”
  我说:“可我着急,王承泽的妹妹很危险,我把她托付给了孙坚,孙坚转身卖了我,把王承泽的妹妹又送回来了,我跟她说过,王承泽会遭到报应的,她会结束噩梦的,人要言之有信,答应的事就要做到。”
  齐语兰说:“给我几分钟。”
  几分钟的话可以等等看。
  挂了电话,一分四十八秒之后,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一个男人跟我说:“你是董宁对吧,我现在命令你。待在原地不要动,别想着杀人,听明白了吗?”

  听这个电话的时候,我看着窗外,手指敲击在地板上,控制不住自己,总想做一点什么,活动活动,不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僵硬,身上是撕心裂肺的疼,远处是孙坚的尸体,死了,都死了,一屋子的死尸,正慢慢的腐烂吧。
  心里是急的。
  狙击手躲在某一处,透着瞄准镜。密切监视整栋别墅。
  同舟会的成员躲在某一处,运筹帷幄,只有一个目的,置我于死地。
  王承泽躲在某一处,仔细的打量着亲妹妹,露出魔鬼一样的微笑,伸出的手,粗暴的解开扣子,无法无天。
  我只能坐在这里,等待着。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这个牛逼哄哄的家伙,跟我说让我别想着杀人,老实乖乖的呆着,凭什么?为什么?
  日期:2017-02-23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