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75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烟姐低吟了一声,把头埋在了枕头里。
  我得到她的暗示,手上的力度加大,让她的嫩肉在我手中变换着形状。烟姐的呼吸马上开始变得不规则起来。她今天的睡衣下摆很短。所以我轻轻一推很容易就露出了只穿着黑色蕾丝内内的高翘。
  我心中抖了一下。

  这样直观地看着并且把玩烟姐的身体,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依然是这么*和刺激,而且之前都没有这样过分过,之前怎么样都有着一层睡衣遮着。但随着我和烟姐自己的旖旎暧昧越来越亲密,上次在电梯里更是直捣黄龙,烟姐对我这样的动作已经默认了。
  加上烟姐和雷哥的关系,总让我有种别样的刺激。
  我忍不住用手抱着,然后把自己的脸庞贴在她白嫩的肉上。最近我有了一些胡渣,也没有清理过。所以当我的胡渣接触到那一片娇嫩的时候,眼睛被刺激地浑身一颤,还忍不住轻吟一声。
  我忍不住开始亲吻,这还是我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做这样的事情。烟姐身上的迷香让我无比沉醉。她开始颤抖,忍不住翘了起来,忍不住摇晃着,似乎是在躲避,但更多还像是迎合。
  我的嘴唇偶尔略过她的湿润,我故意用胡渣去刺激着她最敏感的地方。虽然隔着内内,但明显感觉更加刺激。
  “不要,不要……”
  烟姐的拒绝在*之前显得有些无力。我知道还可以继续,如果她真的拒绝,她会回头阻止我。但今天她一直把头埋在枕头里。
  她动情时候流出的味道充斥在我的鼻嘴之间,那好像就是一味强力的催情药,我低吼一声,用嘴巴贴了上去。

  “啊!”
  烟姐再经验丰富,依然抵挡不住这样的刺激,整个人的腰都挺得直直的,就那样弓起了身子。
  我继续疯狂,她开始叫起来。
  这次*愈演愈烈,我在滚烫,她也滚烫。
  我对烟姐一直没有过嫌弃她是风尘女的感觉,相反是她一直吊着我的胃口。她像一个已经成精的狐狸,让人难以自拔。
  “烟姐这次要给我,这次要给我……”
  我终于有些忍不住。
  几个月的清寡生活,让我有些渴望那里的湿热,我不管不顾地把烟姐的性感内内拨到一边,顿时一副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让我眼睛都红了。
  没有我想象中的失望,没有久经摧残的颓败。和烟姐年龄都有些不符的娇嫩,好像少女一般的迷人色彩。

  晶莹剔透,春情荡漾。
  一张一合的模样,好像在召唤我。
  我顿时气血翻涌再也忍不住跳到了床上,把烟姐的后面抱起来。
  “不要,不要……姐求你了,不要……”
  烟姐身体扭着挣扎着,但还是没有回头。
  我的分身已经到了最迷人的地方那种*的触感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哪里去管她像是兴奋的哀嚎。

  “不要不要!”
  烟姐突然抓身过来,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我一下子呆了,看着烟姐的脸,惊道:“烟姐,烟姐你怎么了?”
  烟姐哭了出来,摇着头抱着我的腰。
  烟姐的脸受伤了!她现在鼻青脸肿的,哪还有平时的风情。若不是我对烟姐的身体已经差不多熟悉到每根毛发,和她独一无二黏黏和乳糖一般的声音,我都不敢相信这是平日里夜宴最有风情的女人了。
  我心里的愤怒再起,抱着烟姐吼道:“烟姐,是谁?是谁打的你?我一定让她不得好死!”
  烟姐只哭,没有说话。
  她这个样子更让我心疼,一直以高贵气场出现的她,怎么能接受自己变成这样。
  “是不是雷哥?去宰了他!”
  我马上翻下床,恶狠狠道。
  “不要,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烟姐哭着扑过来,嚎啕大哭道:“不是他,不是他。他只不过让我去陪一个人,是那个人太变态。”
  “什么?”
  我怒骂道:“他怎么可以这样!”
  “呵呵,怎么不可以这样?说到底,我也只是夜宴的一个高级公关而已。和那些小姐有什么区别?”
  烟姐惨然一笑,道:“你以为他真把我当成是情人吗?呵呵,他的情人数不胜数。他还是一个房地产商夜宴不过是他用来拓展和稳定认命的一个地方。我也不过只是他的一个工具。”
  “烟姐你又为什么……”

  我心痛无比。
  烟姐凄然笑道:“没办法,我已经上了这条船。我知道他石雷太多肮脏的秘密,但同时我还是干净的吗?他不会让我离开到。”
  “大不了和他鱼死网破!”
  我现在恨不得杀了雷哥。
  烟姐摇头道:“不要那么天真。你觉得你现在一个经理接触的东西已经能让他身败名裂么?千万不要这么想,石雷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他不会轻易相信人。他既然敢让你接触这些东西,自然他觉得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是不痛不痒的。”
  “这还不够?”
  我微微有些惊讶。
  这些天我接触的很多东西,已经让我觉得雷哥这样信任我,我对雷哥的怨恨喝怀疑也已经开始慢慢消散。
  比如我手里夜宴熟客的笔记本,那上面有大量本市官员的消费以及明细。哪些是这里不吃不喝白玩的,哪些是哪个公主长期伺候的。已经这些官员有哪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和癖好,我觉得这些足以让这些人和夜宴带来灾难。
  “呵呵,你不要忘了。那些东西本身用的都是化名。”
  烟姐一句话让我的心都凉了。

  的确,每一个人对应着一个化名。真实身份和化名之间的对比,和记账的笔记本不在一个上面。这东西严谨来说不能成为什么证据。
  “你也不要忘了,七楼是没有监控的。雷哥也不敢有,明白吗?这些玩政治的,如果这点都不能保证,又怎么肯来这里铤而走险。”
  烟姐淡淡说道。
  我一下子对雷哥又充满了深深的怨恨。
  原来,他一直没有相信过我。
  原来他防备着所有人。
  “上次没有和你说,雷哥房间里的监控记录只有他才有权限删除。”
  烟姐在我怀里,突然说了一句。

  我突然又想起雷哥和那个力哥在一起勾肩搭背的样子,心里的愤怒更盛,一脸阴冷道:“这个石雷隐藏得很深啊。”
  “你千万不要想着对付他……我们惹不起,我们惹不起……”
  烟姐又开始呜咽,我心里剧痛,抱紧烟姐不管她这个时候的鼻青脸肿,痛吻上去。可能此时我们俩同为天涯沦落人,烟姐也开始热情地回应着我。
  石雷!
  一想到这个混蛋很可能和别人一起对付我,我心中又冒起想要报复他的感觉,三下五除二就把烟姐的睡衣给脱掉。
  “烟姐放心,我一定会搞掉石雷这个混蛋,让你全身而退。”
  这一次,我把烟姐脱得一丝不挂,看着她闭着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我心中邪火再起,石雷已经成了我复仇的第一个目标!老子就是要玩你的女人,搞垮你!
  “姐姐还是有心理负担……你躺好,让姐来帮你……”
  烟姐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我这个时候也已经没穿衣服,她开始很用心地在我身上亲吻。
  “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