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74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理的工作还是很繁琐的,和之前领班的工作完全是天壤之别。如果说领班负责的是一个区域的所有工作,经理则是整个场子的统筹。
  很多东西需要我去协调,我去规划,我去签字。
  时间过得很快,七天过去了,我已经把经理的工作摸得差不多了,温楠一直没有来夜宴,让我心里有些忐忑。但因为太忙,也顾不上她了。
  “刘哥,麻烦您签一下这个……”
  王平还是三楼的领班,做得依然风生水起,没有人能撼动他的位置。但他估计这辈子也只能走到领班这一步,他好像也明白这点,所以也没有去争什么的意思。
  我一度怀疑王平就是夜宴的内鬼,后来又觉得不像。一个领班还牵扯不到夜宴核心的秘密。更何况王平在夜宴已经很久了,这里他能得到的,足以让他不再去铤而走险。

  一个夜场可以延伸的产业也有不少,比如这里玩的人吃的夜宵,外面卖八块钱的,进来就不好意思了,一律三十。王平的老婆就在夜宴旁边开了一家快餐店,夜宴的人给王平面子,只要能照顾生意的都去照顾。这么一来王平赚得是盆满钵满。
  “王哥生意果然不错,一天五百件啤酒,当初我也不能保证一天这么多啊。”
  我随手签了字,呵呵笑道。
  “哪里哪里,刘哥现在是经理了,是不想玩了。不然谁是你的对手。那个梁溪招来的大学生,就差刘哥远了,半死不活的。哈哈。”
  王平姨夫恭敬的样子,明明四十多的人了,还能弯下腰叫我刘哥。这种本事就值得人重视。
  现在二楼的领班叫汪洋,是一个崭新的大学生。当上领班之后干劲也很足,想了不少办法刺激消费,奈何他本事是有一些,但把一切都想得太个理想化,抓不到正经东西。
  “要不是他把一些客人搞得没心思了,都从二楼跑三楼了,我哪有这么厉害。说起来我也是承了刘哥的余荫啊。”
  王平收起提货单,坐下给我倒了一杯茶。
  这话倒是不假,我的很多老客户现在都跑王平那里去了,用户粘性加上王平会来事儿,倒是没有流失多少。
  “王哥有事儿?”
  我看着王平不走,知道他有事找我说。
  王平不好意思地搓搓手,道:“其实也没啥事,就是最近我弟弟在做水果生意,我想着自己人比较可靠一些嘛,你看能不能让他试着给咱们夜宴送点水果?”
  看到我皱眉,王平赶忙继续道:“刘哥你放心,水果的质量肯定保证,而且绝对比现在咱们进价要便宜!”
  夜宴每天晚上水果,果盘消耗是巨大的。这方面一直有一个关系户给送货。我当上经理之后,对这个自然了解了一些。才知道雷哥为什么说我年轻了。因为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多了。
  比如给夜宴送套套和湿巾的,一直是同一个人。而且价格不低,这人是夜宴所在西城区的副局长的弟弟。

  给夜宴送酒的,是市消防大队大队长的小舅子,而且这个人的父亲还是市里纪检委的干部。
  等等等等。这些人每天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牵线,每个月都能从中拿到几万十几万的利润。
  所以说王平能抢到一个送快餐的机会,已经是来之不易。
  我没想到王平竟然这么贪心。
  “呵呵,刘哥,我这件事是给一个人牵线的。他听说给夜宴送水果的人,之前是副局长的关系,后来牛副局也下台了,他才问问有没有机会。”王平凑过来小声说道。
  “噢?”
  我皱了一下眉。
  那个牛副局之前是副市长邹士凯的人,副市长下台他自然也跟着遭殃,退居二线。我虽然对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很是不齿。但现实就是这样。那个牛副局的亲戚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抓紧时间这几天的水果涨价不少,趁着最后几天捞一笔钱。
  换人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事情,我今天还在考虑这件事情。
  “这位是扫黄办公室副主任的情人的弟弟。所以……”

  王平继续道。
  我听得有些头疼,扫黄办公室的情人,听起来真特么讽刺。
  “好了你回去吧,我问问上面的领导。”
  王平一听,大喜,暗示我对方一定会有所表示。
  我没有把话说透,但传达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说实在话,水果的利润不是很大,毕竟一个果盘也用不了几个,完全比不上酒水之类的。但蚊子也是肉,坐着拿钱谁不愿意。所以做个顺水人情应该可以。
  我打电话给刀哥烟姐,果然他们一听对方的来头,都表示不感兴趣。
  这件事就算敲定了下来。
  “刘毅,温楠都七天没来了,是什么个情况。我听说最近她经常去神话那边,是不是你把她给得罪了?”
  烟姐突然问道。
  我听到这句话,登时一股血冲上脑际。
  马蛋,果然是个贱货!
  第70章:在雷哥的床上
  无比的愤怒,失望,和恐惧,一时间我心乱如麻。
  “怎么,真有什么事?”
  烟姐关心问道。
  “没事,烟姐我过去和你说。”
  我挂了电话,狠狠砸了办公桌一下。
  都没有听到烟姐打算阻止我上去的话。
  温楠本来是我志在必得的人,就这样失败了么!果然人家说**无情,戏子无义!我怎么可以相信一个这样的女人!
  看来她只是玩玩。她会不会因为我知道了她的秘密,对我进行报复?现在的我经不起这个,我还是假释状态!转念一想,都七天了,她没来找什么麻烦。看来是打算和我达成默契,这件事就此揭过。这样的话,情况还不是那么严重。看来这个贱货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应该是一个到处玩这个的荡货。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会有失望。
  但他们这些高层子弟不都是这样么?
  外表高贵,内心犯贱,呵呵。
  我现在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对她下手重一些。

  我来到烟姐房间的时候,烟姐已经趴在床上。她依然是一身睡衣,这是她个人的休息室,所以雷哥不在的话,就不用担心其他人会进来。她今天头发没有盘起,而是任由它披散开来。不过我对已经到身体已经很熟悉,从背影就能看出是她。
  “怎么了,搞砸了?”
  烟姐感觉到我熟悉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按摩,懒洋洋问道。
  “我不确定。”

  我实话实说。但还是没有说和温楠之间的事情,我担心这件事情如果说出去,可能会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没事,你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也正常。没有得罪她吧?”
  烟姐叹了一声。
  “没有。”
  我心里有些愧疚看得出来温楠对夜宴来说真的很重要。
  “没事,不用内疚。这些人的想法咱们摸不透。再说哈市管事的人又不是只有他们一家。只不过你不能太张扬。如果你能加把劲联系上这个扫黄办公室的副主任,你再考虑带小姐的事儿。”

  烟姐淡淡说道。
  我一听烟姐在惦记我这件事情,顿时心中一暖,道:“烟姐我不急的,您不用为我操心。”
  “傻瓜,你是我带进来的,我不操你的心给谁操心?”
  烟姐柔声道。
  我刚才愤怒的心被烟姐感动了一下,手开始攀上她的腰臀。
  “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