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3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后再说吧”刘梦婷把他推出了房间,自是不好意思和他一起出门。以梅子婷的聪明,见他们呆在一起这么久也不出来,肯定能猜出什么的。

  张清扬走出来见到梅子婷正在客厅里轻微地运动着呢,便故作轻松地说:“哎,这个梦婷碍就是不如我的子婷好哄,生起气来没完没了的,现在都没有原谅我1
  “哼”梅子婷鼻孔冒着冷气,心知肚明,也没有拆穿他的慌言。
  她的一声“哼”彻底击碎了张清扬的谎言,他也懒得解释了,走过去说:“子婷,你过来休息一下,我和你说说大姐公司的事情”
  梅子婷随他坐下,抬眼一瞧,表情显得十分无奈,轻声道:“张清扬同志,我劝你以后做完坏事,别忘了把拉链拉上”
  “碍”张清扬低头一瞧,恨不得撞墙,原来前门大开,刚才裤子提得太急,忘记拉上了。

  今年的春节一切如旧,张清扬三十才回到京城,初一在家,初二开始,带着陈雅走亲访友。现在,张清扬特别享受与陈雅在一起的日子,对她也是百般的体贴,好像想以这种方式来弥补对她爱的残缺。
  几位红颜们也各有事情,她们几人都一样回到父母的身边过春节。因为梅兰还在美国,子婷便去了美国。那天在辽河,张清扬已经与梅兰讲了大姐刘影的事情。等刘影结婚以后,华飞集团将会与中鹏集团全并,对外自然称是商业上的合理收购,那时候的梅子婷与刘梦婷也许将会成国内最大政治家族企业的掌舵人。
  张清扬并不知道家族企业到底有多少钱,他只是知道梅子婷在欧洲银行有大量的外汇储备,更知道两年前当自己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摆在梅子婷面前,问她什么时候才能排在第一位时,她只是轻蔑地笑了,还说咱家的企业永远不会排在这上面,因为这个第一的份量太轻
  张清扬知道,也许就连大姑、大姐,她们现在也无法说清整个家族的经济财产到底有多少。有时候一想到那股庞大的经济帝国,张清扬就有些担心今后会对自己的仕途产生不利的影响。而后一想也就释然了,这些钱都不是在他的名下,更何况大姑当年打江山时,正值国内政治动荡,官倒严重,如果不是刘家保护住大笔的资金,相信共和国的财产早就被其它寡头瓜分了。这也是为何当年爷爷没有让大姑从政,而是经商的根本原因。对于家族的财产,爷爷一直没有讲清今后的用途,但张清扬相信也许将来只有自己才能承担起这份重任。

  初四,张清扬见到了大姐刘影的未婚夫何泽华。作为刘家未来的女婿,老爷子与他见了面,也谈了谈,而且在谈话中,特意把张清扬留在了身边。何泽华是学者型的年轻干部,在共和国的政治版图中,一位四十多岁的副省长的确可以被称为年轻干部了。像这种干部并没有多深的政治派别,所以在国内的政治流派中自成一系,被称为“学者派”。他们大多有着高深的学历,在国外深造过,又在国内大学出任过教授。他们这一年轻的派别很被当今唐先生看好。

  现在,刘家与“学者派”的重点培养人物何泽华结亲,大大充实了派系力量。更何况刘影与何泽华是自由恋爱,是何泽华追求了几年才追到的,由此也可以看
  出,学者派也急需得到像刘家这种老牌政治家族的支持。
  何泽华只与张清扬交流了几句话,却直捣核心,字字说到点上,看得出来,他花时间研究过张清扬的经历。送走了何泽华,老爷子争求张清扬的意见,张清扬点头道:“挺好的,我为姐姐感到幸福。”
  刘老也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一旁的刘影显得很羞涩,对张清扬笑道:“你姐我都是老姑娘了,有人要就不错了”
  不料老爷子听后极为不满,翻脸道:“我们老刘家的丫头,就是等到六十岁,那也有人抢着要”
  一句话,把全家都逗笑了。
  张清扬又望向刘娇,说:“你也要努力找婆家啊”
  不等刘娇反驳,他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瞧,是盘龙山庄的总经理杜梅。看着号码,张清扬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张清扬第一时间接听了手机。
  “市长,市长我想见您”杜梅的语气很急,正值春节,连拜年都忘了,可见她有多么的慌张。
  “杜梅,你别着急,慢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了”张清扬急切地问道。
  “市长,我要当面和您谈,电话里谈话不方便,我有人要害我。”
  “杜梅,你别激动,我在京城,现在没法见你,明天明天我就飞回去了,你快告诉我,到底是谁要害你”
  “市长,我事情是这样的我和碍”
  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声音。
  “喂”张清扬再想问时,手机已经挂了,他再拨过去,对方关机。

  张清扬捏着手机有些烦乱,想了想,始终无法放心。从杜梅的语气就能分析出来,要不是走投无路,她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张清扬拿起手机拔号,打给了政法委書記平安。
  “张市长”大过年的接到张清扬的电话,平安十分诧异。
  “老平,紧急情况,大过年的就要打扰你了”张清扬也没有多说废话。
  “市长,你说吧,到底怎么了”平安马上推开了身边刚刚脱光衣服的老婆,惹得爱人一脸不满。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接到杜梅的电话,好像有人想害她,她似乎是走投无路了。电话里也没说清楚,手机便挂断了,我担心她的安危。所以”
  平安是老刑警了,立刻反应过来,说:“请市长放心,我马上带人过去,您等我电话吧。”
  “好的,老平,大过年的打扰你了”

  “市长,一切都是为了工作,你和我还客气什么。”
  平安挂掉手机的同时,已经拿起衣服穿上了,爱人下半身围着被子,有些恼怒地扑上来,缠住他的身体说:“人家好不容易主动一会儿,你就不能让我快乐快乐再出去”
  平安一脸歉意,捏着她说:“紧急情况,市长求助,我必须要去,等我回来吧1
  “讨厌,白准备这么长时间了”爱人不满地瞪他一眼。
  平安现在顾不及安慰爱人,他知道如果不是真的感觉有问题,大过年的市长是不会亲自打来电话的。

  挂上电话,张清扬心中仍然很不安。耳边还在回响着杜梅的话。他知道杜梅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官场中有故事的女人都有着一段不勘的往事,就比如说郝楠楠。他默默地点燃了一支烟,扭头望了一眼客厅中围坐在一起的家人,却再也提不起了兴致。
  在盘龙山庄中两次与杜梅的意外相撞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浮现一样,她表情的慌乱,还有吻痕。张清扬知道,那个晚上杜梅一定在米丰收的房里,那两人做了什么不消细说。一想起这些,张清扬就感觉做呕,现在的官场比他想象中差得太多。
  还记得多年前踏入仕途的那一刻,他只是想为家乡干点实事,可是随着地位的升高,阅历的增多,他发现官场就是一个巨大的旋窝,怪不得有人说我国没有“黑道”,有的只是“红道”。现在来看,这话不错,那些社会上的渣滓不都是有权有势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