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70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何况,我已经上死过一次的人了,我怕什么,现在温楠这边应该问题不大,所以我问小贵在哪,小贵说在他车上,他马上到夜宴。
  我留了一个心眼,跟他说不用来夜宴了,直接到对面的咖啡店等我。
  小贵现在已经是西城区响当当的人物。
  这个道上的人讲究的一个是名气,一个是义气,还有一个就是胆气。有这三种气的人,一般都差不了。偏偏小贵这三种都有。之前跟着刀哥收账,他就能打能拼,后来因为保护我去监狱呆了几个月,这更像是出国镀了一层金一样,出来之后监狱里的故事添油加醋传出来,更是惹得不少人追捧,俨然已经是一方老大。

  虽然他还跟着刀哥,但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弟。最近还自己接手了一家中档的酒吧,提供安保服务。
  小贵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从一个点头哈腰的茶壶到人五人六的老大,他终于可以挺直腰板。
  “叫刘哥!”
  我一进咖啡厅,小贵马上站起来,他的四个小弟也跟着站起来,他喊了一声。
  紧跟着四个小弟齐齐喊了我一声,然后在他们崇拜的眼神之下,我坐在那里,小贵才领着他们坐下。
  我笑了一下,道:“搞这些虚叉玩意干什么。这是咖啡厅,别影响到别人。”

  咖啡厅有不少人看过来,我赶紧抱歉地笑着。
  有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在咖啡厅里弹着钢琴。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小贵嘿嘿一笑道:“这群小伙子很是崇拜号里一个勺子把捅烂南霸天一只眼睛的刘哥,所以带他们过来见识见识。”
  我摆摆手:“别夸大其词,教坏小孩子,南霸天?那个大汉?”
  小贵点头道:“我也是出来之后才知道。南霸天以前是个人物,活跃的时候比刀哥还要早。前段时间因为砍了一个人的胳膊进去了。”
  我淡淡道:“混了这么多年,还亲自去砍人,看来也不怎么样。”
  “也不是这样。这个南霸天也是个妙人,从来干仗都是冲在最前头,说三天不干仗就手痒,所以当了老大也是这样,从来就是这脾气。”
  小贵笑道。
  我一脸严肃地看着小贵,嘱咐道:“你走这条路可以,但记住我的话,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你要把自己当成是制度养的一条狗。钻空子可以,但不要去挑战。什么东西沾上掉脑袋,你心里明白。”
  小贵重重点头道:“刘哥我记得了,你放心,毒那玩意我肯定不沾。”

  我看小贵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没有再多说。现在小贵是外面的老大,我得在别人面前给他面子,就问道:“你说的妹子在哪,叫出来我看看。”
  小贵一听这个,就贼兮兮笑道:“刘哥我跟你说,这个妹子是真不错。但就是性格有点傲。”
  我一愣:“性格傲是几个意思?性格傲的能做这一行吗?不看了,我还有事。”
  “别,别,刘哥!您先看看啊。”

  小贵有点急了,赶紧挥了挥手。
  没想到刚才在咖啡厅里弹钢琴的那个白裙子女孩,脸色淡然地走了过来。
  我看着她,不由得眼睛一亮。
  第67章:美女邹欣

  女孩很白,很清纯,乍看上去我以为看到了林希儿。两个人的气质颇有些像。这个女孩一样长得很美,很自然的瓜子脸,不是那种网红脸。只不过这个女孩眼里总有一种蔑视苍生的孤傲。
  她不高,但也不低看起来一米六五的样子,但重在气质。
  本来我是想走的,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的确让我惊艳了一下。
  我看了一眼小贵,小贵点了点头。

  “有什么想法?”
  我看着女孩,淡淡问了一句。
  女孩漠然的眼睛看着我,问道:“你就是他的老大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
  “我想卖除夜!”
  女孩语出惊人,她压低着声音,尽量不让咖啡厅其他人听到。
  “多少钱?”
  我很直接。
  “一百万!”

  没想到女孩更是直接得可怕,直接吓到我了。
  我笑了,“你觉得自己值这么多钱么?”
  女孩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道:“我是京城大学研究生,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有用么?”
  我冷冷一笑。
  女孩顿时语塞,脸上的傲然被黯然代替,但她依然倔强地看着我:“没有一百万,五十万也行!”
  我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她。
  女孩气质斐然,的确像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孩子。她应该没有遭遇过我这种赤果果的眼神不过我的眼神里没有一丝*。而是那种商人打量货物的眼神,更形象地说,是奴隶主挑选奴隶的眼神!
  她有些屈辱地攥着小拳头,抿着嘴唇,一脸倔强的模样让人心疼,偏偏她好像又是一副不稀罕你心疼的样子她压抑着眼眶里的泪水不流下来。
  “跟我到车上去说,小贵带几个兄弟去玩玩,回头算我账上。”
  我站起来说了一句,然后拍了拍小贵的肩膀,就一个人走了出去。女孩子犹豫了一下,也跟着我。
  我直接坐在了驾驶座上,女孩坐在我的旁边
  胆子挺大,我心想她一定是遇到什么难处了。不然这样的女孩子,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而且她一定涉世未深,也幸亏遇到了小贵,不然她会吃大亏。
  “你能不能帮我……不行我就下去了……”
  女孩看我不说话,再胆大的女孩子都有些害怕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我点了一根烟,问道。
  女孩道:“我叫邹欣。”
  邹欣,邹欣……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现,转过头看着她问道:“前几天落马的邹副市长是不是你的家人?”
  邹欣脸色一变,拉开车门就要落荒而逃。
  “这件事只有我能帮你!”
  我冷冷说道。
  邹欣的手还没有离开车门,听到我的话,她犹豫了好久,又回到了我的车上。
  “他是我的父亲……”
  邹欣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
  不怪我记性好,而是因为邹这个姓比较少,而且邹世凯这个名字又让我想起了袁世凯,就这么稀里糊涂关注了这件事情。
  这件事其实已经在哈市传得沸沸扬扬。
  这个副市长是在严酷的政治斗争之中结束自己的政治生命的。因为罪名是贪污受贿,涉嫌金额两百万。在这个动辄小科长贪污就能达到数亿的社会,一个副市长因为两百万落马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听说这个邹市长是个强硬派,而且分管着纪委的工作。
  对谁都不留情面,这样的人不适合在官场生存,被淘汰也是必然的。
  “我爸爸不是贪官!他是得罪了人!就是因为上次我的表哥因为吸食丨毒丨品致死之后,我爸爸开始暗中调查和这些毒贩勾结的人。后来因为牵扯到别人巨大的利益,他被人陷害了!”
  邹欣哭了起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我眼睛一亮。
  不由得脑里就把力哥和穆青联系在了一起。穆青在出国之前说过,夜场我被打,然后被梁溪,力哥一定认识穆青!而且还为穆青所用!当然,我这个只是猜测,完全是因为我主观意识影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