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63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星期,我生不如死。

  我的头发已经全部白了。
  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到了临界点,几次昏迷的时候我总感觉肯定不会再醒来的,不会再醒来的。就这样过去吧。
  “今天玩什么?”
  “老大,我看这小子挺嫩的,嘿嘿……”
  “你个混蛋,还是这么重口味。不过兄弟们也的确很久没有玩过女人了。这样,我让小王给咱们找一身女人衣服,凑合一下?”
  “哈哈哈哈,老大就是老大,这个想法我喜欢!”
  几个犯人从上午就开始商量怎么虐待我!
  我躺在房间的角落里,没有一点反抗的念头。
  有狱警的配合,一套女人衣服很快就被送进了牢房。
  几个人不怀好意地看着我,我眼中依然无神,好像他们要做的事情和我无关。三下五除二,我的衣服被脱掉,这群变态的家伙给我换上女人衣服,还给我打上了胭脂!
  “别说,闭上眼睛,这小子摸着还真像女人……”
  “哈哈哈哈,听说他之前是带小姐的,我估计也是一只鸭子吧!”
  “原来是个小白脸啊,看来这次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了,老大您先来?”
  “我就不用了,你们来,我看着,哈哈……”
  我被摆好了姿势,一个小弟站在我身后,恶心的手在我屁股上摸着,我明显能听到他流口水的声音。
  我已经麻木,没有一丁点反抗。
  那个光头已经解开裤袋,坐在床上。
  好像观赏这种事情,也能让他很有冲动。
  监狱里这样的人不知凡几,里面变态的,搞基的,长久的压抑造成了性格的剧变。
  呵呵……
  我要被爆花了么……
  这对一直心高气傲的我来说,应该是一件比死都可怕的事情吧。

  “我次奥尼玛!”
  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牢房的门被打开,一个男人冲了进来,他手上拿着一根警棍,一下子就把玩身后那个犯人给打晕了过去!剩下的两个人正解开裤子做着龌龊事儿,哪里是他的对手,警棍闷闷的声音,三个人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刘哥,刘哥!”
  那个男人抱着我,这么生猛的男人,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小贵!
  我没想到小贵竟然在这个时候救了我,我想说话,可是嘴巴被绑着。
  小贵流着泪给我解开了嘴套。
  我想我现在一定很狼狈,才让这个男子汉这样哭了出来。小贵给我擦掉了脸上那些恶心的东西,把我的衣服给我披上。警棍在手,又疯狂地在那三个人身上暴打。他一边打一边哭,一边吼着“我要弄死你们!我要弄死你们!”
  “行了,差不多了。”
  跟着小贵进来的,是一个抽着烟的老狱警。等小贵打了足足半小时之后,他开口淡淡说道。

  “刘哥刘哥,小贵来晚了,小贵对不起你啊……”
  小贵眼泪一直流着,我艰难地拿起颤抖的手,想给他把眼泪给抹掉。
  小贵马上自己擦干了泪,道:“我没事,我没事刘哥。我来了就好了,我来了就好了。我进来就是来保护你的!”
  小贵明显比以前强壮了很多,也凶狠了很多。所以这三个犯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那三个犯人被抬走之后,小贵就在我这个牢房住了下来。
  他也穿着狱服,看来是也在这里服刑的。
  有小贵的照顾,我慢慢好了起来。
  小贵这几天一直在自言自语和我说话。我的嘴巴因为被固定时间太久,已经不方便活动,也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他说我进来之后,雷哥刀哥和烟姐都很着急,利用夜宴的各种关系想要捞我出去。花了不少钱,可是都没有办法。穆青这是要把我置于死地、
  但毕竟穆家虽然有钱,不可能真正在这个城市一手遮天。刀哥想办法找通了一个关系。然后小贵自告奋勇到里面来保护我。听说为了进来,那天晚上小贵拿着砍刀追了几个混混三条街。后来小贵被安排了进来,那个老狱警在这里势力不小,在他的安排下,小贵得以能保护我。
  而且我以后也不用担心生命安全。
  我的心里流过一丝感动,但此时我心如死灰。

  七天之后,我能说话了,但我不想说。
  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行尸走肉,我又觉得小贵因为我进来而感觉到心里有愧。
  我是不是就是一个连累别人的废物?
  那我不如死了清净……
  小贵好像明白我为什么这样,一直开导着我。虽然效果并不怎么样,但小贵也一直没有放弃。在他的努力之下,我总算肯吃喝了。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睛,三个月已经过去。

  这三个月来,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但我的白头发还是白色,连发根都没有出现一点黑色。但小贵开玩笑说这样的我看起来更帅更酷。
  我进来的第三十三天。
  在集体吃饭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狱警早早就离得我们远远的,犯人里多了几张新面孔。而我没有看到那个一直在庇护我们的老狱警。
  小贵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对,所以他很快就把碗里的饭给吃完了。手里拿着勺子,紧紧坐在我的身边。

  之前欺辱过我的三个犯人,围在一个大汉跟前。
  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
  我却一直低着头,不动声色地吃着饭。
  “咣当”一声。
  那个大汉刚吃完饭,把手中的碗一摔。

  第62章:重获新生
  那个大汉看着我,悠悠道:“听说你很牛,不用出操不用工作,我也很想这样。”
  我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头都没抬。
  “但是他们说这里只有一个人可以这样。”大汉用牙签挑着牙,冷笑看我。
  “所以我很想比比这里究竟谁的拳头最大。”

  这个大汉看起来明显比之前那个胖子更壮,而且他的壮不是那种虚胖,你都能看到他的肌肉在一颤一颤的。他就那样握着拳头嘎嘎响,冷冷看着我。
  小贵站起来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几个人围了过来,一下子就把我们两个人围在中间。这个角度,正好狱警看不到,而其他犯人看到之后,也不会多管闲事。监狱里出人命的现象是很正常的,没有人不想活着。
  除了我。
  看来监狱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穆青还是不打算让我活着出去。

  “不要动我刘哥!”
  小贵紧紧护着我。
  “你算个极薄玩意儿!小刀见了我都喊我一声哥,你在我这里跳什么!”
  那大汉猛喝一声,手里的碗狠狠砸在小贵的头上。
  小贵顿时鲜血如注,那三个人过来就拉扯我。小贵依然紧紧护着我,都没顾得上去擦血。
  但是小贵再厉害,哪里是三个人的对手,一顿拳打脚踢,小贵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他本来可以还手的,但因为一直护着我,所以就那样把自己的背给他们打。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下手很狠,每一下我都能感觉到小贵身体剧烈的颤抖。
  “我还以为你是多么牛的人……”
  “听说你来的时候差点被玩了屁眼?”
  “以前是做小白脸的?有没有伺候过男人?”

  那个大汉也加入了暴打的行列。
  暴打,嘲弄,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