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304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274章:无处不在的较量
  没两天,小白龙和那大姑娘的尸体就漂了起来,根据赵大宝手下打探回来的消息说,尸体被泡的好大,捞上来的时候,都被鱼虾吃了一部分了,很是恐怖。
  由于两人都没穿衣服,而且小白龙好色是出了名的,再在楚震东的刻意授意下,一个流言就流传了开来,说是小白龙和那女人仗着四下无人,为求刺激,在水渠边打野战,不慎滑落水中双双淹死了。
  而派出所也出动了,在高玉林的坚持下,又是解剖又是化验的,结果得出了结论,两人确实是溺水而亡,两人就是被活活淹死的嘛!这结论是必然的。
  案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只能定论为失足落水,但一个微小的细节,却仍旧引起了高玉林的怀疑。
  什么细节呢?那女人的头发少了一绺,王朗在抓着她头发按水里的时候,由于她拼命的挣扎,被扯掉了一绺。但尸体已经在水里泡几天了,也没办法验证就是人为拉扯下来的,而且根据法医给出的死亡时间,高玉林也暗中打听了小白龙死亡时,楚震东等人的行踪,结果发现,一整天都有人证明,楚震东兄弟几个都没有作案的时间。
  而王朗借着发酒疯打的那个路人,也可以证明,他们当天晚上确实在酒店喝酒到十一点多,然后就各自回家睡觉了。

  可高玉林凭着一个丨警丨察的职业敏感,还是怀疑起了楚震东,所以,高玉林就去找了楚震东,在寒暄了两句之后,就引发了如下一场对话。
  高:“东子,小白龙最近淹死在了自己承包的水渠里,你听说了吗?”
  楚:“听说了,大快人心,他该死!”
  高:“小白龙也许该死,可那女人呢?也该死吗?毕竟是一条无辜的人命。”
  楚:“那女人确实是无辜的,可我听说是他们在水渠边做那事才掉下去的,或许也是那女人的命吧!”
  高:“你信吗?”
  楚:“为什么不信?高所长,你看我的眼神可不对哈!该不会怀疑这事也和我有牵连吧?我承认,我是看小白龙不顺眼,他在泽城时,我没少整他,可那是他自找的,他打断路小萌的腿,我这做姐夫的,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何况,我还怀疑连佳佳的事情也是他干的。”
  “不过,我楚震东还是有点数的,只是怀疑,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不会真的将他怎么的,就算有证据,我也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就铤而走险犯下人命案来,整整他也就算了,要说背上人命案,我可不会这么傻,他小白龙也不配!”
  “高所长,你是我所敬佩的丨警丨察,所以每一次你来找我,我明知道你对我有所偏见,可我还是会和你坦诚相见,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理解,我在里面蹲监狱的这三年里,想了很多,我们之前打架斗殴争地盘,为的是什么?说好听点是争的一口气,实际上就是利益嘛!现在我过的不好吗?高所长,你也不能否认,我楚震东现在算是有钱人吧!”
  “而且马上我要结婚了,娶了还是我心爱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高所长,你真的觉得我还会为了置点闲气的事,去要了小白龙的命?何况,就算是我干的,那女人是无辜的吧?我楚震东这些人的为人,你高所长不是不知道吧!我觉得我能干出来这事吗?”
  楚震东的这番话,说的诚恳至极,也合情合理,终于将高玉林最后一点的疑虑也打消了,当下就离开了建材市场,这件事暂时就算揭过去了。
  而在高玉林走后,楚震东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随后两天里,赵大宝派去青岛的人不断传回来了消息,正如楚震东所想的一样,十爷那伙人,在青岛虽然已经尽量低调了,可纸总是藏不住火的,还是被赵大宝的人找到了很多资料。
  青岛的一伙人,在八十年代就已经十分出名了,也是由五个人整起来的,听说他们的祖上,在清朝时期,就是山东响马,被清朝军士剿灭了之后,几家祖上流落到了青岛附近的一个小地方,就住了下来。大概由于祖上就交好的原因,这五个人十分抱团,而且个个心狠手辣,进入青岛之后,就迅速的崛起。
  五人分别叫林守一、林老实、徐百海、庞青川和胡万,林老实是林守一的同族,两人年岁相差,辈分却是一样,后来林老实改名为林老十,也就是十爷,而庞青川也改了个名,叫庞千帆,从此之后,一十百千万五个人的名头就正式响了起来,因为他们都是山东响马的后代,所以当地人当时都叫他们响马帮。
  鼎盛时期,当地的运输、水产、商业等等,都有他们的踪迹,当然,枪打出头鸟,在全国严打的浪潮中,损失比较惨重,主要骨干几乎全没跑掉,国家一来真的,哪有混子的立足之地。而且由于青岛的严打从83年底就开始了,所以他们进去的比较早一点。
  这也是胡万在泽城犯了事,被关起来之后,一直没有被弄回去的另一方面原因,他们也都在里面蹲着呢!哪有能力来将胡万弄出去。

  从严打之后,响马帮有几年都没有任何的消息,算是彻底的从青岛地下势力中消失了。
  由于他们进去的早,出来的也相对早一点,胡万调回当地监狱之后,也被他们弄了出去,但他们和楚震东采取了同样的套路,从明面转入了地下,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手下开了很多实业公司,涉及的面也比较广,有钱有势,当然,暗地里做的,还是不干净的事情。
  比如走私!
  有人说,走私不是两千年前后发生的事情吗?实际上,从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抬头了,当时改革开放,百姓迅速的积累了一笔财富,生活水平逐渐提高,要求也越来越高,但国内的物资生产水平,却远远的跟不上百姓的需求,走私自然就成了来钱最快、最多的一条路。
  当时的走私市场,是十分猖獗的,由于打击力度的不足,几乎都是成船成船的走私,而且规模大,分货快,船一靠岸,就迅速的分车装走,在那几年间,走私简直就是一条黄金大道,多少犯罪分子在这条路上发了横财。

  一直到了九十年代后期,至两千年的前几年,随着国家对走私打击力度的增加,走私案件几乎是呈井喷式的爆发,大的像举国皆知的红楼案,小的更是不计期数。
  而响马帮由于青岛的地利之便,也是最早接触到走私的团伙之一,这使他们的财富迅速的积累,现在示好楚震东,应该是看上了泽城码头的便利,他们之前和红桃k等人的背后势力有过合作,深知泽城码头的重要性。
  楚震东在摸清了他们底之后,反而放下了心来,楚震东并不是什么好人,走私对他来说,完全可以承受,只要和红桃k等人背后的势力没有什么联系,那就好办了。
  但楚震东也没将人调回来,而是让赵大宝继续刺探他们的消息,既然有合作的可能,那就得收集更多的情报,在以后争取利益的时候,好当做筹码。
  而这个时候,他们和红桃k等人背后势力的较量,也正在不断的升温,许端午开始让人使坏,阻挠他们的的拆迁,建一个建材市场,占用的可不是一间两间的民房,有许端午在暗地里捣鼓,城东的人几乎家家狮子大开口,导致原先已经搬走了的一些家庭,也回来生事。
  这直接导致了已经开工了的城东建材市场停工了,没办法,当地老百姓在许端午的各种使坏下,封路断水,还爆发了两次小规模的冲突,而且都在兄弟几个人的安排下,将那三个老板的手下全给打了。
  然后在楚震东的亲自授意下,程家五虎出面,和泽城境内所有的窑厂挂上了钩,连砖都不卖给他们,城东建材市场,彻底成了烂尾工程。

  随即那三个老板就展开了反攻,一方面散布泽城恶势力横行,不利于投资的消息,一方面不断利用杜县长等人向唐振藩施加压力,企图以官面上的压力,还迫使楚震东等人就范。
  为此唐振藩很是苦恼,他看得出两派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权衡再三,还是决定站到了楚震东这一边来,为什么呢?一来城北建材市场是他自己扶持的项目,是他的政绩,而城东的建材市场,则是杜县长引进的招商项目,这对他明显是不利的。
  二来,则是他从楚震东这边源源不断的收受到了巨大的好处,而且他十分清楚,收了楚震东好处的,可远远不止他一个人,楚震东在泽城树大根深,相比较之下,他更倾向于楚震东。
  可这样一来,终于引起了杜县长的强烈不满,就在楚震东准备结婚的前几天,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差一点,就将楚震东团伙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