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3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初是我执意要救下小王励。自己挖了这个坑,如今也只能自己去埋。
  不过此时我又转念一想,王坤初为人父这就摊上此等事故;小王励不过一个无辜的婴孩,难道他就没有生存下去的权利吗?
  难道真的要让我怀里这个人畜无害的婴儿为了所谓的天下苍生去死?
  怀里的小王励已经睡熟了,发出微微的鼾声,和普通的婴孩无异,难道他就不该跟普通的小孩儿一样享受天伦之乐?
  寻思到这里我咬了咬牙:“张兄,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能救下小王励!”

  我手里有瞳瞳、蛇灵,还有小金,祭祀恶灵,况且现在我的境界距离天师也不过咫尺之遥,给我一年时间准备,我难道还能让这邪物翻了天?
  尽管有些自欺欺人,但我还是如此安慰自己道。
  不过张坎文似乎对我的自信不以为然,摆了摆手,苦笑道:“怕是你没有一年时间了!
  按理说小王励过了半岁的关口之后应该能有一年半的安生日子,可是如今邪物苏醒,证明这恶灵的血脉已经在加速觉醒,可能只要半年,甚至只需两月,那邪物就会完全苏醒,届时这东西就会从小王励体内破出,若是在这之前不杀了王励,等到那邪物破出,怕是这人世间都会变成修罗场!”
  张坎文的话语像是一瓢凉水倒泼下来,几乎浇灭了我的最后一点自信,可是我忍不住看看怀里的小王励,每个人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利,小王励只是一个无辜的婴孩。为何他要承受这么多他原本不该承受的东西?
  “张兄,我一定要救下小王励,不成功便成仁!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小王励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去!若是我等真的拼尽全力也无法救他,杀他我没有异议。但若是仅仅因为未来的可能性,便要断定他的命运,我不能同意!”
  大概是想到了我早已死去的父母,我有些动情。

  每个人都有权利活着,绕母膝下,不是每个孩子的梦想吗?
  更何况,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我是小王励,尚未出声便被别人决定了命运,我心中又怎能甘心?
  天下人的性命的确重要,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我也懂,但对小王励来说,他的性命就是全部,天下人有权利活着,他同样也有。
  如此想着,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摆手打断了张坎文的话,继续道,“无论如何,总要一试之后才能决定!”

  听了我的话,张坎文没再说什么,沉默片刻之后,方才叹了口气,出声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么,便试试吧。只是周易你要记住,到时我们试过之后,依旧无法解决掉那邪物,或者我发现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应付那邪物的时候,我拼着一死,也一定要杀死王励。阻止那邪物的出世!那时你莫要再拦我!”
  我没再说话,只是点点头。
  很显然,这已经张坎文的底线了。事实上,我心里也很明白,如果不将危险扼杀在摇篮里,到那邪物出世之时,我们还有没有能力杀掉王励都很难说。但毕竟还有时间,还有希望,此时远未到绝望的时候。
  我俩相顾沉默半晌之后,张坎文忽然又从身上拿出来一个法器模样的东西。
  这东西四四方方,用一块黄色的绸子包裹着,不用灵识我就能很轻易的感受到。这东西周身都散发着浓烈的道炁。
  风水师随身温养的法器能散发道炁这并不奇怪,可奇怪的是张坎文手里这法器散发的道炁浓郁程度极强,以我此时的修为都感觉有些震惊,甚至我还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类似轩辕剑剑匣周围的气息。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器,竟有如此气场?
  张坎文没有说话,而是把这四四方方的法器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覆在表面的黄绸子。
  黄绸子之下,包裹的是一个砚台,幽幽的泛着冷光。
  没了遮挡,这砚台法器浓烈的道炁更是不计成本的向四周发散,简直像是一座小型龙脉。
  “张兄,这是?”
  我忍不住发问,到底是何等法器能有此等气息?这法器不出手就知道必定威力不凡,张坎文冷不丁的拿出这东西给我看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坎文面色严峻,像是接受检阅的士兵,捧着这块砚台肃穆道,“这件法器,便是我文山一脉的镇派之宝——文山砚。”
  文山砚?

  天师法器我见得不少,可我却从来没见过这样强横的法器,浑身散发的道炁浓烈程度甚至连当初在深圳玄学会见的那块泰山石都远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而且这仅仅是一件法器而已,并非泰山石那种天生地养的灵秀之物,能有如此强大的磁场,着实让人不可思议。
  张坎文并不着急给我讲述这文山砚的来历,而是首先笑着说道,“你就不吃惊为何我不过识曜五星的境界,却能看透你识曜大圆满的修为?”
  按理说修为等级低的人是不可能将修为等级高的人看透的,这是常识,我点了点头,“当然吃惊了,难道就是因为这文山砚?”
  难不成这文山砚也跟我的第八步步罡一样,能让人洞明一切?
  张坎文肯定道,“不错,正是因为我身上带着文山砚,所以我才能看透你的修为。”
  “这法器周身散发出来的道炁如此浓厚,可刚才你带到身上的时候为何我没有丝毫察觉?”

  这文山砚实在是太古怪了,先前我见过的天师法器,虽然力量强横,但是鲜有能掩饰自己气息的,这文山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文山砚不光能看透你的修为,还能自动隐匿自己的气息!除非的你的修为高过先祖文天祥,否则你绝对不会感受它的气息,而且只要我不拿出来。任凭你搜遍我全身,也绝对搜查不到!”
  张坎文好整以暇道。
  这话又让我一惊,这文山砚简直颠覆了我的认知!隐匿气息还好说,修行一途,各种奇妙术法灵器不胜枚举,隐匿一道不算奇特。真正让我奇怪的是他最后一句话。这法器只要他不拿出来,任凭修为高的人搜身都搜不出来,这可就非同寻常了。
  法器一物,再神妙也不过是死物,必须由人操控,方能显出威力。若是没有人的操控。跟其他死物并不会有太大区别。可张坎文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这法器可以自行隐匿,而且根本无需人类操控。
  “莫不是这法器之内,诞出了器灵?”
  我脑海中瞬间冒出了这个想法,不由脱口而出。
  “器灵”二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就像当年发现蛇灵之时,我便把他当成了那个古旧风水罗盘中的器灵。
  当时我修为尚浅,只知器灵,却不知何为器灵。实际上,蛇灵只能算是一个伪器灵,并非真正的器灵。因为蛇灵乃是以阴魂之体,寄生在那风水罗盘内而已。而真正的器灵,是无中生有,从法器之中凭空形成的。
  任何有灵智之物,都可称之为生命。而这种无中生有,本质上来讲,就是生命的诞生。这是一个极为困难的过程,即便天师,都无法参研明白其中的道理,更无法涉足其中。所以,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也没再见过真正诞出器灵的法器。
  日期:2017-02-23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