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25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这事不怪你,你劝不了她已经尽力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强行把他俩分开。

  吴静倩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对啊,我可以找苏叔叔啊,雨晴从小就惧怕叔叔,只要叔叔不同意就能把他们分开了!
  我想想也对,吴静倩根本就治不了苏雨晴,恶人自有恶人磨,这次还真的得让苏中秋出马了。
  回去的时候吴静倩说木头对不起,害的你也跟着一起挨骂,事情都办砸了。
  我说其实还得怨我,八爷说的没错,女孩跟我在一起都得倒霉,应该是我连累了你才对。

  吴静倩说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就不信还有更倒霉的事儿。
  这话一出口我俩突然意识到一个特殊的情况,放在花圃边上的电瓶车好像变了样,不知道那个狗日的趁现我们不在把电瓶车的电瓶给偷了,连同电瓶车的两个轮胎都给顺走了……
  吴静倩反而噗嗤一声笑了:“木头,你八爷真的是天机神算……”
  晚上回到宿舍的将近十二点,远远看到宿舍的窗户口亮着微弱的光亮,里头人影攒动,我有点疑惑,这个点胖子和陈眼镜应该睡下了,怎么还在宿舍里面晃悠,联想到前几天晚上生煞的事儿,心想宿舍不会又出什么事儿了吧。

  我凑到窗户瞅了一眼,看到胖子和陈眼镜在宿舍里头来回晃悠,两个人各自握着手机在打电话。
  “哎呦,一刀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我回来,胖子和陈眼镜赶紧的跟了上来,两个人好像有什么急事,脸上写满了焦急的表情。
  我说这么晚了你们俩不睡觉等我干什么。
  胖子说我的亲大哥你总算回来了,我遇到麻烦了,这事儿无论如何你得要帮我呀!
  看看了看胖子的脸色问他是不是也见鬼了,还是被什么脏东西上身了。
  胖子说这倒没有,就是这个……
  胖子说着给我递上来一样东西,我看到他手上攥着一块金色的手表,手表金灿灿的挺惹眼的:“哎呦,胖子你走大运了啊?捡到一只金表吗?”
  胖子说大哥你可别开玩笑了,这哪是什么金表啊,这捡到的根本就是灾祸啊。
  接着胖子哭丧着脸把这只金表的来历跟我陈述了一遍。
  也就是在今天下午发生的这事儿,下午六点钟的时候胖子去食堂打饭,因为今天是星期五的原因食堂的人特别的多,赶巧隔壁机械班陈阳运几个人排在胖子的后面。

  陈阳运那几个人是东北来的,这几个人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混子,平时敲诈勒索、欺负学生的事儿做的不少,胖子看到他们排在后面就有些害怕,有心躲着他们几个,不想招惹这些人。
  好不容易打到了菜,胖子小心翼翼的端着饭盒回去,没想到就在经过那几个人身边的时候出了篓子,胖子脚底下一打滑啪的摔了个狗吃屎,打来的两份饭菜从手里面飞扑了出去,其中一只方盒子无巧不巧的砸在陈阳运的脸上,当场就砸的陈阳运哇哇叫。
  听到这儿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胖子这事儿算是倒霉到家了,陈阳运在我们学校那是出了名的刺头,普通学生见到他都得躲着跑,胖子这次倒好直接把饭盆子砸到人家脸上去了,这死简直作到家了。
  胖子说砸到人倒没什么,关键我把陈阳运的手表砸坏了,你看这表面都被砸裂开了,这就是我的麻烦事儿啊,这表价值不菲啊,浪琴的限量手表价值一万多啊,陈阳运说了让我这两天把钱凑出来,否则我会死的很难看。
  说了半天我总算弄清楚胖子到底惹上什么麻烦了,不过想想这事儿其实也挺巧的,胖子怎么就那么巧砸掉了人家手上的手表,好歹也是名牌限量怎么还比不上饭盒的硬度。
  我说胖子你可能是被人碰瓷了,陈阳运那几个人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主儿,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多出来一块名贵的金表。
  陈眼镜接了一嘴说:“我们也知道这次被他们玩了,可手表切切实实是从陈阳运手上摔下来的,胖子这次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倒霉就倒霉吧,权当做是花钱消灾认栽认栽……”
  我又说这事不对啊,胖子你倒霉被敲诈了,你找我也没用啊,我也是个倒霉蛋,帮不了你什么.
  “一刀一刀,现在就你能帮上我的忙了,以前多少还有段晓天能照顾照顾我,可现在段晓天走了,只有你能帮我凑到这笔钱了。”
  我被说的一头的雾水:“不对啊胖子,我的确借了你们几百块,但这钱我会想办法还出来,我这儿有吴静倩给的两百块先给你们凑上……”

  胖子凑上来说一刀你就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今天下午吴静倩去找你了,这两天你跟苏雨晴、吴静倩她们混的不错,你帮我跟苏雨晴开个口,一万六对她家来说不算什么,你先帮我借着急用,等熬过了这一阵我一定还出来。
  我恍然大悟,敢情胖子求我找苏雨晴借钱,这事儿简直就是在开国际玩笑,现在别说借钱了,苏雨晴看到我都有杀人的冲动。
  我果断打消了胖子的念头,把我和苏雨晴的关系明确告诉了他,这忙我肯定帮不了。
  胖子一听顿时就软了下去,说这下怎么好,明天凑不到钱陈阳运那几个人能把我给打死……
  整个晚上胖子都在唉声叹气,我和陈眼镜安慰了他几句,胖子越想越难受,跳起来找我:“一刀一刀,我受不了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这身子骨哪经得起陈阳运几个人的折腾啊,一万六现在就是卖了都凑不出来,你不是能算命吗?你快帮我算算,我该怎么躲过这个灾难!”
  我说大晚上算命是忌讳,我说人这命不能随便算,越算越薄,越算越少,所以没事还是别随便算命,对人对己都不好。
  胖子以为我在敷衍他,一个劲的在我耳边唠叨,熬到早上就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说无论如何看在兄弟的面子上,一定要帮他算算,要是能平安熬过这个节,他这辈子都记着我的好。
  我和陈眼镜实在受不了胖子的唠叨,干脆就起来烧了根香,给他算一卦周易,周易算卦能断是非倒也适合胖子的要求。
  这一次周易的起卦我用了胖子的生辰八字作为起卦的依据,就算胖子能不能逃过这一劫,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看胖子命数里有没有这个福分。
  铜钱落地卦象就跟着出来了:离为火第十九,对应卦辞,利南而行马失前蹄、利北而往嫣红漫天上凶,利所向而不利,为大凶。

  胖子和陈眼镜马上就凑过来问我什么情况,卦上怎么说,问他能不能逃过这灾。
  我擦了把虚汗,有些尴尬:“这个周易卦象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胖子你恐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你还是先去买点药吧,回头也好有个准备。”
  胖子不信邪追着问我这卦上到底怎么说,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实在不行今天他就跟老蒋请假回家躲几天,等过了这一阵再回来。
  日期:2017-03-19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