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23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儿我就心悸不已,吴静倩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咱自己倒霉就算了,可不能祸害了人家:“那个吴静倩……你能不能别抱着我……我不习惯……”
  吴静倩说木头你什么意思,这么小的车子不搂着你,我直接摔下去怎么办?
  这一说不仅没松开,反而还搂的更紧了,我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师傅给我算过命,我是个倒霉鬼,什么人接触我都得倒霉,你这么搂着我……可能要倒霉……”
  “无所谓,倒霉就倒霉吧,反正有你垫背我不怕……”
  这一说我反而更加尴尬了,总而言之那次骑电瓶车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那不小心就撞到哪儿去,那一次我第一次开始替别人担心,害怕自己的霉运传给吴静倩,也让我坚定了一个信念,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也要解开身上的霉咒。
  后来吴静倩也看出我非常紧张,就主动的跟我聊别的话题,我问她怎么对苏雨晴这么好,她对苏雨晴的感情已经超越了闺蜜之前的情谊。
  吴静倩说自己是个孤儿,从小学一直到大学都是苏家一直在资助她,苏家对她来说就是第二个家,尤其苏中秋人非常好,每年都到淮安老家去看望自己,如果没有苏家也就没有吴静倩,人要知道感恩,她也算苏雨晴的姐姐了,姐姐护住妹妹理所当然。
  聊了一路的闲话,让我重新认识了吴静倩,表面上大大咧咧的一姑娘,没想到内心深处也藏着这么一段辛酸的故事,楚白这件事已经无关其他的了,就冲吴静倩晚上的这段话,这个忙我帮定了!

  到楚白宿舍的时候差不多晚上十点半,意外的发现楚白还没回宿舍,吴静倩打电话确认了一下,打探到苏雨晴的消息说楚白正在回家的路上。
  楚白的宿舍算一个独立的小套间,一间房间套着卫生间和厨房,类似于普通单身公寓的格局,附近比较空旷老远看不到一个人。
  我和吴静倩躲在厨房背后的窗户下,透过这扇窗户能够清楚的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楚白有什么鬼也能够一览无余的看个清楚。
  等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楚白拎着一只黑包从马路对面走了回来,楚白是一个人回来的,仍旧穿着白色的t恤、黑色运动鞋,手上拎着的包很眼熟,我想起来是上次楚白住院喝鸡汤的那只包,怎么这家伙到哪儿都拎着这只包,这包看起来普通无奇、甚至说还有些丑陋,这楚白还当个宝夹在咯吱窝……

  快到宿舍的时候楚白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到了我们的电瓶车停在花坛的左侧,驻足望了一眼又继续往回走,吓得我和吴静倩都不说话了,躲在这儿窥探楚白的隐私感觉就像是在做贼一样的心虚。
  “木头你注意看,你看楚白的眼睛!”
  不用吴静倩提醒我也注意到了,楚白的双眼无比的通红,乍一看就像是双眼在流血似得,如果说没有血眼的楚白秀气俊美,多了这一双血眼,这人看起来就像个魔头。
  总之正常人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诡异现象,这也让我更加确定原先的猜测,这个楚白肯定有玄机,而且来头还不小!
  终于楚白掏出钥匙拧开了房门,屋子里亮灯,里面的陈设环境也逐渐明朗了开来,楚白的屋子比较简单,屋子里就一张床、一个衣柜,床头的斜对面放着一台冰箱。
  床头的墙面上贴着一张巨幅的照片,这照片是一个漂亮女孩的摸样,女孩留着齐眉刘海,笑的花枝招展很漂亮,但她的照片贴在墙上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楚白进了屋子就先脱了白色的t恤,结果我们看到了更加异常的现象,楚白是背对着我们的,但他后背上的肋骨却看的异常的清楚,看见肋骨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他后背上肋骨的摸样居然是赤黑色的,对应他雪白的肌肤特别的显眼。
  很显然正常人就算再瘦都不会露出这般的情况,我暗地里给了吴静倩一个眼色,看来我们今天还真是来对了地方,楚白的好戏正在一步一步的上演。
  楚白脱了衣服整理了一番就走到厨房的过道,在冰箱跟前停了下来,伸手拉开了冰箱门,正好冰箱侧门正对着我们,楚白拉开冰箱侧门上的东西就被我们瞧个正着。
  “啊……”吴静倩突地被侧门上的东西惊到了,她捂着嘴巴几乎就要喊出声来。
  我也倒吸了一口气,冰箱侧门上整齐排列着一排玻璃的瓶子,差不多是十几二十个的数量,每一个瓶子里面都装着鲜红鲜红的液体,傻子也看的出来,那里面绝不是什么饮料牛奶之类的,在我们看来那里面盛装的更像是鲜血!
  紧接着我们就看到楚白伸手拿过来一只杯子,端详了杯子几秒钟沉默不语。
  “啊……”这一次吴静倩抑制不住的喊出声音来,我连忙上去堵住了她的嘴巴,因为我们看到了更加诡异的一幕。
  我们原来以为楚白会从哪些玻璃罐子里面倒出点东西出来尝鲜,万万没想到楚白伸手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的东西居然是……居然是一颗人头。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血腥的场面,那人头勉强看的出是一个男人的摸样,他的头发凌乱不堪,眼睛和鼻子深深的凹陷了出去,面色被鲜血染红透着一股暗黑的颜色,应该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但他脖子上却开了个口子,楚白就是变态的从那个口子里面弄出来的鲜血。

  他对着被子仰头一口喝光,还伴随着啧啧啧的声音,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事情到了这一幕,虽然我们还没弄明白楚白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但苏雨晴肯定是不能跟这个人交往了,保不齐以后这冰箱门拉开,出现的脑袋就是苏雨晴的!
  吴静倩到底是个女孩,平时再怎么大大咧咧碰到这种场面眼泪水都吓得滚滚而落,忙不迭的摆手示意要走,这画面看一眼就能恶心到死。
  我虽然也恶心,但却摇头不要离开,楚白的变态嘴脸已经露出来了,依我看这后面肯定还有更劲爆的戏码,这最后的戏码也必定让楚白露出他的庐山真面目!
  果然不出我所料,喝完了冰箱里头的鲜血,楚白满意的关上了冰箱门,他舔了舔嘴角上的鲜血,缓缓来到床边蹲下。
  床底下有东西!
  我猛然意识到了这个情况,借着微弱光亮,我隐隐看到楚白的床底下藏着一只硕大的编织袋子,这编织袋子鼓鼓囊囊,里面好像装着什么东西?
  我脑海中跳出来第一个反应就是人!那编织袋的长度。以及基本的轮廓形状,里面太像是一个人。
  楚白在床边蹲了下来,伸手把编织袋子从床底下拖出来,编织袋子摩擦的呼哧呼哧响,我和吴静倩在外面听得真真切切,眼睛动也不动看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吴静倩有点害怕俏俏的抓住了我的手,她手心湿透了一片,显得无比的紧张。

  到了这个时候再看楚白,他的动作一点一动、僵硬缓慢、浑身上下看不出丝毫的人气,有一点我心里已经很明确了,楚白百分百有问题,就算他不是鬼,那也绝对不是一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