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968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上个月过阳历,这个月过阴历不行?”
  余宣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你少废话,快点把你压箱底的宝贝给我拿出来,对了,我记得你有块善伯洞的大料,这次肯定也带过来了吧?”
  余宣所说的善伯洞料,又被称之为善伯洞寿山石,产自月尾山西南面的善伯洞,在当地也被人称作是“仙八洞”。
  善伯洞寿山石的特征很明显,质地晶莹脂润,蜡性较强,半透明或微透明,富有光泽,老性善伯洞石中有金砂点,有的石中有粉白色的色斑,俗称“花生糕”。
  “要善伯洞的料子?是你徒弟刻印章,还是你刻印章啊?这个你得和我说清楚。”
  老石头一脸狐疑的看着余宣,因为善伯洞寿山石的质地微坚而又带有韧性,所以雕刻凿坯时比较吃力,修光时刀下石粉的颗粒较大,非是大师级的金石篆刻家,通常是不敢对极品善伯洞寿山石下刀的。
  老石头以前和余宣交易过几块善伯洞的料子,而那几块料子篆刻出来的印章,也大都成为了一些私人珍藏的物件,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所以老石头并不认为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年轻人,有能力来雕琢善伯洞寿山石。
  玩了一辈子寿山石的老石头,对于极品寿山石的喜爱是深入骨髓的,这件事不问清楚,老石头决计不肯卖给方逸最好的寿山石,他宁可不赚钱,也不愿意让人糟蹋了自己的珍藏。
  “当然是他来刻了。”余宣有些不情愿的说道:“老石头,论篆刻手艺,这小子能拉我一条街,善伯洞的料子,他来篆刻是最为合适的。”
  “老余头,你今儿没发烧吧?”
  听到余宣的话,老石头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说道;“你这话是不是说反了,我告诉你,想抬举弟子也不是这种抬举法,小心把年轻人捧得太高,那摔到地上是会很疼的。”
  虽然和余宣见面就吵架,但老石头和他却是半辈子的交情,对于余宣的手艺自然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余宣无论是在金石篆刻还是在玉器雕琢上,都堪称是大师级的工艺师,他怎么可能不如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老石头,他虽然是我的学生,但可不是跟着我学金石篆刻的。”
  余宣闻言苦笑了一声,篆刻这门手艺是要讲天赋的,手不稳干不了这一行,而方逸就是那双手异常的沉稳,下刀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第一次见到方逸刻出来的印章,余宣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个年轻人的手艺。
  “我不信,你的意思是,他比咱们当年的老师还厉害?”
  老石头摇了摇头,他们的老师是旧社会出来的,在三四十年代就是有名的金石大家,到了解放之后,更是在第一批就被评定为美术工艺大师,而现在的余宣已经有老师的**成功力,如果他远不如方逸的话,那么他们的老师怕是也不如方逸了。
  “嗯,这小子的雕工,无人可及。”余宣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老石头,你这里有刻刀工具吧?你要是不信,让他给你现场表演一个。”

  说实话,看方逸雕刻东西,那种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会给人一种享受的感觉,余宣有很久没见过方逸动刀了,他也想看看这一年多方逸的手艺有没有什么长进。
  “要什么刻刀?”老石头开口说道:“手工用的平底尖刀、直刀,还是机器用的螺旋铣刀、三维异型刀?我这里都有!”
  “老师,这么多人,合适吗?”
  余宣本身就是玉石行中的大佬,再加上老石头这位在寿山石行当里呼风唤雨的人物,这会儿旁边早就聚集了不少人,看着身边围观的人,方逸有些犹豫。
  “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余宣笑着说道:“咱们是手艺人,手艺人凭本事吃饭,没什么丢人的,各位说是不是?”
  “对,余老师说的是!”

  “手艺人没手艺了,那还叫什么手艺人!”
  “余老师,就让您的高徒给咱们露一手吧。”
  听到余宣的话,旁边的人顿时开始起哄了,国人最不缺乏的就是看热闹的精神,听到有人要现出篆刻,原本散落在场馆里的人顿时纷纷向这边汇聚了过来。
  “咦?小方,你怎么过来了。”
  随着一个洪亮的声音,秦海川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方逸认识的那位李景阳方逸身后的华子易,秦海川顿时说道:“子易,小方来京城了,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老师,我也是昨儿晚上才知道的。”华子易闻言苦笑了一声。
  在外人眼里,华子易也算是年少有成,跟着秦海川学到一手鉴定和修复文物的本事,但华子易自己才知道,在老师心里,他和方逸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如果非要对比一下的话,把方逸比喻成是天才,那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庸才了。
  “那也该给我说一声嘛。”秦海川不满的摆了摆手,说道:“小方,你这是要现场雕琢个物件吗?”
  “秦老,我这余老师是赶鸭子上架的。”方逸闻言苦笑了起来,他为人一向低调,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方逸真是满心的不情愿。

  “方逸,你余老师是不会害你的,他让你表演,你就表演一个好了。”秦海川身边的李景阳笑了起来,同为古玩杂项鉴定的专家,李景阳和余宣也是多年的老友,知道余宣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李景阳很清楚,在玉石雕刻和金石这两个行当里,,仅有手艺或者是本事而不会宣扬自己的话,那一辈子注定就只能是个匠师了。
  余宣的这番举动,正是在让方逸给自己做宣传,再加上他们这些老人的推波助澜,方逸的名声想必会更上一层楼,余宣不仅是要把方逸扶上马,而且还要送一程。
  “方逸?”李景阳对方逸的称呼听到了围观众人的耳朵里。
  “是最近那个作品大火的方逸吗?”
  “我听说方逸的确是余老师的学生啊。”

  “那没错了,应该就是这个方逸,他的玉雕作品价格一年可是翻了好几番呀。”
  方逸在玉石行,也是颇有名气的一个人了,不过参加他拜师宴的都是和余宣平辈的人,在场的这些玉石商们却是没有几个见过,是以直到李景阳喊出了方逸的名字,众人这才对上了号。
  “方老师,我是豫省奇胜工艺品公司的经理,很高兴认识你。”
  “方老师,我是粤省信达美术工艺公司的,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方老师,我是……”
  在知晓了方逸的身份之后,会场内的场面顿时变得有些混乱了起来,对于在场的这些商人们来说,方逸的作品就等于是不断增值的金钱,谁都想和方逸拉上关系,从而购得几件他的作品。

  “各位,各位,很高兴认识各位,大家听我说一句。”
  看到场面有些混乱,那些人甚至差点把几位老师给挤到一边去了,方逸顿时皱了皱眉头,说道:“我的作品已经签给别人了,大家想要的话,和魏经理联系吧,我把他的手机号告诉各位。”
  方逸所说的魏经理,自然是魏锦华魏胖子了,虽然方逸已经决定了要从古玩店退股,但除了自己送人的作品之外,方逸所有的玉雕作品都还是会从那家古玩店售出的。
  日期:2017-07-04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