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6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坐起来道:“冯姨,我想和您咨询个事,听过抑郁症吗?”
  冯雪琴一愣,道:“知道啊,怎么了,你有抑郁症倾向?”
  “差不多了,估计再折磨一段时间就是中度抑郁症。”
  “那赶紧得治啊,这病看似不是病,一旦得上几乎无治愈的可能,终身靠药物维持。你赶紧过来,我帮你看看。”冯雪琴急切地道。
  我嘿嘿笑道:“逗你玩呢,我这没心没肺的怎么可能得那种病。不过我有个朋友是个重度抑郁症,您有这方面的朋友吗?”
  冯雪琴松了口气道:“你小子居然敢骗我,找打。我倒是有个朋友长期从事津神病方面的研究,不过现在在法国游学,估计下个月才能回来。到时候我联系一下,带你朋友直接去见他。”

  “那太感谢了。”
  “和我还客气。对了,这周末妈给你包饺子,到时候叫上你爸一起过来吃啊。”
  “成,没问题,就是绑架也要绑过去。”
  冯雪琴会心一笑道:“这还差不多,好儿子,呵呵。”

  挂了电话,我打开饭盒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还没吃到一半,胡静突然站在我面前,皮笑肉不笑看着我。
  我一阵瘆得慌,合上饭盒擦擦嘴道:“胡主任,有事?”
  胡静坐在面前诡谲一笑道:“徐总日理万机啊,连午饭都顾不上吃,不过我还不如你,到现在都没来得及。”
  我顺势推到面前道:“我刚吃了几口,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将就着吃点吧。”
  本来是客套话,没想到她居然拿起我用过的叉子毫不顾忌吃了起来。吃到一半道:“味道还不错,给我倒杯水。”
  我一脸吃惊将水端到跟前,有些不可思议。

  胡静吃得干干净净,拿起餐巾纸擦擦嘴喝了口水道:“这是在哪买的?”
  “呃……你要还想吃我让人去买。”
  “可以,乔菲还没吃饭呢。”
  我立说立行,让小姚又订了三份。胡静稳坐如钟在那里翻看着桌子上的资料,过了一会儿漫不经心道:“想必乔菲已经告诉你了吧。”
  我猜到她说什么事,故意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胡静微微一笑,嘴巴本来就大,加上涂着烈焰色的红唇,笑起来直接扯到耳后根,感觉半张脸都是嘴,极其不协调。其实她的五官还算端正,算不上什么美女,最起码不丑,不过其飞扬跋扈的态度就是绝色美人都提不起兴趣。

  “怎么可能呢,乔菲肯定在第一时间就告诉你。”
  我看着她不说话。
  她居然还有羞愧的时候,被我的眼神所折服,匆忙移开道:“锦绣花园三期宗地价格被百业掌控了,对方直接在底价的基础上加价20,我们连谈判的机会都没有就匆匆结束了洽谈会,白董知道了很生气,要求一定要彻查此事,你说是谁谢露出去的呢。”
  我冷笑道:“问我干什么,我又没参加今天的会。而且这个项目是战略部全程跟进的,我那知道。”
  胡静抓住话柄立马道:“如此说来,那是乔菲谢露得咯。”

  我眉头一蹙,火气腾地冒上来道:“什么意思,你怀疑乔菲?她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说出这种话不觉得可笑吗,就好比你来买东西,我直接告诉你进价,是不是傻。再说了,乔菲刚从日本回来,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给出她谢露底价的理由。”
  胡静压了压手道:“别激动嘛,这不是在查找问题的根源嘛。既然你这么肯定不是乔菲,那你说还有可能是谁呢。”
  我似乎明白了她的眼神,慢慢地站起来愤怒地道:“胡静,你不是怀疑我吧?”
  胡静走后,我呆呆地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竟然被一个女人如此愚弄,着实有些可笑。
  我回到休息室关上门,点燃烟狠狠吸了一口,咬得牙花子直疼。断然没料到胡静会背后来这一手,完全是把我往死里整。我隐隐感觉到,这是她设的局,就等着我一步步往里跳,这个女人简直太歹毒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如此做,我得罪她了吗,就因为辞退了行政部的员工?我觉得不是,肯定不是。这是要借题发挥,难道是要针对赵家波?想到这一层,不寒而栗。
  职场斗争是残酷的,但如此惨烈我从来没经历过。在蓝天传媒时候也有明争暗斗,但绝不会置旁人与死地,最多开开玩笑,调侃几句罢了。而今天真正让我见识到什么叫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想要整你不来暗的,一步步设计好让你无话可说,无法反驳。
  我确实偷看了宗地底价,但绝对没有想要谢露,且不说我对赵泽霖不感冒,就是为了乔菲我也不能做这种事啊。错就错在我昨晚不该出现在乔菲办公室,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如果要栽赃,一栽一个准。
  胡静刚才与我的对话显然是提前谋划好的,刀刀致命,招招直中要害,我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
  两三口把烟抽完又续上,乔菲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面带凝重的表情看着我。
  我连忙起身笑了笑道:“你怎么来了,吃过饭了吗,我已经安排人去买了,这会儿应该回来了。你先坐下,我去问问。”
  我刚要走,乔菲一把拉住我道:“徐朗,我相信你是清白的。”
  我点点头保持微笑道:“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误解我,只要你相信我就无所谓了。随他们去调查,我陪他们玩到底。”
  乔菲焦急地道:“都啥时候了还说这气话,当务之急是查明事情的真相。”
  “查什么,狐狸津不是让审计部查我吗,让她查。”
  乔菲知道我在说气话,关上门小声道:“徐朗,你不觉得这事蹊跷吗?”

  “当然蹊跷了,如果按照你所说,排除你我和白董,只有可能两个人谢露秘密,要么胡静,要么童晓飞,但童晓飞的嫌疑很大。”
  乔菲蹙眉道:“昨晚我测算出来的时候,交给了胡静。我敢保证战略部不可能出内鬼,至于胡静昨晚拿到后放到了那里,交给了谁,那就不清楚了。还有,赵泽霖是职场老手,绝不可能在会上将底价分毫不差地说出来,这种低级错误不应该的,他是故意的。”
  我懒得去想,道:“先让他们调查吧,看他们如何栽赃我。至于其他的,我们随机应变,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乔菲紧张地抓着我的手道:“那你和我说实话,到底看了没有?”

  我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乔菲松开手,半天道:“徐朗,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是无意之中看到的,绝对没有任何目的,难道你也不信任我吗?”
  她显然对国内职场环境有些不适应,闭上眼睛缓了缓神道:“在日本也有职场斗争,但津力都一致对外,而不像这样内耗。调查一件事是要耗费巨大成本的,如此大动干戈还不如重启谈判争取更多的利益,难道这样做真的好吗?”

  “国人就是喜欢窝里横,不去管他,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至于我,只要不把我干倒,会让他们尝到恶果的。”
  乔菲拼命摇头道:“我不希望你这样做。白董出去了,等他回来我和他说明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