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20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那个下咒的木匠后来也听段晓天提到过,解咒没几天功夫那木匠就悬在家里自杀死了,具体什么原因谁也不得而知,也算是遭了天谴。
  这些都是后话,那几天帮段家解了咒我丢光了钱不说还落了一身的晦气,去外面接连找了几个兼职工作都被拒绝了,到饭店做服务员老板都看不上,见了我就跟赶乞丐似得弄出去多远。
  我心说这咋办,找不着工作我就没法混了呀,学校学费交不上,生活费也没着落,总不能光靠胖子和陈眼镜救济吧。
  胖子说刘一刀你算命算的好,实在不行就去算命街算命吧,以你的能耐,弄不好还能在那儿混出点名堂。
  我心底有点顾忌,梅花天决才学了点皮毛,算命的本事自己也没什么把握,后来身上没钱被逼急了,索性就豁出去干了,算命街上混吃等死的骗子多了去,我刘一刀也有点真才实学,再差不至于饿死吧。

  干!说干就干!活人不能被尿给憋死了!
  当天下午我借钱买了一张老桌子,裱了副旗号,扛了就去算命街,出校门的时候意外碰到两个人,这俩人不是别人,正是苏雨晴和楚白,苏雨晴扎了一个漂亮的小辫,跟楚白两个人靠在窗户底下说话。
  那楚白还是穿着白色的T恤,两个人的样子有些亲密,这才几天的功夫,感觉两个人的关系又近了一层,我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也犯了嘀咕,我从来没觉得这楚白是什么好鸟,他的出现好像就是为了苏雨晴而来的,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疑点,可我就是看不出这人到底哪儿不对劲。
  胖子和陈眼镜叹气说肥水都流了外人的田,苏雨晴这么漂亮的妞儿就要被这小子给攻占太可惜了。
  我想仔细的打量那小子,没想到却遭到了苏雨晴的白眼,远远的就警告我:“刘一刀你离我们远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苏雨晴发火的摸样还真吓了我们几个一跳,特别像之前遇到的女鬼,我们索性也不管了,直接扛大旗去了算命街,眼下赚钱养活自己才重要。

  摆摊算命看似简单,但我第一天就被泼了一盆冷水,我的算命摊子摆在算命街的最末端,再加上我又是个学生摸样,来来往往的人都用异常诧异的目光打量我。
  “现在的小伙子干什么不好,学人家出来算命骗钱,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毛都没有长齐!”
  “我看这家伙哪像是个算命先生啊,小子你是跑着来推销保险的吧?”
  不到一会功夫各种鄙视嘲笑的话扑面而来,胖子和陈眼镜脸皮薄早就一溜烟跑了,留我一个人守在那儿饱受着众人的质疑,我心说这事儿必须得坚持下去,我还得靠着它养活自己呢,暂时被人耻笑不算什么,等我算准了卦,你们就自觉闭上嘴巴叫我一声师傅。
  在算命街上站了一下午,愣是没一个人找我算命测字,围观看笑话的倒是一波接着一波,有人起哄说你小子靠算命赚钱恐怕就饿死了,改行去隔壁街上做个鸭子,说不定还能混点吃喝。
  我不服气的冲着那人喊了一声:“算的准不准,谁过来算一卦就知道了!”
  “我来我来!我来算一卦!”还真有不怕死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人长得五大三粗,四十岁的样子穿的花哨,眼睛上罩着一只墨镜,怀里面还抱着一个年轻女人,一摇一晃的就晃了过来。
  “小子你敢不敢给我算一卦!”
  “开门做生意,没什么敢不敢的,你敢算我就敢接!”我也不怕这墨镜男,先得拿这人镇镇场子。
  那人连说了几声好,大摇大摆的坐在我的摊子前,周围许多人聚上来看热闹,我这儿反而成了整条算命街最热闹的地方。

  “这位先生你打算算什么?”
  那男的指着怀里的漂亮女孩说:“这是我女朋友,你给我算算我们俩的爱情怎么样,算的好我给赏钱,算的不好我就不客气了,砸了你这摊子也不为过!”
  这人一说话我就看出不是省油的灯,从他的穿着打扮上来看,衣服、配饰都是有钱人的标配,虽然罩着墨镜但隐隐能从中看出他的面相,这人上脸眼微微下压、形成了一字眉,眼白多小而浮肿,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三角眼。这种人生性就是个暴戾者,相书上有记载,这种人要么就是个霸者、要么就是个无赖。做事手段又准有很,所以我判断这个人颇有些事业,手上有些小钱,勉强算一个成功人士,说话的语气中多有些瞧不起人的意思。

  再看旁边的那个漂亮女人,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跟这男人有着明显的差距,女人明显的画过妆,仅从五官上还无法判断出这个女人的性格属性,但这人的脸不管怎么修饰,她的骨骼脸阔是无论如何无法改变的。
  这女人的言行举止中透着一股妖娆造作的媚态,面细身粗桃花满面,鼻梁曲折下颚低陷,仅从这些细节就能看出这女人应该是从风月场上走出来的,这两人要我算婚姻般配,我心里头基本上已经有了些眉目了。
  我又分别要了这俩人的生辰八字,这男人叫魏广坤,女的叫钟淑琴,我又问他们的职业细节,魏广坤也闭口不说:“你不是算命的吗?做什么的你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吗?”
  “额……”我支吾了一句说:“不知道两位具体要算婚姻的哪方便?能不能说的具体一些?”
  那钟素琴冷眼笑了一声,搂着魏广坤的脖子说:“这样吧,小子,你就算算我们俩能不能白头偕老,幸福美满吧?”
  我心说这事好算,算婚姻、算人途用的最多的就是麻衣神相,只需要看一个人的面相,再结合两人的命数就能看出俩人的婚姻姻缘如何。
  这男的城府比较深,我就选了对面坐着的女的,掐指算了这女人的运势,这一算不要紧,算出来的结果连我都大吃一惊。
  首先这个魏广坤并不是这女人最后的男人,我算到这女人命数里还有46个男人,这还用算吗?四十六个男人足以能够说明一切了,这俩人走不到一起,别说说明白头偕老了,最近的一个男人在四天之后,也就是说四天后这女人就要给魏广坤戴上一顶绿帽子了……
  “怎么小子?让你算个婚姻就这么难吗?”魏广坤等的不耐烦了,催促了我一句。
  我心里也犯难,按照那些骗子的算命套路,直接挑好的说出来,有多好说多好,直把这俩人说的心花怒放,客人高兴了这卦也就成了一半。
  可我这是第一单生意,既然开门做了生意,就不能随随便便糊弄过去,否则我跟那些骗子又有什么区别,以后也别想在这条街上混下去了。
  但这事儿的确有些说不出口,总不能直截了当的说魏广坤你要戴绿帽子了?

  “快点啊!你能不能算!不能算吱一声,别在这儿浪费老子时间!”魏广坤吼了一句。
  “这小子连婚姻都不会算,还想在这立足,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捡狗屎吧!”
  “赶紧回你娘胎龟缩着去吧!”
  我也是被旁边几个挑事的给激火了:“谁说我算不了这卦,我已经看了,你们俩的事成不了……”
  “什么成不了?小子你说什么!说清楚点!”魏广坤嗖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凶神恶煞的揪住我的领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