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18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我们夫妻俩也没当做一回事,毕竟水产生意也不是一个人做的,有竞争对手也算正常,各做各的生意大家互不打搅,可怪事就从那时候开始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开富水产开业了之后我家倒霉事儿一桩接着一桩。”
  “先是我们家冰库中的鱼和虾大批量的臭掉,接着就是几个电闸无缘无故的坏掉,最严重的一次是我压了一批螃蟹冰库,出货的时候十几吨的螃蟹全部都烂了!我一次性亏掉了五百多万!以前的老主顾都一一的被对面的水产店抢走,生意一天比一天差,不夸张的说我们家基本上每天都能遇到倒霉事儿,就在前几天我包了一艘船的小黄鱼,你猜最后怎么着,渔船回来的时候被浪子打翻了,钱一分钱没赚着,渔船上死了人还搭进去一百多万,亏的我自杀的心都有了!”

  说到最后段斌夫妻俩都哭了,段晓天也跟着哭了,夫妻俩虽然一直倒霉亏钱,但这事从来没跟儿子提过,一直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听完之后赶紧把那笔钱掏出来给段斌夫妻俩,这钱是人家高利贷借来的,我收这钱不就是作孽吗。
  段斌夫妻俩说什么也不肯要这一万块,他激动的就要给我跪下,说这钱就是花钱消灾,一刀师傅你收下这笔钱,权当做是给我家消灾吧……
  我呦不过夫妻俩,赶忙和胖子陈眼镜把他们扶了起来,这笔钱我既然收下了就不能坐视不管。
  “叔叔阿姨,你们自己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有没有找过这些倒霉事儿的原因?”
  段晓天老娘接着说道:“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我们也没过于在意,都觉得是我们自己倒霉,可时间长了我们也觉得这里头奇怪了,为什么总是我们家倒霉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而对面的陈开富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这也太奇怪了吧?我们都觉得是这个陈开富在里面搞鬼。”

  “可是后来发生的许多倒霉事情没有人为的因素,很多事情就像是天灾人祸,自然而然的就落到我们段家,老天爷就像是故意跟我们家作对,我们段家祖上三代可从来没做过什么缺德的事儿啊,怎么就落得个这样的惩罚啊,老天爷对我们不公平啊不公平……”
  这时听到这儿我基本上有所判断了,段家的情况跟我倒霉鬼的遭遇大同小异,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倒霉了十九年,他们家倒霉了一年就败光了家常,到了家徒四壁的地步。
  我的倒霉运势因为我老陈家的风水被人动了,那么段家之所以这么倒霉肯定也是被人动了手脚,毫无疑问,这个动手脚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对面开店的陈开富。
  我直截了当的跟段斌说:“叔叔,你们家可能被人动了手脚……”

  段斌紧皱眉头摇头说:“这个情况我们也想到过,还花了大价钱请来了香港的大师傅看风水,结果香港大师什么都没看出来,倒是有几个大师说我家住进了倒霉鬼,给我家做了几场法事,可那些法事压根没什么用啊,钱没少花倒霉事儿一直都没断,我们一点辙都没有啊!”
  “一刀师傅我们也是走投无路了呀!你通晓天机,一定要帮我们一把啊,要不是因为小天这孩子,我们夫妻俩早就没脸活在这世界了啊!”
  我摆手说叔叔你们先别激动,这事儿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们俩的面相我也看过了,大富大贵的面相,命势一帆风顺、无病无灾、现在发生这种事肯定哪个地方出了问题,我先帮你们摇一卦周易,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点破绽来。
  这一卦周易我分别用了三个点作为起卦的依据,分别是起卦的精确时间十二点五十六分,在场的人数,六、以及外面的天气情况,雨。

  几分钟之后卦象出来了,噬磕卦第二十一,对应卦象火雷离上,颐中有物曰噬磕,噬磕而亨,刚柔分,动而眀,雷电合而章,柔得中而上行,虽不当位,利用狱也……
  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这一卦不出不要紧,出来的尽然是周易卦象中最凶险的几个卦象之一,对应上段斌现在的情况,简直糟到了极限!
  颐中有物曰噬磕,噬磕而亨,刚柔分,动而眀,雷电合而章,柔得中而上行,虽不当位,利用狱也。
  噬磕在周易,麻衣算子中是灾难、天罚的意思,颐中有物曰噬磕就是说家里有晦气的东西对应了天灾,雷电合而章说的是但凡有雷雨天主家必有灾祸,日积月累祸不单行,最终恐将有牢狱之灾……
  “对对对!情况就是这样的!每到下雨天我们家就开始犯倒霉,前段时间渔船被打翻也是下雨天来的事儿!一刀师傅你全算中了!”段斌连连点头激动的应和。
  古今往来在建筑上恐怕只有一个了,鲁班术!
  我说叔叔你们家这种情况应该是被人下了鲁班咒,鲁班咒在梅花天决上也有详细的记载,说的是利用各种五花八门的镇物来害人诅咒的法子,鲁班咒可救人于水火、可害人于无形。

  取吉物下咒主家门兴旺大富大贵,取邪物下咒主家必定霉运连连、横祸不断,像段斌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就是被人下了邪物、晦气的东西。
  “肯定是那个陈开富!肯定是他给我们家下了咒!一定是他!我们现在就回去找他算账!”段晓天拍着桌子激动的吼道。
  段斌夫妻俩也异口同声的说肯定是那个陈开富搞的鬼,因为水产生意都绕着他做,这个咒跟他一定有关联。
  我摇头说鲁班咒不是一个陈开富就能左右的,鲁班咒大多都是下在屋子里,而且还是下在主家器重的地方,没有人配合陈开富根本下不了这个咒?下咒的人必须是精通鲁班术,洞悉屋子的具体构造情况,并且还有个特殊的身份,木匠。

  “木匠?”段斌夫妻俩相互对视了一眼,段斌突然眉头紧皱,猛地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这事我想起来了!一年前我们家的店面找人重新装修过,里里外外全部都整修了一遍,也就是在那次装修过后,我们家的一批鱼虾突然发臭!倒霉事一个接着一个!对对对!应该就是那段时间!”
  这么一来相关的细节都对应上了,段家的霉运就是从那段时间开始的,下咒的人只能是精通鲁班术的木匠,问题十有八九就出在那次的装修工程上。
  “是曹柳冠!我们装修找的木匠就是曹柳冠!”段斌一下喊出了那个装修木匠的名字:“妈的!这个王八蛋的良心被狗吃了啊!我好心照顾他生意,他居然联合陈开富来害我!害的我倾家荡产身无分文!我……我要杀了那王八蛋!”
  段斌夫妻俩气的青筋暴露,怎么也不会想到段家的霉运居然跟自家的装修颇有关系,两个人内心的愤怒火焰不言而喻。
  我安慰他们先别激动,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开这个鲁班咒,任由这个鲁班咒发展下去,段家势必越来越倒霉,按照卦象上的提示最终段家的人恐怕会有牢狱之灾,越早解开鲁班咒就早一天摆脱霉运的纠缠。
  “不行不行我现在就回南京找曹柳冠!这事他要不跟我解释清楚了我拼了命也要弄死他!我们家跟他无冤无仇,凭什么要这么害我们!这事我跟他没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