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17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白简单介绍了几句,声音细腻动听,再加上外形帅气英俊,很快就跟苏雨晴聊得火热,就连吴静倩也跟着聊得飞起,我反而成了病房当中最多余的一个。
  我给吴静倩使了个眼色,硬把她支了出来,把我刚才在医院遇到的诡异事儿简略说了一遍,明确告诉她这男人有问题,很可能是脏东西,接近苏雨晴没什么好事。
  吴静倩撅嘴看着我:“我也觉得有些巧,但也不至于是鬼吧?大白天的哪个鬼敢露面?木头你真当我什么都不懂是吧?我没见过猪也见过猪跑吧?”
  吴静倩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这男的要是鬼必然会露出破绽,梅花天决上就记载了凡鬼的特征,比如鬼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看不到任何的血色、凡鬼天生惧怕烈日见着烈日便会双眼通红充满血丝,还有最重要一个特征,但凡是鬼就不会有影子。
  我看到病房里拉上窗帘,而且这窗帘还是楚白主动要求拉上的,这就更值得怀疑了,综上所述要验证这个楚白是不是鬼只要拉开屋子里的窗帘就一清二楚了。
  我说吴静倩你要不相信我就当众拆穿他的面目,我进去拉开窗户的窗帘,这个人是不是鬼就一目了然。
  被我这么一说吴静倩还真有些怕了:“刘一刀你别吓唬我,知道你是个倒霉蛋,没想到跟你在一起居然真的遇到这些倒霉事!”
  我说这又碍着我什么事,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黑锅都往我身上砸。
  说着话我们一前一后的进了病房,两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白的身上,这会功夫苏雨晴跟楚白混熟了,两个人各自聊着学校的发生的事儿,楚白起身说肚子饿了,他从家里带来了鸡汤,问苏雨晴要不要喝两口。
  饭盒正是从黑袋子里面拿出来的!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突然打断楚白:“女孩吃肉长胖,喝什么鸡汤,给我喝得了!”
  我瞪了楚白一眼,抢走他手中的饭盒,饭盒是那种透明格子形状的,透过塑料隐约看到里面黑乎乎的一团,这算什么鸡汤,别是给苏雨晴下咒来了吧!
  “刘一刀!你干什么!”苏雨晴撅嘴呵了一声:“这是楚白的午饭,你抢什么枪!肚子饿了不会自己出去吃吗?看人家腿受伤了好欺负,你怎么这么恶心!”
  吴静倩连忙上去扶住苏雨晴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苏雨晴才闭嘴,咬牙瞪眼看着我,对我充满了敌意。

  我侧身挡住了她们俩的视线,压低声音对那楚白说了一句:“别以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头,我早就看透了你什么东西,这鸡汤不是什么好玩意吧?敢不敢给我尝一口!”
  只听咔嚓一声,饭盒的盖子蹦了出来,里面的东西一览无余的呈现了出来……
  饭盒子被我用力掰开了,里面的汤呈现了出来,一开始我就认为里面黑乎乎的东西绝对是什么邪门的东西,打开来我顿时就无语了,饭盒里面真的是鸡汤,黑乎乎的是乌鸡、乌鸡汤。
  “这位兄弟!你也想喝鸡汤就喝吧……”楚白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打电话再叫一份算了……”
  病房中扩散着一股浓郁粘稠的香味,乌鸡汤鲜美的味道扑面而来,这色香味俱全的乌鸡汤让我有些的尴尬,我放开饭盒上前一把扯开了窗帘:“别演戏了,现行出来吧!”
  窗帘拉开一道刺眼的光芒射了进来,直照在楚白的脸上,就见他端起饭盒喝了一口鸡汤:“这位兄弟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建议你去四楼看看,专门看神经病的!”
  楚白居然不怕光?而且还真的有影子?他不是鬼?
  紧接着我就听到苏雨晴对我破口大骂了开来,骂我卑鄙小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用医院的热水瓶砸我。
  我麻木的从病房跑了,脑子里跟浆糊一样混乱,走在回去的路上我不断的鞭策自己,楚白到底是不是鬼?难道是我刘一刀看走了眼?
  后来在坐公交车的路上我想通了,妈的楚白是不是鬼关我什么事儿,我好心帮她却被骂的狗血淋头,我是答应过苏雨萌照顾她,但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啊,我刘一刀再倒霉也没那么下贱,这事咱不管了,太平间老大爷说得对咱该干嘛干嘛去!
  下车接到段晓天打来的电话,说他父母从南京特意赶过来接他,知道我帮了大忙说什么也要见一见我,要亲自感谢我。
  正好到了饭点,肚子饿得咕噜叫,我也就没客气就去了段晓天家人定的那家饭店。
  原来今天段晓天身体一直不舒服,自从送走生煞之后他早上就一直发低烧,家里人一商量就打算把他接回家好好休息一番,一来养精蓄锐,二来不希望段晓天因为这事落下什么阴影。
  段晓天老爹段斌是做水产生意,得知我帮忙送走了生煞一进门就上来就抓住我的手,连说了几声感谢,他娘也一个劲的说多亏我段晓天才捡回来一条命,我就是他们段家的恩人。
  我被说的不好意思了,连说应该应该的。
  胖子说刘一刀你就不要谦虚了,以前我们几个人确实看不起你,没想到你小子藏着这么一手,你的能耐我们都见识到了,从今以后我们几个人就服你。
  段斌从随身包里面拿出一捆钞票出来:“一刀师傅,这是我们给你的,钱不多也算是我们的一片心意,感谢你救了我们家小天。
  我本来没想要这笔钱,但我想到我下学期的学费还没着落,伙食费还欠好几百,这一万块好赖能救我于水火之中,我也就厚着脸皮收下了。

  收下这笔钱段斌夫妻俩才算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刀师傅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有算天谋地的能耐,一开始我们夫妻俩都不相信,要不是小天他们亲身经历,谁也想不到小小的学校中居然藏着高人啊!”
  我说你们别夸我了,再夸我就上天了,我也就是跟我爷爷学了点皮毛而已,距离师傅还差远了,还是叫我一刀吧。
  “一刀……其实我们这次还有一个忙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一刀你能不能……”段斌夫妻俩冲着我微微点头,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拿人手短,我也不好意思回绝人家:“叔叔阿姨有什么需要帮忙你们就直说吧,只要我能帮忙一定尽力。”

  段斌用力的点头:“是是是,这也算是我们的家事吧,本来一道师傅救了小天的命,这是我们家天大的恩情,只给你一万块的报酬未免太小气了点!”
  我忙说够了够了,这笔钱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足够我做很多事情了。
  “哎……”段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这要是在一年前我还能拿得出一笔钱答谢,可现在我们家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你也知道我家是做水产生意的,我们夫妻俩从做了十年的水产生意,生意一直都做得很不错,这些年来也积累到了不少钱,我也不跟一刀师傅隐瞒,一年前我手上至少有上千万的资产,但是现在……手上的钱全部都亏空了,不仅没钱多余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就连小天前几天要的钱都是找高利贷借的!”

  “这事儿还得从一年前开始说起,一年前我们对面开了一家新水产店,名叫开富水产,老板名字就叫陈开富,得知我们家水产生意做的好,他就投资了一笔钱在我们对面开了一家,规模也不小投资了两百多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