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16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我很快就联想到苏雨晴冷冰冰瞧不起的眼神,本来她就瞧不起我,我要是收了这两万块不就成了她眼中的势力小人吗?

  还有八爷曾经叮嘱过我,给人算命切勿狮子大开口,该是多少钱就多少,多不得也缺不得,这一行赚的就是良心钱。
  “叔叔,这钱我不能要……”
  我摆手拒绝,虽然我很缺钱,但我不想被人瞧不起,这钱收下来烫手。
  我和苏中秋在走廊相互推搡了一番,见我坚持他也只能尴尬收回,一再说以后有困难记得去找他。
  拒绝了苏中秋的好意我就转身离开心里倍感踏实,可这股劲还没热乎两分钟就被泼了冷水,学校发来短信让我缴纳下个月的伙食费,共计六百三十五……
  我心说这不是老天爷玩我吧?两万块的报酬不要,回去还得管胖子他们借钱,这事真够窝心的……
  我正盘算着回去借钱,经过医院门口不经意看到身边晃过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人穿着一件白色T恤,T恤上印着一朵梅花……

  我猛然一个机灵,条件反射的想到苏雨晴做梦梦到的那个人,苏雨晴重点提到那男人身穿白色t恤、t恤上印着梅花的图案,怎么会这么巧?刚才这个人的穿着恰好跟苏雨晴描述的一模一样。
  我看那人手中拎着一只黑色的包拐进了医院走廊,好奇心作祟就跟了上去想一探究竟。
  拐进医院的走廊那男的一直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脸上的容貌,只觉得他身材高挑、皮肤白净、走路的时候始终护着他手中的黑包,好像黑包里面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
  跟着跟着我就觉得那人有些怪了,他好像知道背后有人盯着,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时不时的还回头瞅一眼。
  回头的时候我大概看清楚了这人的长相,二十岁左右,五官标致干净,柔美而帅气,走过医院走廊吸引了许多小护士的目光,标准的小鲜肉一枚,特别受女生欢迎的那种。
  我心里还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苏雨晴口中提到的那个人,首先我潜意识就不相信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苏雨晴的幻觉而已,如今真的出现这么一号人,让我心里不由的多了几份疑惑,同时也激发了我一根筋榆木脑袋的老毛病,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就绝不回头。
  我跟着那男的连续拐了几个弯子,跟到最后看到他走进了医院的地下室,那地下室的入口挡着一块牌子止住了我的步伐:“太平间闲人免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男的就在医院的太平间工作?还是这男的到这来有什么特殊的事儿?
  我杵在门口打量了一会,眼睁睁的看到他拎着黑包推门走了进去,犹豫了几秒钟我决定跟上去会会这个男人,哪怕看一眼他的正脸、假装打个招呼也好。
  这个时候临近中午,走廊亮着一张暗色的黄灯,一眼到头孤零零的见不着一个人,从头到尾只见着这个男的拎着包进去,连医院的护工都见不找鬼影,感觉就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太平间半敞开着门,从里面透出一股翠绿色的光泽,男人走进去之后就悄无声息没了动静。
  “咳咳……”
  我伸手推开门,就看到有个老头子瞪眼盯着我。

  我着实被这老头子的样子吓了一跳,老头子的办公桌正对着太平间的大门,桌子上摆了一盏绿色的台灯,照出来的绿色光亮映在老头子枯瘦如柴的脸颊上,老头面黄肌瘦、眼珠子瘦干凸了,活像是一副骷髅坐在那。
  “我……我……我就是过来看看……”我有些心虚,也不敢看老头子的脸。
  老头子敲了两下桌子:“没看到前面的牌子么?太平间是你们随便能进来的吗?”
  我趁着老头说话的功夫往里面瞥了一眼,太平间里面一条过道,两边并列摆放着许多冰柜,一眼望去并没有什么特殊,但我也没见着那个白衣男人的踪影。
  我连忙掏烟给大爷赔罪:“大爷对不住,我没看清楚,一时好奇就跟进来了,那个……那个穿白T恤的男人是在这儿工作吗?”
  老大爷也不客气,接过香烟恩了一声:“什么白T恤的男人?我们这儿就有一个老头子在这儿值班,现在的年轻人哪个愿意干看死人的工作?”
  “什么?”我吓得烟灰一抖,我说大爷你别跟我开玩笑吧,刚才我明明看到有个年轻人拎着包进来的!
  大爷脸色横了一嘴:“你这小子啥子意思?我这么大年纪了跟你开什么玩笑,你不信自己进来找找,我这里面你能找到一个活人我叫你大爷!”
  这大爷也是个爆脾气,用力扯开玻璃门让我进去看,我借机来回瞅了一眼,巴掌大小的地方一眼就能看透,里头除了冰柜还是冰柜,里面弥漫着一股干燥发霉的味道吗,哪有什么白衣男人的踪迹。
  “大爷,可我明明看到他拎着黑包,难道我见着鬼……”
  大爷出手止住了我的话头:“小子,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脚,你说的事儿我懂,大家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太平间邪乎的事儿我比你见得多了,往回走右转出大门该干嘛干嘛去,别自己找不自在好吗?”
  大爷这话说的透彻,我也听懂了他的意思,把口袋那包烟留给了他,认真道了句谢、麻利的转身离开。
  出了太平间太阳光照的刺眼,我才算是晃过神来,老头子说的对,这世间的邪乎事儿多了去了,不该自己管的千万别多事,现在我肚子饿了,最重要的事就是先填饱肚子。
  我准备去医院外面的小吃店弄点吃的,还没出医院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吴静倩打来的:“木头木头你在哪儿?”
  我说肚子饿了准备找点吃的,估摸着吴静倩是不是想要请我吃饭。
  “别吃了别吃了,木头跟你说件事!特别奇怪!”
  我说是关于苏雨晴的吧?她的事儿跟我没关系。
  吴静倩打断我问我记不记得苏雨晴昨天做的梦,梦到一个穿白衣服的男人救了一命?就在刚才病房新进来一个男的、小腿脱臼、长得白白净净、你说巧不巧他也穿白色T恤,衣服上也绣着梅花……
  什么?
  我顿时就懵比了,那男的居然去了苏雨晴的病房?这都是怎么回事?我在太平间跟丢了他,他居然到了苏雨晴的病房?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什么也顾不上了,改道去了苏雨晴的病房,第一眼就见着了那白T恤,那男的小腿上捆着纱布半靠在床头上,胸口处的红色梅花特别的显眼,最让我目瞪口呆的是他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只黑包,正是他原先拎着的那只黑包!这男的就是我跟丢的那个人!
  这才一会的功夫这人的小腿就脱臼了?而且还无巧不巧的跟苏雨晴一个病房?这也巧合的太诡异了吧?
  “苏雨晴!这个就是救你的那个男人吗?”我情绪有些失控,指着那男的直接问苏雨晴。
  苏雨晴摇头答非所问,说刘一刀你不是回去了吗?又回来做作什么,你这人有意思吗?
  这时白衣男人就自我介绍:“啊哈我叫楚白,在体育学院上学,上午打篮球不小心崴了小腿,没想到脱臼的严重,好几天打不成篮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