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15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吴静倩拉到旁边的一块石头边上,先让她别哭找地方先洗手上根香,我试试给苏雨晴测个字。
  吴静倩还真止住了哭声,跑到桥头小卖部折腾了一会回来说:“刘一刀这是我最后一次相信你这张臭嘴,你要是不准!我亲手杀了你!”
  我白了她一句:“焚香净身、心诚则灵,活人都能被你咒死,赶紧的写三个字给我,我试试看。”

  吴静倩这回不敢吱声了,她用手指头蘸了水,在石块上写下了三个字,平、安、归。
  这寓意再明显不过了,这个时候的吴静倩希望苏雨晴能够平安归来,而这三个字在梅花天决中对应卦辞是:
  ”荆棘生平地风波起四方倚栏惆怅望无语对斜阳”
  我特意把找来一根树枝把这段字写了出来,仔细琢磨了一番,对应到苏雨晴身上的意思却让我大吃一惊。
  “荆棘生平地风波起四方倚栏惆怅望无语对斜阳”
  这句话表面上看没什么寻常,但是把它对应到寻找苏雨晴下落就是另外一层意思。
  杂草灌木丛林的地方,灌顶吹风的方向,阁楼楼亭的对望处,斜阳落下的地方。
  对应到现实中,荣海桥的两岸都是杂草灌木密布的地方,今天的风向是由西而来、在我们的西侧正好是县城的一处公园,远远看到公园假山上的一座小阁楼,所有的细节都指向一个地方,说的是苏雨晴现在就在荣海桥西侧的草丛中……
  这字拆的连我自己都有些费解,苏雨晴明明连人带车掉进湖里面,要找也是顺着河流两岸寻找,怎么拆下来说她在西侧的草丛中?这不符合常理呀?
  吴静倩看我喃喃自语就催促问算到没有,我当时心里也没底,就含糊其辞的说找几个人到西侧的草丛那块找找吧。
  “西侧的草丛?刘一刀你怎么算的,雨晴在河里面失踪,你让大家去草丛里面找?”吴静倩跟我一样也非常疑惑。
  我跟她也说不清楚,就说字面上就是这个意思,能不能找到就看运气了……
  吴静倩眨巴眼睛犹豫了一会跑了出去,我看到她跑到了苏中秋的跟前,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苏中秋听完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先是抬头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马上就落实人手在那片草丛搜了开来。
  说实话我那会心里有点虚,字是这么拆的但能不能找到苏雨晴我自己心里也没谱。以前倒是见过八爷给别人拆字,但这次是我第一次拆字,真要是出了什么篓子,估计吴静倩第一个不放过我。
  十多个人找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西侧的那片杂草丛基本上都被踩平了,可就是没有找到苏雨晴的踪迹。
  这下我额角上开始汗如雨下了,感觉桥下面无数道的犀利目光在盯着我,这回丢人真是丢到姥姥家了。
  “找到了找到了!找到啦!”就在我无地自容的时候,突然听到底下传来一声,一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大声呼喊。
  一群人顿时就围了上去,我站在桥面上看的清楚,看到他们从西侧的芦苇丛中抱出来一个穿格子裙子的女生。
  那女生正是苏雨晴,她白色的裙子沾满了泥污,从上到下全都是污水,手臂上斑斑鲜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还活着还活着!还有呼吸!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
  听到这一声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苏雨晴还活着,我拆的这字总算没丢人,明明是苏雨晴九死一生,我怎么感觉自己也去火炉上兜了一圈啊。
  我刚准备走人,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尖叫,转身看到吴静倩眼泪汪汪往我这狂扑了上来:“太好了太好了刘一刀!雨晴还活着!她还活着!”
  吴静倩一头扑进我怀里,靠在我胸口激动的锤我胸口,我俩顿时就成了许多人的眼中的焦点。
  我尴尬咳嗽了两声吴静倩才脸红的让了出来:“谢谢你木头!谢谢你帮忙找到了雨晴!”
  我说这是苏雨晴的命大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拆了个字而已,赶紧跟过去看看苏雨晴的情况怎么样吧。
  苏雨晴的情况还算乐观,车祸发生的那一刻,车门被震开,她直接就从后车厢中甩飞了出去,直接就甩在几米开外的西侧芦苇丛,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右手臂被摔的骨折,其他地方一切安好,算是捡回来一条命。

  不过也幸亏发现的及时,掉进芦苇丛虽然保住了一命,但她却是俯身埋在淤泥中,下巴载进淤泥的状态,再晚一段时间就陷进淤泥保不齐就被憋死了……
  这让我联想到当初给苏雨晴看的面相,从虎耳穴那颗痘看出她有断臂之灾,如今她的右手臂被折断恰好就验证了测算,如果说虎头玉佩真的在苏雨晴身上的话,那么她这次侥幸获救其中多少也会有虎头玉佩的庇护。
  傍晚的时候苏雨晴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苏中秋抱着女儿一阵痛哭,哭了一会苏雨晴说肚子饿要吃东西,苏中秋就火急火燎的跑出去给女儿买吃的,于是我和吴静倩就进去看望她。
  一进门吴静倩就说雨晴你这次真的要感谢木头了,于是把我虎头玉佩、以及测字的情况都告诉苏雨晴。

  谁知道苏雨晴抬头都没看我一眼,连说不对不对,不是他救的我,是另外一个人救下的我!
  苏雨晴说昏迷的中途做了个梦,她在梦里面看到自己坐着表弟的车子回公寓,也看到了车祸发生的一瞬间,当时车门并没有震开,车厢里面灌了许多水她糊里糊涂的喝了许多水,朦朦中看到有个人跳进通海湖,是那人拉开了车门把她从水底下拖到了芦苇丛。
  吴静倩摇头说怎么可能,你是在做梦,怎么可能有那个人,明明就是你大富大贵命相大。
  苏雨晴坚持说有这个人,她看的很清楚,长得白白净净,那人身穿白色的T恤、T恤上印着一朵梅花,还开口跟她说了话,听口音像是本地人。
  这些话我听着刺耳,我知道苏雨晴一向瞧不起我,她们这些女孩暗地里都叫我木头,她现在说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怕我张口问她家要好处费吗?这也太瞧不起我刘一刀了吧。
  我心里不痛快也不想多待在这儿:“的确跟我没什么关系,也不用感谢我,你把虎头玉佩还给我吧,那是我八爷留下来的念想……”
  苏雨晴也不在意,摸索着从床头柜上扯下了虎头玉佩要还给我,关键时刻吴静倩上来一把夺了回去:“怎么木头?你还真想要回去啊,送出去的东西就别想要回去!雨晴不要给我拉!”
  我说这怎么行,吴静倩也不给我机会,抢过去就塞进口袋,说什么也不还给我,恰好这时苏中秋从外面买了面条回来,我也没好意思跟她闹,也不愿意呆在医院,干脆就转身告别。
  “小伙子你等等!”我前脚离开,苏中秋就从身后追了上来:“小伙子,你的事情倩倩都已经跟我说了,这次能够找到雨晴真的多亏你了……”

  苏中秋还算眀事理,他从身上抽出两捆钞票,差不多两万块的样子:“这些给你算是对你的感谢小小意思……”
  两万块?
  我当时犹豫了一下,两万块对我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八爷留给我的钱加起来也才八千多,除去学费开销我身上只剩下三百多块钱,这段时间过得拮据我正愁下个月的生活费和学费,这两万块对我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