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14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一来事情就怪了,当时在场的人就我们四个外加一个吴静倩,吴静倩也是最后关头才来的,她没有做手脚的时间和机会,推算下来最后的疑点还在我们几个人身上,难道是他们几个人跟我撒了谎。
  “对了,你们是怎么到通海湖的?”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么多东西肯定得有个交通工具。
  “我们是坐出租车去的,正好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那司机一开始听说去通海湖还不愿意去,说通海湖出了名的闹鬼、每天晚上开到桥上就听到女人哭……”
  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耳熟:“你们说的那个司机长什么样!”
  “那司机四五十的样子,圆脸宽额头,下巴上还有一颗痔……”
  我顿时就傻了眼,那不就是载我去通海湖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吗?
  这事本来并不复杂,仅仅只是我们和苏雨萌之间的斗法,万万没想到这事远远没有我想象中的简单,这其中居然还参差着一只黑手,这个人借我们的手杀了苏雨萌的魂魄……
  嫌疑最大的莫过于那个开出租车的司机,在最后送鬼的这个过程中,这个神秘的司机充当了一个关键的角色,他负责把我和段晓天他们送到了通海湖,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不能按时到达通海湖,最后的这个反杀也不能实现,我们所有的人不知不觉中都成了这个人手中的棋子……
  这里面的疑惑太多,一时半会我也想不明白,洗漱收拾一番准备去班上报道,谁知道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吴静倩打来的。
  我还没出声就听到吴静倩气喘吁吁的声音:“刘一刀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我听吴静倩的声音很急促,像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我说在学校,问她怎么了,是不是被昨天晚上的事儿吓到了。
  吴静倩答非所问语气依然急躁:“不好了刘一刀出事了,苏雨晴出事了!”
  我猛地一个机灵问她怎么回事?苏雨晴出什么事儿了?
  “苏雨晴出车祸了!刘一刀你能来一趟吗……刘一刀……呜呜呜……”

  吴静倩说了两句就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哭声中充满了担忧。
  我猛然间想起来一茬,就在前天我看过苏雨晴的面相,算到她有断臂之灾,这两天我光顾着段晓天的事儿,怎么把这茬给忘了,难道苏雨晴真的……
  我跟宿舍几个人交代了几句就跑了出去,中途问清楚了车祸的具体情况。
  原来昨天晚上苏雨晴一群人在市区的康辉酒店庆祝生日,几个人一直玩到晚上两点钟才醉醺醺的从酒店出来,最后苏雨晴的表弟负责送她回公寓,哪知道车子开到人民路荣海桥出事了,车子前轮打滑失控撞飞了桥面的石墩子,白色别克车一头栽进了河里。
  事故发生在凌晨两点钟左右,那个点恰好没什么人注意到,也是到天亮才有人并且报警的,等交警赶到的现场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车头引擎盖子被撞的扭曲变形,车前身被撞的面目全非,苏雨晴表弟的身子卡在驾驶室活活的被夹死,至于苏雨晴情况就更加扑朔迷离。
  苏雨晴出事的时候是坐在后车厢,车座上还有她遗留的包包和一些随身物品,可当交警把车子打捞上来的时候却没瞧见苏雨晴的尸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赶到荣海桥的时候桥面上已经聚满了人,相关部门已经派人下河进行打捞,周围的人都议论说女孩肯定是沉到水底下去了,别说活命了,打捞上来能凑个全尸就运气好了。
  “刘一刀……”我刚站稳脚就看到吴静倩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会再看吴静倩双眼通红、充满了血丝、脸上写满了疲惫的表情,昨天晚上要不是吴静倩因为特殊情况出来,最后她也是坐苏雨晴表弟的车子一起回家。

  “找着了吗?苏雨晴找着了吗?”
  我一说话,吴静倩又哭鼻子了,她在我印象中一直都是个泼辣的妹子,哭起来就像是个受了委屈无助小孩子,她摇头说找不着,他们都说苏雨晴被河水个冲走了……
  被河水给冲走了?我隐隐觉得这车祸出的太诡异了,这条河恰好就跟我们昨天晚上的通海湖相通,我们昨天晚上也是这个点送走了苏雨萌,偏偏也是这个点苏雨晴出事了?姐妹俩几乎同一时段出事,怎么会这么巧?
  “刘一刀你是个骗子!你骗子!”吴静倩忽然一把抓住我,怨恨的怒视我。

  我恩了一声,这事又怨我啥事,苏雨晴遭车祸又不是我撞的,罪魁祸首应该是她表弟才对,我顶多对不住苏雨萌了,答应她照顾妹妹,还没开始就提前结束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苏雨晴年纪轻轻正当花季,死了的确可惜,前几天我明明算到了她有大灾给她提醒,反而还被她恶心了,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全都是老天爷的安排。
  吴静倩说刘一刀你不是说玉佩能够保佑雨晴的吗?可为什么她还是出事了,你不是能看透天机吗?呜呜呜……
  吴静倩的哭声引得了旁边许多人的注意,我连忙把她拽到一边解释说:“没错啊,我是给了她虎头玉佩,可她没要啊,还不是被你抢走了?这事能怨我吗?”
  “虎头玉佩不在我这儿,我把它藏在雨晴的内侧口袋……玉佩明明在她身上,可到最后还是出事了……刘一刀你是个骗子……呜呜呜呜……”吴静倩气急了火,小拳头雨点似得砸在我的胸口上。
  我被吴静倩的小拳头砸懵了,这么说玉佩一直都在苏雨晴的身上?可她现在出车祸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这么多年倒霉事一桩接着一桩我找谁去理论,阎王爷收魂从来都不讲情理的,他索三更命绝不拖到五更来。
  我们说话间,河里的打捞队陆续上了岸,我远远的看到一个中年人跪在那儿嚎啕大哭,嘴里面呼喊着苏雨晴的名字,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苏雨晴的老爹苏中秋,得知女儿失踪苏中秋倍受打击,又有谁知道他在短短的两年内连连失去了三个挚爱,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刘一刀……我觉得是我害死了雨晴……”吴静倩闷着头哭道:“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弄了她的精血,害的她在路上出了车祸,是我害死了她……是我……”
  我说你别胡说八道,这事跟精血压根没关系,她的大灾我早就测算到了,其中的玄机不是你一个凡人能够左右的。

  “刘一刀你不是会算命吗?你算算雨晴现在在哪儿啊?千万别被河水冲走了……”
  我说你别瞎胡闹行吗,算命算命算的是活人的命,哪有人给死人算命的,这是周易麻衣当中的忌讳,阴间的魂魄都归阎王爷管,给死人算命就等于抢阎王爷的生意,谁吃了豹子胆敢跟阎王爷作对。
  “那你也要算……我是帮你忙才弄雨晴的精血,不是因为你雨晴也不会出事,你也有责任!你也害死了雨晴!”
  吴静倩干脆揪住我不撒手了,折腾的我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周围的人都以为我对她怎么样了,都用异常怪异的目光看着我。

  “你就不能把雨晴当做活人来算了吗?活人是死是活不是一样算命吗?”
  “对啊!”吴静倩的这句话算是提醒了我,再加上我手上有苏雨晴的生辰八字,完全可以给苏雨晴测个字来看她的命势相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