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9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去算命街上找高人帮忙,至于能不能找到高人,我们心里也没谱。
  老蒋打断我的话说别去找什么高手了,算命街的骗子一大把,别找不到高人临了把自己的命给搭上。
  我一听这话更加意外了,看老蒋说话的语气像是有招?
  老蒋接着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支笔和纸,刷刷写出一个地址:“这个人也在算命街上,你们去找他帮忙,去年我一个亲戚家闹鬼,就是找的他,手上有点真本事”

  我接过纸条用力点头,一直都以为老蒋脾气火爆、不讲人情,没想到这特殊时期还是拉了我们一把,心里头很是热乎。
  老蒋拍了拍我肩膀:“我上有老下有小也没能力露面,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你记住一定要妥善处理好,这种事情不能有遗留问题,否则后患无穷,老师当年就吃过这方面的苦头……”
  难怪老蒋这么快就相信我,原来他也曾经在这上面栽过跟头,我低头看到纸条上写着那个高人的称呼,曹道长……
  老蒋千叮咛万嘱咐说这几天不用担心,他会帮助我们处理好这边的事宜,只要几个人不出事什么都好,尤其是段晓天,看着跟没了魂似得,再这么耗下去迟早就是个废人。
  我谢过老蒋,回过头来看段晓天,发现他整个人的情绪明显不在状态,神智恍惚、自言自语的让女鬼放他一马,他以后再也不敢造次。
  我招呼胖子和陈眼镜搀着段晓天下楼,这事不能再耽误了,必须第一时间找到那个曹道人解咒,时间紧迫刻不容缓。
  我们下了楼段晓天才想起身上没带钱,让我帮忙上去拿背包,说找高人帮忙也不能两手空空。
  我一口气跑到宿舍找到了段晓天的背包,拎在手上感觉沉甸甸的很吃力,心想段晓天这包里面到底装的什么,拎在手上至少有三四十斤的重量……
  我拉开背包拉链顿时就傻了眼,一个红通通的木偶人呈现在我的视线中,这木偶人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浑身鲜血淋漓、眼眸绽放绿光。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就是段晓天扔掉的那只木偶人吗?在此之前我亲眼看到段晓天把木偶人甩到垃圾堆,我还指给老蒋看了一眼,可这会木偶人居然又回来了?
  我不信邪往阳台往垃圾堆方向瞅了一眼,哪儿还有木偶人的影子!
  我也有些受不了了,木偶人的的确确又回来了,这不是我的错觉,这是一个危险的讯号!
  木偶人回来了就预示女鬼并不准备善罢甘休,她掰掉神婆的脑袋不算,她还要赶尽杀绝!而她接下来要弄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段晓天!
  我越想越后怕,大白天面朝太阳,背后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以前我经常碰到倒霉事没错,可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惊心动魄,如果段晓天真的出了什么事儿,我和胖子陈眼镜几个人肯定也逃不了干系!
  我赶紧把木偶人藏在怀里,这要是让段晓天再看到,估计都得活活的被吓死,反正也要去找曹道人,干脆就把这个木偶人带给道人看一眼,以便曹道人对症下药以绝后患。
  我下楼的时候也没再提木偶人的事儿,路上我一直都是把它藏在胸口的地方,说不上为什么,木偶人藏在胸口上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胸口的地方微微发热,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对着我的胸口在吐气。
  因为事先有了老蒋的地址,我们很轻易的就找到了曹道人的门面,大概是因为曹道人的名号确实响亮,我们到的时候门口前面已经排了好几个人,屋子里面隔着一张帘子,曹道人在里面排忧解难,外面人只能恭恭敬敬的排队等候。
  我大概了解了一番,这个曹道人术业有专攻,专门帮人抓鬼,都说他容县这一块鼎鼎有名的抓鬼大师,钟馗的白面再世,在我们这一带名号很响亮。
  打听到这些之后段晓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这次总算是看到希望了,他真的快要奔溃了,这次要再送不走女鬼,他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差不多等了差不多六个小时,到傍晚六点钟的时候才轮到了我们,从里屋传来一个男人的咳嗽声,示意我们几个可以进去了。
  掀开帘子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头,老头面善,嘴角上蓄着一撮八字胡,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摸样,抬头扫了我们一眼就看出来我们的问题,他指着段晓天说了一句:“这位小哥这几天过的不安生吧?你的三盏天灯只剩下一盏,摇曳不止、气若如斯……
  我当即就听懂了曹道人的意思,都说每个人的身上都点着三盏天灯,两边的肩膀分别一盏,正面天门穴上分别一盏,三盏天灯代表着这个人的阳气气息,如果说这三盏天灯只剩下一盏,那就说明这人的阳气不足,气息微弱。离死也就不远了。
  我也只是知道这天灯的含义,至今也没看出天灯在什么地方,这个曹道人一样就能够看出段晓天的不测,这说明他手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段晓天一进来就说师傅师傅你一定要救救我,我……我这次真的快疯了,只要能把鬼送走我花多少钱都愿意……”
  曹道长摆手说你先别激动,先坐下来把遇到的事跟我说清楚了,我才好替你问诊拿脉,消灾免祸。
  段晓天情绪激动接近失控,结结巴巴也说不清楚,我干脆就把藏在胸口的木偶人拿出来摆在曹道人的面前:“曹道长,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木偶人……”
  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出来,包括神婆的离奇断头、木偶人诡异回归都一处不拉的说了出来。
  段晓天胖子、陈眼镜再次被木偶人吓到了,尤其知道木偶人诡异回归更是吓得不敢吱声。
  曹道长听完这一切之后微微点头,他仔细打量了桌上的木偶人良久,最后才打破沉寂说道:“你们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一些,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吴阿婆死了,没想到是因为你们这桩事……她这次算是死在自己手上,自己搬石头砸死自己。”
  “吴阿婆虽然心小贪钱,但她有些话说的没错,这个鬼确实是个生煞,你们去的地方确实是女鬼死去的葬地,做我们这一行的都知道生煞是个难缠的鬼,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会主动招惹生煞,生煞嗜血成性、虐杀无度、不见血是绝不会收手的,所以吴阿婆帮你们送鬼也是迫不得已,就算你们没去找她,那只生煞也会去找她算账……所有的一切就是因为你事先侵犯到了她,罪魁祸首是吴阿婆所以她也注定难逃一劫……”

  “可是曹道长……我是奔着苏雨晴去的,你的意思苏雨晴从头到尾就是个鬼,是个生煞?”段晓天畏畏缩缩不解的问道。
  “你说的那个苏雨晴应该不是生煞,但她们俩之间应该存在着某种联系,你招惹了苏雨晴就等于招惹了生煞,生煞天性怨念硕重、报复性极强,你们撞到生煞的枪口上去了……”
  这么一来我觉得曹道长说的有几分道理,至少听起来要比神婆的言论合情合理许多,但现在我们已经惹上了生煞,关键就是怎么来化解生煞的死咒。
  “曹道长你一定要救救我,花多少钱我都愿意!”段晓天苦苦哀求,就差给曹道长跪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