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8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背靠着一颗杨树触电般的反应了过来,原来冥冥之中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断头香、断头灾、所有的征兆在这一刻全部对应上了……
  神婆脑袋掉下来的那一刻,我们在场的几个人包括我在内全部都懵了,明明湖中央到我们有十多米的距离,可偏偏那一幕却像是烙铁一样刻在我们几个人的脑海间,别的人我不知道,反正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那血腥残酷的画面。
  再后来我们几个人拼了命的往回跑,生怕那女鬼掰断神婆的头再来找我们的麻烦,胖子因为笨重肥胖的原因一块路上栽了几个大跟头摔得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跑到宿舍的时候差不多凌晨三点钟,段晓天惊魂未定的拽住我:“一刀一刀?怎么办?现在到底怎么办?那个……那个女鬼连神婆都杀了……妈呀……她是不是要把我们全部都杀了?”
  “段晓天!都是因为你!这次我们真是倒了血霉,你自己作死害的我和胖子也跟着倒霉!”陈眼镜埋怨段晓天一通。
  我摆手说现在不是相互责备的时候,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管怎么说我们算逃回来了,先熬到天亮再说,明天我们再去算命街上转转,算命街上的高手多得是,总有一个能治的了那女鬼,我的那本书上有过记载,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治不了的恶鬼。
  他们几个其他也没辙,只能先闭眼睛休息,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一天一夜没合过眼了,不管怎样先休息一会再说。
  我也是快天亮的时候才咪了一会,睡梦中我做了个梦迷迷糊糊好像见到八爷了,八爷背对着我,手上端着一把热气腾腾的茶壶……
  “一刀啊一刀,千算万算还是没想到你命中的一劫居然是这个生煞恶鬼,机缘巧合、横祸当头啊!”
  “八爷八爷!”我激动得喊了八爷两声:“八爷我已经按照梅花天决上的法子来处理了,可那个女鬼还是纠缠不清,难道真的要赶尽杀绝把我们全都杀了才肯罢休吗?八爷求你老人家给我指一条眀路!”
  八爷背对着我微微摇头:“凡事不能直来直往偏执偏激,要学会举一反三,说到底梅花天决是个死物件,但人是活的、脑子是转的,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自己的死劫只能由你自己化解,八爷已经不在了,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了,一刀你自己好自为之,谨记我跟你说过的每一句话……”
  八爷说着说着身影就变得模糊了起来,我追上去想问清楚,但他的影子却迅速的消失殆尽,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
  睡梦中我还在追着八爷,突然就听到一个尖叫声响了开来。
  我第一时间惊醒了过来,睁眼就看到一个影子从床上摔了下来,定眼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斜对面的段晓天,他情绪激动从两米多的楼铺上跳下来,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刘一刀救我救我!有鬼有鬼!那个女鬼又来找我了!”段晓天站起来喊我救命。
  胖子和陈眼镜也被惊醒了,两个人吓得从床上坐起来,诧异的问段晓天鬼在哪儿。
  我也没看到女鬼的样子,就问段晓天是不是做恶梦了,段晓天脑袋摇晃个不停指着床铺说:“被子被子!鬼在被子里面!在被子里面!”
  我挑头往他被子看了一眼,陡然间也是一惊,段晓天的被子上多出了一样红彤彤的东西,那东西我一样就认出来了,木偶人!鲜血淋漓的木偶人!
  木偶人不是在火堆里面烧着的吗?木偶人不是留在通海湖那儿的吗?怎么居然出现在段晓天的床上?
  胖子和陈眼镜也被这木偶人吓得从床上滚了下来,两个人也不敢相信昨天晚上的木偶人回来了。
  段晓天忍不住嚎哭了起来:“我错了!我他妈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别来找我麻烦了行不行!呜呜呜呜……”
  哭着哭着段晓天就把那木偶人摔在地上,用力狠狠跺了几脚,木偶人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里面的棉花和杂草纷纷散落,段晓天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但木偶人却完好无损,连木头屑都没蹦出来。
  我拉住段晓天劝他不要激动,但段晓天的情绪已经控制不住了,这两天他被这木偶人折磨的快要奔溃了,恨不得立刻就把木偶人碎尸万段,嚎叫着继续踩了两脚。

  最后段晓天干脆就把木偶人捡起来甩了出去,甩到了我们学校宿舍的垃圾堆上。
  “咚咚咚……咚咚咚……”
  段晓天前脚才把木偶人甩掉,外面就传来了阵阵的脚步声,就像是女鬼昨天晚上来的脚步声!
  胖子惊慌失措的大喊说不会这么邪乎吧?刚把它扔出去女鬼就来找麻烦了?大白天的就来要命了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头皮阵阵发麻,也觉得这事儿太邪门了,感觉我们四个人已经生无可恋了……
  “大白天的!鬼叫什么呢!你们几个躲在里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走廊的人还没现身,声音倒先爆炸,我一听这是个男人的声音,声音还有些耳熟,真不是女鬼来找麻烦。
  等那人出现在宿舍门口的时候,我们几个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班主任,蒋德忠,我们班同学都称呼他老蒋。

  老蒋这人五十多岁,平时说话的嗓门很大,横眉怒眼对我们很严格,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你们几个昨天旷了一天了吧!躲在宿舍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做的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啊?”老蒋踹了一脚房门,对着我们大吼:“刘一刀啊刘一刀!他们几个游手好闲的也就算了,你小子怎么也不学好,跟着他们一起浪?你跟他们能混个什么好,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爷爷吗?”
  “蒋老师……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故意旷课……我们碰到脏东西碰到鬼了?”胖子嘴快张嘴就解释道。
  “见鬼?我碰到你们这群学生才算见鬼了呢!旷课出去玩了吧?还说什么见鬼?你们当我老蒋是三岁小子的智商吗?都给我出来!跟我去办公室!”
  “老师,我们这没骗你啊,我们真的碰到脏东西了,我们几个已经几天都没睡好觉了……”陈眼镜也熬不住了,眼泪哗哗的跟老蒋诉说:“你看你看……你看段晓天都被吓成这个样子了……”
  老蒋咦了一声,挑头看了一眼段晓天,这个时候段晓天正蹲在角落瑟瑟发抖,脸色白的吓人,老蒋张口想说什么,突然指着我说:“刘一刀你一个人出来!”

  老蒋把我带到走廊的角落说:“刘一刀,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出去包夜上网了?你是个老实人,我知道你不会撒谎!”
  我说老师他们没骗你,我也没打算骗老蒋,就把这两天发生的怪事,以及神婆断头的细节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怕老蒋不信我还垃圾堆上的木偶人指给他看。
  老蒋听到最后居然满头大汗:“居然真的有这样的邪乎事,这个段晓天真是不得好死啊!惹出了这么大的祸害!”
  我有些意外:“老师你相信我说的吗?”
  老蒋叹了口气:“他们几个说话我肯定不信,但是这话从你嘴里出来我就不怀疑了,这件事你们闹得不小啊,没被鬼弄死算你们祖坟上冒青烟!我要是不来的话,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