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6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突然看到道台上点燃的三根香……三段香断了其中的两根,这在梅花天决的记载中就是个不祥之兆!

  净手焚香都是有讲究的,焚香有烧五根、三根还有单根的,尤其是道门焚烧香更有隐晦的含义包含在其中,大多都是祈求太上老君保佑,保佑法事平平安安、一帆风顺,道人在做法事之前都会留心观察焚香的情况,如果檀香烧的顺利,慢火迎风就寓意着法事能够顺利的进行一切有条不紊,但如果檀香中途折断或者无故熄灭,便寓意法事必将遭遇困境,其中必有蹊跷。
  而我眼前这三根檀香其中最凶煞的一种,三根檀香当中的一根被称作断头香,此刻道台上只剩下中间一根断头香,在梅花天决中释意就是断头之灾,从我的理解层面上来说这场法事不仅不能帮段晓天送走恶鬼,反而还会有断头之灾!
  段晓天看我脸色不对,忙问我怎么回事,法事马上就要开始了,别四处乱跑。
  “不好了!要出事了!这场法事做不得!”我呢喃了一句,就上前来到神婆的跟前。
  神婆正蹲在那儿抽烟,一只手摸着脸上的黑肉瘤,见我突然走过来,就用怪异的目光瞥了我一眼。
  我指着道台上的断头香说神婆你看看这个断头香!断头香都出来了!这……这法事恐怕不能做!
  神婆吐掉烟嘴哼了一声:“你小子懂什么搞子?打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鸟!你是想捣乱的吧?什么法事怎么做我比你清楚的很,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在这里还轮不到你在这指手画脚!”
  这神婆压根就没领会我的意思,按照梅花天决的记载,出现这种征兆必须即刻收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也有些急火了:“神婆你到底懂不懂道门禁忌,出现断头香你还敢做法事?”
  神婆说我不懂你来做啊,这种折寿损德的法事我巴不得有人替我做呢!

  这时段晓天、胖子、陈眼镜也围了上来,神婆威严遭到了挑衅,当即就挂不住了,气急败坏的对段晓天说不做不做了你们几个自己作死我也帮不了,这小子就是来捣乱的,以后你们命没了别来找我!
  神婆气呼呼的就要走,段晓天几个人顿时慌了神,赶忙跟上去拉住神婆:“神婆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呀,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啊,我们几个人的命还得靠你老人家啊!”
  段晓天把我拉到一边说刘一刀我知道你懂些这方面的东西,但你再懂也就是些皮毛,你就不要跟神婆过不去了,我们几个人的命现在都在这儿悬着呢,这不是儿戏就当我求你了!”
  我告诉段晓天这法事不能做,断头香都出来了,特别不吉利。但段晓天死活听不去我的话,说到最后干脆让我呆在旁边看着就行,只要不去打搅神婆做法事什么都好。
  我也是无话可说了,神婆最后还是被劝了回来,回来的时候恶狠狠盯了我一眼:“年轻人不懂什么搞子就不要插嘴,闯下篓子谁来负责任?”
  我当时真的想上去反驳几句,但转念一想断头香的说法只是我从梅花天决上看到的东西,到底有多少含金量?是不是真的有诡异?我也没十足的把握,说到底这些还都是纸上谈兵,还从来没有落实到实践中来,当然我也希望断头香只是个巧合,昨天晚上的女鬼也确实把我吓了一跳,到在都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那女鬼诡异的笑容。
  按照神婆的指示段晓天、胖子、陈眼镜三个人并列跪在道台的跟前,从段晓天开始,依次是胖子、陈眼镜、三个人跪在那儿最里面小声的说着打搅抱歉之类的话,语气都非常虔诚。
  神婆从道台上拿了一件红色的袍子套在身上,戴上了一顶半红半黑的帽子,脸上还分别画了两条红条,这袍子和帽子的款式我都没见过,神婆这一套我看着不像是道士做法事,有些像东北的跳大神感觉有些不伦不类,尤其在这个特殊的地方,烛光倒印在她的脸上,从我这个角度看特别的别扭。
  “天地清明!阴浊阳清!脚踏七星灵光永在!太上老君随我号令!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显神灵!大日如来定三魂!开!”.神婆往蜡烛上撒了一把香灰,半空中喷溅出一抹飞舞的火星。
  这时候段晓天他们三个人就开始磕头了,神婆喝了口烈酒喷在道台上的木头偶上:“姑娘姑娘行个方便,小孩子不懂事惊动了你的安宁,在这老生替他们敬杯酒,上有佛祖保佑、下有钟馗开道,还请姑娘你多多包含,给这些小子一条生路。”
  接着神婆从道台上抽出了一根捆着白绳的棍子,隔空对着木偶人比划了一阵,口中继续念叨着我听不懂的符咒,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都紧盯着四周围,想到之前看到的断头香心里头难免有些忐忑不安。
  比划了一会神婆把木偶人从道台上拿了下来,抚摸着木偶人的后背,又念叨了几声咒语,把木偶人抛在火堆中。
  “我已经跟姑娘通过声了,姑娘答应我以后不去找你们的麻烦了,你们几个也好自为之,从此以后务必不要惹是生非,待会你们看到这木偶人烧成灰烬你们就从地上站起来,转身往学校的方向回去,中途不要回头……”
  这就算送完了?我狐疑了一声,不禁擦了把虚汗,这其中的确没出什么岔子,断头香的征兆并没有出现,我心说真的是自己多想了,错怪这个神婆……
  我心里头正琢磨,突然听到咦的一声,抬头看到神婆愣在火堆边上神色有些诧异,大概是遇到了什么。

  我凑近上去瞅了一眼也是一怔,看到神婆的抓耳挠腮的盯着木偶人,原来木偶人被扔进火堆没能烧起来。
  按理说木偶人本身材质是木质的、里面搪塞了许多易燃的棉花杂草再加上酒精的催化,应该火一点就着,但这会再看木偶人,却看到它的身上通红通红的,这种红不是火苗红,更像是鲜血的颜色,火苗烧着烧着木偶人就鲜血淋漓了……
  神婆有些慌了,她往木偶人身上继续喷了一口烈酒,嘴里面大声嚷嚷着抓鬼的符咒,火堆因此燃烧的更加旺盛,但邪门的是那木偶人依旧没能烧起来,身上的鲜血反而越来越密集。
  “姑娘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些年轻人都不是故意的,等我们回去多给你做一场超度法事,让你在那边过的舒坦点,老生请你……”

  神婆神情慌张的对着木偶人说话,但话说到一半就突然卡住了,就看到她整个人咔嚓一声陡然间挺直了腰板,以一种特别诡异的姿势静止在原地一动不动……
  段晓天几个人跪在地上,也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但神婆之前叮嘱过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这会他们三个除了磕头就是磕头,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神婆像个雕塑似得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僵持了足足有一分钟,也不说话也不动作,眼珠子眨也不眨……
  我暗叫一声不好,不祥的预感重新笼上心头,这神婆好像遇到了什么事儿了……
  “神婆神婆……”我往前喊了神婆两声,段晓天在旁边挤眉弄眼示意我不要靠近,他是怕我打搅到神婆的做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