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5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虎头玉佩递给苏雨晴,她没伸手来接反而用一种诧异的眼神打量着我:“刘一刀我不需要什么护身符,这东西你自己留着吧?另外我不喜欢弄虚作假的男生,看着令人恶心。”
  苏雨晴说完就转身离开,我顿时无言以对,显然苏雨晴完全会错了我的意思,她是把我当成了表白对象,她把我这玉佩当做是表白礼物了,我好心提醒却让她觉着恶心了?
  苏雨晴转身走了,没想到旁边的吴静倩一把抓走虎头玉佩。
  我反应过来跟上去:“哎哎哎玉佩!我的玉佩……”
  吴静倩回头哼了我一声:“怎么木头?送出去的东西还想要回去?这玉佩品相不错晶莹剔透,我替雨晴收下了,你可以走拉!”
  我被说的一脸懵比,眼睁睁的看着吴静倩拿走了我的虎头玉佩,那可是八爷留给我的最后念想,我本来想追上去要回来,一时间又词穷不会说话,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要回来。
  我正要追上去,手机忽然响了,来电显示是段晓天打来的电话:“一刀一刀,事情都办妥了,你要的那几样东西都全了,只是那个神婆,妈的!太坑了,简直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巫婆!”
  我忙问他怎么回事,段晓天说神婆倒是请到了,但是神婆狮子大开口,下咒的时候收了我五千块,妈的解咒开口要我两万块,我不得不打电话回去要钱,害的被我爹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心里头骂了一句,这事儿压根就是那神婆引起来的,现在又开口两万块的好处费,这都是什么德行,我甚至都怀疑这是那神婆特意设下来的一个局。
  但事到如今也没辙了,就算真的是神婆下的局也得认了,打着伞的厉鬼可不是闹着玩的,真的被女鬼缠上了简直生不如死,两万块对段晓天来说不算什么,权当是花钱消灾买个教训,以后这种邪术还是少碰为妙。
  我挂了电话就去学校外面找段晓天、胖子、陈眼镜几个人会合,他们定了一个小饭店的包间作为临时聚集地,我一进屋子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老女人坐在当中的椅子上抽烟,段晓天几个人毕恭毕敬的围坐在旁边。
  我断定这女人就是段晓天提到的神婆,女人看起来五六十岁,头发蓬松凌乱像个鸟窝,一身碎花的外套穿着很土气,满脸肥肉、眼珠子还倒扣了进去,一张嘴露出黑乎乎的牙床,乍一看不像是什么神婆,像我小时候见到的农村村姑。

  我对这神婆没什么好感,进去的时候正好听她在陈述送鬼的具体的相关事宜。
  “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送鬼的话那就是难上加难了,而且你们遇到的这鬼还是一只生煞,无论是请还是送都是一件折阳寿的事儿,小伙子你别以为那两万块是给我的,老婆子再低贱那也是一条命,我用那些钱捐香火积功德,算是给自己买一条后路啊……”
  生煞我以前听八爷讲过,说的是那些死了没去阎王殿报道的孤魂,因为怨念太深,没法放下,日积月累便极具阴气,怨念根深蒂固,也算是比较难缠的一种。
  不过神婆买后路的说法纯属瞎掰,这女人得了便宜还在这卖乖,再怎么说这鬼也是你请来的,早知道折寿你当初别拉段晓天啊。

  神婆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贡品说你准备的东西还缺几样最重要的,这样你马上到附近的金店转一圈,买些金银首饰回来,待会一起捎给女鬼,好赖也算你的一片心意……
  “金银首饰?神婆!女鬼怎么也兴这个?”听到这儿旁边的胖子忍不住插了一句。
  神婆吐了口烟圈说你懂什么搞子?女人谁不喜欢这些金器家伙?你弄点真材实料的金器孝敬她、把她哄开心了,她也不跟你计较那些芝麻蒜皮的小事了,再难缠的鬼也送走了,小伙子既然摊上这种事就别舍不得花钱,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有钱没命花也是白费。
  我站在旁边越听越觉得荒唐,怎么都觉得这个神婆明目张胆的趁火打劫,这些金器不是给女鬼的吧,是用来孝敬你自己的吧?
  我把段晓天拉到一边告诉他这神婆太贪了,让他别花这冤枉钱,鬼是神婆请来的,她不送走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那神婆在背后好像察觉到什么,眼珠子一翻故意咳嗽了两声:“我做法事从来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不懂什么搞子就不要乱嚼舌头根!否则耽误下来后果谁来承担?”
  段晓天一脸的苦逼说算了吧,买就买吧,买了心里踏实,只要能把那只鬼送走就行了,这次闯这么大的祸魂都吓丢了,现在连家里人都知道了,嘱咐我一定要处理好,不管花多少钱。
  段晓天不敢马虎随即就带着胖子和陈眼镜出去买金货,留我一个人待在包厢陪神婆,整个过程神婆一直没睁眼瞧我,一直在那抽烟对我是满脸的不屑,大概是因为我坏了她的好事对我耿耿于怀。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功夫,段晓天从外面买来了神婆口中的四金。一条金项链、一只金手镯、金耳环、还有一枚金戒指。
  见了四金齐全神婆才满意的点头说东西基本上全了,是时候带你们去送木偶了。

  神婆带我们去的地方比较特殊,从饭店的后门出去,沿着一条小路走了大约四五公里的路,就到了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
  这地方前临河、后靠山、四周围栽种了成片成片的杨树木,地上一片杂草,像是以前的一块老农场。
  神婆根据自己的推算,算到女鬼的尸骨就葬在这个地方,所谓生来死去,阳去阴往,在这里送走木偶人再适合不过了。
  我前前后后仔细的扫了一眼,第一感觉这地方很偏僻,方圆几公里看不着人烟,再一个觉着这里特别的阴,现在才十月份,气候不算凉,但到了这地方却一个劲的打寒颤、手脚冰凉,四周的杨木树叶哗哗的掉落,就好像有很多人躲在背后同时说悄悄话,听得人特别的压抑。
  另外神婆一口咬定那女鬼就葬在这地方,也不知道她是根据什么推断出来的,反正我前前后后看下来连墓碑都没看到一尊,更别说什么坟墓了,那女人真的葬在这个地方吗?
  不一会功夫神婆在空地上摆了个简易道台,摆上贡品点蜡烛上香,特别把那个木偶人摆放在道台的正中央,木偶人的眼睛正对着我们几个人,脸上倒映着微弱的烛光,看起来格外的寒碜。
  神婆点燃一根烟说现在时辰还没到,你们先烧烧纸钱、等到了十二点十分我做法事的过程中你们几个人就跪在道台跟前,诚心诚意的给人家磕头,我不开口你们不许停,都知道了吗?
  段晓天、胖子陈眼镜三个人连连点头,三个人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我倒是比他们稍微镇定些,但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今天晚上的这送鬼法事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具体哪儿不对劲我也说不出来,毕竟《梅花天决》上的本事我才学了点皮毛而已,我觉得这地方有点怪,这个神婆有点怪,包括那个木偶人也有些怪,早知道这样临来的时候就应该先用周易给自己摇上一卦的。
  我越想越觉得心里面憋得慌就准备起身去撒泡尿,谁知道我站起来就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心里头不由的一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