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下来就克人、克己、克物…》
第1节

作者: 巫映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个灾星,生下来就克死了人……
  我从娘胎出来的时候嘴唇是黑的,眼珠子是瞪着的,面部的肌肉绷得很紧,连当时的接生婆都吓了一跳说从来就没见过这样的孩子。
  在我出生后的十分钟,我爷爷就出事了,平时身体硬朗的爷爷就在我出来的时候踉跄倒地,死在我家的后院。
  “天煞灾星!这孩子是天煞灾星!生出来就克死人!”
  奶奶冲进里屋指着我大喊,要把我从娘怀里抢过来砸死,幸亏我娘反应及时紧紧抱住我,死活不让奶奶靠近,才算是躲过了一劫。
  我奶奶红着眼说这我是天煞孤星、大凶的命,这种命留不得,否则的话家里人都要被克死。
  我爹娘哪会信这个,直说我奶奶是老糊涂脑子犯毛病了,爷爷的死和我的出生只是个巧合,没什么天煞克星的说法。
  这事儿当时就在村里传开了,村里人都知道刘家生了个瞪眼珠的怪胎,暗地里都说我是不祥之物。
  我爹娘当时没过于在意,本以为这事咬牙忍忍就过去了,没过几个月家里就出事了,先是后院砖头墙轰隆一声倒塌,家里养的两头猪被淹埋了、奶奶在出去买盐的路上被路边的槐树砸倒跟着一命呜呼,我爹下半年出去做木匠的路上被一辆大货车撞了……
  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家里相继出了两条人命,可谓是祸事连连,更是验证了我是天煞灾星的说法,大伯和村长几个干部都来劝我娘,让我娘把我处理掉,说天煞孤星不是闹着玩的,再这么耗下去刘家人一个个都得被克死,搞不好连刘家村都得跟着受连累。
  都说虎毒不食子,再怎么说我也是娘身上的一块肉,我娘坚决不同意动我,说我就是个肉体凡胎,就是个普通小孩,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
  村长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个道士,说我是不是天煞孤星谁说了都不算,道长最有发言权。
  那道长也没废话,说要知道这孩子是不是灾星,抓个周就知道了。
  所谓的抓周又称为抓阄,这种习俗在我们这边由来已久,简单的说就是放一堆物件在小孩的面前,任由小孩去抓,根据小孩抓到的物件预测小孩的将来和前程如何。
  抓阄的小物件每一件都代表着特殊的含义,比如算盘代表将来做会计、抓到写字的毛笔代表小孩将来有学问、抓到女人用的花露水就代表小孩以后可能会沉迷女色,道长特别找来一面镜子,这镜子是我奶奶生前用过的镜子,说如果我抓到死人的东西,那就是个灾星,绝对留不得。
  我那时候还不到一岁,在书桌上来回爬了两圈,糊里糊涂的就捡了一样东西,结果那道长一看就傻了眼,顿时震的一惊,我捡的物件不是镜子,也不是书桌上其他什么物件,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想的,竟然扒开了书桌的抽屉,从里面弄出来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

  道长指着我说造孽造孽,这孩子不仅是个灾星还是个煞星,不仅克人长大了还会杀人,留不得留不得,这个妖孽留不得。
  道长这话一出,村里的人都为之震惊,都对道长的话深信不疑,我大伯率先抢了那把菜刀,要把我弄死,关键时刻我娘不顾一切的冲上来,大伯那把刀没要了我的命,但却在我右边脸颊上留下一块伤,一直到现在这块伤疤也都留在我的脸上,成了我人生的一块标记。
  我娘那会跟疯了似得撒开了泼,不管道长、村长他们怎么说,不管我是不是什么灾星、谁也别想动我,谁动我她就跟谁拼命。
  那天那我娘虽然拼命保住了我的性命,但村里人却铁了心认为我是个灾星,恰好那年秋天又出了涝灾庄稼农作物颗粒无收,村里人都认为是我连累陈家村造灾,于是三天两头就有人山门咒骂我,每天都有人来做我娘的思想工作。
  我娘毕竟是个农村妇人,禁不住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轮番轰炸,那些人死的都能给吹活了,更何况给我贴上灾星的标签,种种压力下我娘妥协了。
  我娘知道我在刘家村也活不成,不如把我送走,或许还能寻个好人家,好歹还能留一命,可方圆里外的人都知道我是个灾星,我这样的孩子送给谁谁家倒霉,村里人都避让不及,谁还敢要我这么个灾星。

  就在我娘焦头烂额的时候有人敲开了我家的门,这人不是别人,就是我师父,十里八乡一个算命的瞎子,宋八爷。
  宋八爷不是真瞎子,早前被小鬼子的流弹打坏了一只眼,是我爷爷交命的世友,得知我家的特殊情况,表示愿意收留我,还跟我娘保证把我养大成人,就算豁出去一条老命也在所不惜……
  八爷连夜带我离开陈家村,从此不让我跟陈家村再有任何的瓜葛关系,他跟我娘口头约定,若是有缘,必定让孩子回来认祖归宗。
  八爷还给我重新取了名字,因为我脸上有一块刀疤,就给我取了名叫刘一刀,刘一刀留一刀,留得一刀大富大贵,留得一刀改天逆命……
  按说八爷是个算命先生,懂风水、会定乾坤我跟了他这样的贵人运气应该会好点,可打从我记事起就没遇着什么好事,倒霉事一个接着一个,克人、克己、克活物。
  那时候农村人家里面都会养些土狗土猫的溜溜,八爷也养过一只黄狗,砌了猪圈养了两头猪两只草羊,结果这些畜生没一个活过一个月,不是夭折就是失踪,包括家里栽种的花草树木养几天就枯萎老死,门前门后的空地都长不出杂草来。
  到了我上学那会也是多灾多难,三天两头磕磕绊绊、见血见红,不是走路被玻璃铁钉扎到脚,就是脑袋被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砸破,最严重的一次掉粪坑里面差点被闷死。
  连着八爷也跟着一起倒霉,自从八爷带着我离开陈家村身体就日渐消瘦,这十多年间八爷得了一身的病,三高、气管炎、哮喘、腰椎肩周炎、光是我叫得出名字的慢性病就有七八种,反正什么倒霉的事儿都让我们爷俩遇上,周围的同学都笑话我是地狱倒霉鬼,到后来初中那会我自己都麻木认命了,印象中八爷劝我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熬到十九岁土鳖也能熬成龙。
  到了我十九岁那年八爷开始教我算命的本事,一直到了七月份八爷的身体终于扛不住了,那天他把我叫到床前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八爷说你小子真的是个克星,我年轻的时候师父帮我算过,说我能活到八十五,现在我才六十五就要归西,整整少了二十年的阳寿这就是因为遇到你这个活宝!
  八爷把当初陈家村的事儿一股脑全部说给我听,说养了我十八年一天好日子都没过的,临了临了还要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八爷从来都没骂过我,那天红着眼睛狠狠骂了一通出了口恶气,我心里五味杂陈跪在八爷面前眼泪流个不停,我在想我自己真的是个废物,十几年前克死了家人,现在又要克死了八爷,我就是个倒霉鬼,就是个扫把星,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我说八爷对不住了,你老先走,我处理完你的后事就去给你做牛做马报答恩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