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仙家那些事》
第12节

作者: 浅夏之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邻居发现了异样,急忙赶出来,看到张德标这样大叫了一声:“快来人啊,张德标中邪了!”
  陆续的有不少人出来了,张芙蓉也从院子里跑了出来,哭着叫她爸。邻居有人要去拉张德标下来,但是张德标在车里,不断的倒退,又前进撞车,谁也不敢靠近呀!此时的张德标满脸都是血,不知道谁叫了一句:“快去请张五爷!”
  我虽然心里害怕,但同时也好奇究竟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我姥爷就到了,他看到张德标这样,二话不说,从地上捡起一个大石块子就朝车玻璃砸过去。但小汽车就是小汽车,这一下子根本没砸烂,然后姥爷又连砸了几次,才终于把车玻璃砸烂。砸烂车玻璃之后他二话没说那怀里掏出一把桃木剑,直接朝张德标脸上打过去,然后又拿出一把小刀,在张德标的肩膀上划了一下,我就看到一股黑血从里面冒了出来,最后姥爷一掌朝张德标身上打过去,张德标就这样晕了过去。

  张德标晕了之后,旁人急忙把他扶下车来,一看还活着都松了一口气。
  “张五爷,村长这是咋回事啊?”

  “该不会有那胡大仙来报复了吧?”
  姥爷摇摇头:“目前不好说,只是单纯的中邪,有脏东西上身了。”
  日期:2017-03-02 21:39:00
  我怕姥爷看到我也在这里,就慌忙的赶紧转身跑了。可我这一转身不打紧,直接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我就感觉脸闷在了哪里,软绵绵的,差点没喘过气,后退一步一看,竟然是曹老师。

  那我刚刚……
  我瞬间脸就红了,低声叫了一句:“曹老师……”
  曹老师表情也有些微妙,点点头,就回家了。我心中既不好意思又有些激动,没多想,也赶紧跑回家去了。
  家里,爷爷也刚从外面回来,问我刚刚干啥去了,我告诉了他村长的事,他听后叹了好几声气:“都说这因果报应的,一点也不假,村长他得罪了胡大仙,这么快报应就上身了……”
  “可是爷爷,姥爷说是脏东西,不是胡大仙。”
  “管它是什么呢,只是这张德标,怕是以后日子不好过咯。不过小狗,以后你少去这种地方,你身子弱,别惹上什么脏东西。”
  我答应了一声就回房间去了,可我还没进屋多久,就听到外面闹闹腾腾,好事的我跑出去一看,发现村长跟疯了一样到处乱跑,力气还无比的大,一群人都拉不住。

  姥爷跟在后面,脸色很难看。
  “张五爷,你快出出手吧,你再不出手,村长就不行了。”
  姥爷却低声道:“不是我不想出手,他这是冥冥之中的报应。我已经帮他赶走了脏东西,他现在受的是胡家仙的报应!应该是,有东西上他身了,故意折磨他。快去摸摸他手脚,是否温热;还有他眼睛,是不是时不时的有眼泪出来。”
  说话的人赶了过去不一会儿回来告诉姥爷:“正是如此啊!”
  日期:2017-03-02 21:39:00
  姥爷叹了一口气:“鸽子山的狐仙还没死绝,这是一个仙力微弱的胡家仙上他身来了。”
  “可,可那现在怎么办才好呀?”
  “能怎么看?看看胡家仙想要什么了!”
  于是姥爷大步走过去,手中持着那白色掸子,拂了一下张德标,问道:“不知道尊使可是狐仙?”
  “哼!”张德标的口里模糊不清的传来声音,就跟他喉咙是有一口痰似的。
  爷爷镇静的很:“仙人已逝,斯人亦已受到惩罚,尊使想如何?”
  张德标含糊的道:“杀了他!”
  “冤冤相报何时了,尊使……”
  姥爷的话还没说完,张德标就腾的站起来,拿着脑袋一个劲的朝墙上撞!
  众人一看不妙,齐呼让姥爷快点救人。姥爷为难的很,这摆明了就是胡家仙的报复,报复张德标惨无人性的杀了鸽子山那么多狐狸,但此时姥爷若是伸出了援手,不就意味着要和胡家仙作对么?但是袖手旁观的话,张德标就得死去……

  最后姥爷喃喃一句“人命为大!”然后叫旁边拿了许多家里留种的稻米,二话不说就朝张德标的嘴里塞去,然后掰着张德标的脑袋,让他脸朝上。满满的一嘴,张德标呜呜的叫着就快喘不过气了,旁人都说,再这样下去张德标会被憋死的!姥爷却说,他憋死之前,那狐仙会更难受!
  日期:2017-03-02 21:40:00
  然后就看到张德标浑身抖了一下,两个眼睛翻了白眼,其他人心中都一惊,心想坏了,张德标死了。但姥爷却眼疾手快的立即将张德标翻过身来,猛的朝他后背打了一掌,就见到张德标猛的咳嗽一声,吐出了口中的稻米,连喘了几大口粗气,就恢复了正常。
  恢复了正常的张德标满脸是血,他后怕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了姥爷:“张五爷,你得救我啊,你得救我啊!”
  姥爷叹了口气:“你业报太深,我为了你今天已经得罪一次胡家仙了,如果再有,就连我也爱莫能助了。”
  张德标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张五爷,张五爷,你别这样,我家里有钱,有钱!我还有好几万,全都给你,只求你张五爷能救我!”
  “我张老五替人消灾,从不为财!如今我既帮你赶走了脏东西,又帮你赶走了胡家仙,还得罪了胡家仙。后面如再有什么事,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姥爷说完就回家了,而张德标则是恐惧的还在原地。
  半夜,我睡不着觉,却偷偷听到了爷爷和姥爷的对话:
  “老五,难道真的没办法救村长?十几年前你就已经不惧那黄家仙了,如今却怕那胡家仙?”
  “实话说,如果真保他张德标一命也能保,只是这样又得跟狐仙扯上关系。”
  “那怕啥,你就不干这行的么?”
  “我是不怕啥,但是小狗不一样,我给了他一个藏命符,断情断魂断容貌,还故意给他说那红色狐狸死了,就是为了打消他们之间的业障!”
  “哦,你故意骗小狗的呀!不过那天那胡大仙到底跟你说什么了,我从没见你对这种事这么上心过。”
  “哎,一入狐情死相依,身贵命轻两不伦……”
  日期:2017-03-07 18:04:00
  模模糊糊的我听得不是太清楚,我只知道了原来红狐是还活着的,还知道了我胸前挂着的吊坠并不是什么攻击用的,而是有类似隐藏我气息作用的。想到这我心里又是欣喜又有些生气的,欣喜的是红狐还活着,生气的是,姥爷为什么要骗我。
  红狐是狐狸,我是人,我和它之间怎么可能有什么,姥爷还说孽缘,我看他真是关心则乱。
  一夜无话,第二天醒来我还是趁早来到了张芙蓉家里。
  张芙蓉自己在院子里玩,看到我过去,板着脸道:“小狗,你是不是又想来抄我作业的!”
  我笑了两声:“班长,你也不忍心看我因为没写完作业就挨熊吧?”
  “哼,改天我就告诉曹静老师!”
  “别介啊,你这样的话咱们就生分了。”我想到了昨天的事,就问张芙蓉,“你爸爸呢?”
  提到她爸爸,张芙蓉委屈的都快哭了:“不知道,他一大早就拿了很多钱出去了。小狗,你姥爷是张五爷,你不能给他说说让他救救我爸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