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仙家那些事》
第11节

作者: 浅夏之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姥爷脸色难看的朝我挤出一个笑容,看着狐狸尸体的方向,面色沉重。

  如果姥爷都这样说了,没法埋也得埋,我们三个就行动了起来。周围有着不少今天土雷炸的散土,我们就这么一捧一捧的给盖到那堆血肉身上,一直到天色快亮了,才终于盖成了一个坟子样大的土堆,把这堆狐狸给埋了。
  而这期间我的心里很不舒服,这些狐狸都被剥了皮了,我不知道红狐是不是也死在其中了,不争气的话竟然在埋它们的时候,还偷偷抹了几滴眼泪。
  难道红狐就这样死了吗?突然之间,我恨死了村长张德标。但是我心里又侥幸的在想,红狐那么通灵性,应该早就跑了吧?或者他压根就没回鸽子山?所以当埋好这堆血肉的时候,我怯生生的问姥爷:“姥爷,那红狐它……”
  我的话还没说完,姥爷直截了当的说:“也死了,你别做它想了。”
  我就感觉脑袋轰的一下,那个两次救了我命的小狐狸,真的死在这里了?姥爷是有大本事的人,我对他的话从来不怀疑。

  姥爷看了看我的表情,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带着东西。
  我不知道对那红狐我是什么感情,竟然没出息到为了一只动物掉眼泪。可心中总是空落落的,感觉整个人就坠入了冰窖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那黑乎乎的,被称作死亡密林的地方,我看到好几个黑色的影子飞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手脚冰凉,不听使唤了。
  “小狗,还冷着干嘛,走了。”爷爷在前面催我。
  日期:2017-03-02 21:35:00
  可是我现在根本动不了,而且浑身冰凉没有一点力气,一下子就摔到在了地上。

  姥爷察觉到了不对劲,快步的走了过来,一指指在了我额头上,低语说:“不好,小狗火气弱,被脏东西上了身!潘老哥,帮把手,把小狗起来。”
  我现在是能看到他们在做什么也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可就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还冷的直打哆嗦。
  爷爷将我扶着坐了起来,我就看到姥爷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条白掸子,先朝我头顶打了一下,然后又分别朝我两个肩膀打了一下,口中念叨着晦涩的口诀,然后猛的朝我脑门一拍,直接把我拍倒在了地上。
  不过姥爷这一拍,我都是感觉身体恢复正常了,除了脑袋被他拍的疼痛以外。

  但姥爷还没闲着,掏出一个布口袋,眼色凌厉的在我周围点了好几下,我就听到几声很尖厉的声音,然后姥爷才恢复了正常。
  爷爷应该是见过姥爷施法的,低声的问:“都是些个不干净的东西?”
  姥爷点点头:“一些阴灵,趁着小狗火气弱,上身了。”
  爷爷点点头:“说的也是,这小狗身子骨还弱,在山上待了一整天,是受了一些。”
  可姥爷却说:“不是命火弱,是心火弱。”然后他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是不是因为那红狐的死伤心了?”
  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被姥爷看透了,但我却不敢吱声。
  此时爷爷干咳了一声:“管那么多干嘛,这都熬了一夜了,快点回去休息吧。”

  我忙不迭的赶忙爬了起来,随着爷爷和姥爷一起下山去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姥爷给我说红狐死了,但我总感觉那红狐还活着,就好像那红狐的命跟我身体有什么关联似的,难不成是因为它给我度命的缘故?
  可是命由己造,哪里真的会有度命,只是后来我才知道,红狐的那一亲,只是为了在我体内永远留着它的气息,叫我莫相忘罢了……
  日期:2017-03-02 21:36:00
  凌晨的山路还是有些冷的,何况我们昨天辛苦熬了一夜,所以此番下山倍感艰难,一直到了上午村民们都开始出山的时候我们才回到张家堡。

  大家一看到姥爷,纷纷围上去,问昨天的事到底咋个情况?
  姥爷一身清风,没有隐瞒如实相告。
  这下村民彻底炸了锅了,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而我心神俱疲,没就待就赶紧回家睡觉去了。
  可能是因为昨夜太劳累的缘故了,到床上刚合上眼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香直到傍晚才醒来。
  醒来的时候我想到假期要结束,马上要开学了,但好像我作业还没写完,就想找村长的闺女,也就是我们的班长张芙蓉去借作业抄抄。可我还没刚到张芙蓉她家巷口的时候,就看到有着一辆崭新的小轿车停在她家门口。

  在张家堡,大家都以打猎为生,很少外出,也用不到什么交通工具。有些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年轻人,骑来了一些摩托车看着很拉风,但是小汽车,这我还是第一次在张家堡见到。
  虽然已经是傍晚了,此时却有不少人围着过来看着小汽车是什么样的。我就听到村民们有说这车是张德标今天新买的,全是这些年卖兽皮得来的钱,而且昨天的狐狸皮也被他卖了好价钱。
  听到这,我心里莫名的烦躁。而这时候张德标满脸堆笑的从家里走了出来,很是得意的拿钥匙打开了车门,做进去,按了按喇叭,又闪了闪车灯。
  “嘿嘿,村长不愧是致富小能手啊,一定能带我们张家堡越过越好的!”说话的是张麻子,他是村长的狗腿子,村长叫他去东他不敢往西。不过也亏村长平时照料些他,否则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五六十岁了,也不好过活。
  日期:2017-03-02 21:37:00
  “切,自己发达了有什么用,卖的都是黑钱,要遭报应的。”人群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张德标已经习惯了,从车里走出来:“没听过先富带动后富么?放心,只要有我在,我肯定为大家谋出福利出出来!”说着,他留下爽朗的笑声进家吃饭去了。
  我听说张德标以前不是这样的,当选村长之前他是很踏实正干的一个人,可当上村长没两年,他媳妇跟镇上的人跑了,从那开始他才特别的看重钱,整个人就掉进了钱窟窿里。

  我讨厌张德标,就没去他家里,心想改天再来。
  到家吃了晚饭,由于白天睡得多,所以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我就一个人到家门口附近溜达,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曹静老师的家门口。
  曹静老师是前些年来的张家堡,她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长的又俊美,谁都以为她是来散心或者观光的,不成想她这一来就不走了,在老校长的邀请下做了老师。而她本人平时极少外出,不是在家看书就是在家养养花草。所以村里不少人都对曹静老师有意思,连我也都在想,要趣媳妇一定要取个曹静老师这样的。
  正想着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前面有些异动,就朝前面路口走了过去。前面就是村长家,结果我就看到村长直愣愣的从家里走了出来,手脚感觉很僵硬,而且还面无表情的。他很僵硬的走进了了小汽车里,启动了起来。
  那车灯照过来绅士闪眼,我刚想走的时候,却只见车里的张德标很难看的笑了一下,接着开着车直接朝旁边的墙上狠狠的撞过去!
  日期:2017-03-02 21:38:00
  我吓了一跳,这是他今天才买了新车,撞它干什么?然后他又倒车,倒出了一定距离之后,猛踩了一脚油门,再次朝墙上撞过去,我看到他在车里被那股冲击力反弹的脸都磕在方向盘上磕的满是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