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仙家那些事》
第10节

作者: 浅夏之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那天张德标从姥爷家走了之后,就到外村找了几个打猎的好手,第二天一早,他们一行五六个人就提着枪朝鸽子山上走了过去。这一天村子里听到从鸽子山传来了好几声响,不是猎丨枪丨的声音,而是土雷声,张德标他们不知道在山上炸了什么,只知道在天快黑的时候,看到张德标脸上跟抹了猪油似的,油光满面的,跟他一起进山的几个外村人,背后的麻袋也是鼓鼓囊囊。
  “这村长就是有本事啊,一次上山怎么打出这么多猎物出来!”
  “不应该啊,这个鸽子山除非那片死亡迷林,其他地方这个季节应该没有这么多野物才对,难不成他进了死亡迷林?”

  “不可能,那地方邪乎的很,进去几个人死几个认,连张五爷都说了,那里布着一个阴阵!村长打了这么多礼物,我总感觉是……”
  “感觉是什么呀,你倒是说呀!”
  “我总感觉村长动了那些动不得的东西!”
  日期:2017-03-02 21:19:00

  “我总感觉村长动了那些动不得的东西!”
  村子里议论纷纷,到最后大家都猜村长应该是打了山上的狐狸和黄狼子!张家堡民风淳朴,坚信狐狸、黄狼子这些是最能修炼成仙的动物,而且早在我姥爷,也就是张五爷的名声刚打出来的时候,他就警告过村子里的人,不得打那保家仙的主意,可如今……
  当天晚上,就陆续有不少人来姥爷家说叨这个事,姥爷听后甚是震怒,他没想到张德标竟真的能干出这种事来。于是他连夜来到我家,要同我爷爷一起上山看个究竟。
  奶奶还害怕着当年的事情,就对姥爷说时间这么晚了,明天再去也行啊。

  姥爷却不从,脸色难看的很。爷爷好像知道什么,也没啰嗦,收拾东西交代了一句就出门了。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却砰砰跳个不停。如果真的跟村民所传那样,村长上山把狐狸给杀了,那红狐呢?姥爷说它还活着,活着的话肯定会出现在鸽子山。前些日子都能这么不小心的中了张明设计的陷阱,那今天张德标的土雷……
  越想我心里越不安,加了件衣裳,趁着夜色,跟着爷爷和姥爷后面,一起朝鸽子山赶去。
  日期:2017-03-02 21:19:00
  张家堡的夜还是有些凉的,并不怎么明亮的月光照在树枝上,在地面上留下张牙舞爪的图案,看着很是吓人。
  爷爷和姥爷分别拿了一个登山灯,他们在前面照着路,我手里却什么都没有的跟着他们,好几次被石头绊倒在地,但害怕被他们发现,我都没发出声。可是到了山上的时候,树木繁多,他们的光线时亮时暗的,我害怕跟丢的,就走的快了一些,可不成想绕过一个小土堆之后,他们竟然真的消失了,前面没有任何光亮了。

  我正焦急的时候,突然左右各出现一个黑影,在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两条绳子就把我绑了起来,然后两道异常的白光朝我照来。
  “小狗?”这是爷爷的声音,有些震惊,也有些生气,“偷偷摸摸的,你怎么跟上来了!”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低着头不敢说话。
  姥爷面色阴晴不定,阴阳怪气的问我:“你可是担心那红狐?”
  我不敢说话,我知道姥爷不想让我跟那红狐有任何关系,所以我点头的话他肯定会凶我。
  “罢了,天这么黑,你一个人也没法下去,就跟着我们一起吧。”姥爷松了口,但爷爷还是气呼呼的打了我一巴掌。
  此时已经到了山腰深处了,时不时的就会传来几声难听的叫声,而且周围有着好多双黄色的眼睛在盯着我们,就感觉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感觉黑暗里可能会随时出来个什么东西,把我们给吃了。
  “再往前面走,就是死亡谜林了,老五,咱是不是走错了?”爷爷低声的问。
  日期:2017-03-02 21:31:00
  “没有,难道你没闻到么,前面有着一股子血腥味。”
  我打小就鼻子尖,奶奶取笑我说没白起潘小狗这个名字,鼻子就是灵光。其实在姥爷说血腥味之前我就闻到了,只是不敢说。但此时,我心跳的越来越快了。
  终于又走了几十米的时候,前面出现个小土坡,与此同时那血腥味更浓了。爷爷拿着登山灯先上去了,可是他还没刚下去,就大叫了一声,急忙的跑了下来,大口的喘着粗气说:“这……这太不可思议了,那张德标真是个畜生!”
  姥爷皱了皱眉头,也慢慢的爬上去了,我心中担心的很,虽然爷爷拉着我,但我还是趁他不注意,一溜小跑跟到了姥爷后面,爬上了小土坡。
  姥爷的登山灯照的很远,我就看到在手电的光亮下土坡后面有着一大堆白花花的东西,但当我仔细看的时候,发现这些白花花的东西竟然都是动物的尸体!这些尸体堆成了一米多高,下面还不断地有着鲜血流出来,这都是那些被剥了皮的狐狸!
  我忍不住,一下子吐了出来,我就感觉到那些白花花的血肉好像有生命一样,要朝我这边飞过来,吓得我赶紧跑了山坡。而姥爷还在山坡上,愁云惨淡,最后也忍不住那股恶心味,下了山坡。
  日期:2017-03-02 21:32:00
  爷爷喘着大气:“前面就是死亡谜林了,看来这群狐狸是想跑进死亡密林的,结果被张德标的人埋伏在此,放土雷把他们都炸死活闷死了……”
  姥爷向来面无表情的,这一次好像他也是动真气了,我看到他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简直是作孽啊!这个张德标,他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姥爷这样说着,然后从随行的口袋里拿起他的罗盘,朝土坡的东边过去。
  “老五,你干嘛去?”

  “我要做个东西,化化他们的怨气。”
  只见姥爷在这堆狐狸尸体的四周都撒上了随行带来的稻米,然后他拿着罗盘转了许久,最后在土坡的后方,也就是那死亡谜林的前方站定下来,强忍着恶心劲用手指在地上刷刷画了几个符,然后又来到我们跟前,在地上又画了几个符。默默念叨了一番之后,爷爷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了刚刚他画的符上。那血立刻没入土中消失不见,随机狐狸尸体的传来的恶心劲也不是那么浓了。
  这么神奇,我明明见姥爷没做什么呀。我以为这样姥爷就差不多了,谁知道姥爷正准备收工的时候,突然大叫一声不好,整个人直接朝后面跌了过去,倒了一棵树上。
  我和爷爷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扶起了姥爷。姥爷脸色难看的盯着前方的黑暗,那眼神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我在一旁打心底发毛。
  半响,姥爷都没有说话,最后摇摇头:“罢了,谁叫我多管闲事呢?潘老哥,咱今夜得把他们给埋了。”

  爷爷皱起了眉头:“可咱俩也没带东西,怎么埋它们?”
  姥爷却说:“没法埋,也得埋,否则咱们就出不去了,它一直在盯着我们呢。”
  它?
  听的我毛骨悚然,连忙朝四周看过去,结果什么也没有。我就小声的问姥爷:“那个它,是谁呀?”
  日期:2017-03-02 21:35: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