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仙家那些事》
第9节

作者: 浅夏之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28 20:35:00
  但这时候我姥爷去向前一步,站了出来:“我张老五这一辈子光明磊落,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我自问自己不是什么圣人,但绝对不是仗势欺人、杀人作恶的恶人!张大壮家种种事,皆有因有果,有些涉及利害太大,我不便多说。但我张老五就敢在这里放下一句话:对张明他家的事,我若有一丝对不起他们,遭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姥爷一身正气,丝毫不畏他们那或怀疑或鄙夷的眼神,说完这些话来到张明跟前,低声的说:“张明,咱们都是张家堡的人,虽然我没有做对不起你哥和你奶奶的事,但你娘的死,我难辞其咎。这样吧,今后你就做我徒弟,我养你吧!”
  张明抬头看了一眼姥爷,浅浅的笑了一下,站了起来,没有接受姥爷的邀请,而是默默的走到他妈旁边,抱起他妈,摆在了张大壮和张老太的尸体中间,随后响响的朝三具尸体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朝村外走去。

  张明走了,对张家堡,他已经心灰意冷,没有什么好眷恋的了。姥爷没有说什么,而是主动的给张大壮他们料理起了后事。而他的那一番正气凛然的毒誓,好像并不受村民待见,一时间,我们家成了张家堡的议论中心,走在哪里都有人戳脊椎骨。
  而经历了此番事情,姥爷觉着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天他找了个机会把当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还对我说冥冥之中所有的报应都会报在我身上,现在果报,已经开始了。
  我问他,是指张明他们一家的事么?姥摇摇头,只说了两个字:孽缘。
  日期:2017-03-02 19:58:00
  孽缘,我也不小了,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打小就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上学,一个人在家玩沙包,唯一跟我接触比较多的,就是曹静曹老师。虽然曹老师今年还不到三十岁,白白净净的跟村里人经常风吹日晒的很不一样,而且到现在还没嫁,可是我对她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顶多偶尔yy一下。

  我就问姥爷,既然知道报应已经开始了,为什么不破了报应呢?而且这个孽缘具体是指什么?
  姥爷又拿起了烟袋,抽了一口气说了三个字:红狐狸。
  我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但是我突然想到了前几天红狐为了救我,将两个爪子搭在我肩膀上——亲我,一下子我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红狐,很通灵性的狐狸,因为彼此有了救命之恩,所以我心中对她倍感亲切。但它是兽,我是人,我怎么可能和它在一起呢?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讪讪的问爷爷:红狐呢?
  那天红狐被张老太抓走,姥爷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他一定知道红狐去了哪里。
  姥爷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它去了哪里,但是我知道她肯定还会来找你。”
  听到这我心中一喜,并不是红狐来不来找我,而是姥爷的话透露了一个信息:红狐还没死。如果它因为救我而死了,虽然它是一只狐狸,我也会很内疚的。
  “不过姥爷,你为何这么肯定说红狐还会来找我?”
  日期:2017-03-02 19:59:00

  “狐狸一族,跟其他种族不一样,他们认定了一个人,就是生生世世。上次它肯舍命救你,就不会这样的轻松放下你。”
  我笑了笑说:“不过姥爷,它来找我,我就将它收养了呗!你担心什么呀?”
  姥爷脸色突然变得很认真:“小狗,这种话以后可不准再提!狐族,跟咱们人族一样,而且他们更易修为上仙,它们容不得任何侮辱!”
  我耸耸肩,随后爷爷又说:“这些事我会想办法,我已经给你写个符,你收好挂在胸前,无论如何不要摘下!”
  我答应了下来,但是我总觉着姥爷从那晚上山之后变得怪异了很多,就试探的问他:“姥爷,我听爷爷说那天你去见了胡大仙了,你们聊了什么呀?”
  听到我这样问,爷爷沉思了起来,半响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家里传来了敲门声,我过去打开门,发现是张家堡的村长来了。
  张家堡是一个传统村庄,只是近年来才和乡镇关系走的比的近。张德标,我们的村长,由于当年他是张家堡最擅长打猎,打架最厉害的人,在我老祖父死了之后,他就继任了村长。张德标这个人什么都好,唯有两点:一是为了显示村长的地位,村里的什么事他都要插上一脚;二则是满嘴的大话,做事一点不靠谱。这不,前几天他在镇上开会,今天来我家,指定是为张明他们一家来的。
  张德标来了家里之后,看到爷爷客气的递了一根烟:“来,张五爷,抽抽这镇上的白鸽!”
  他知道我姥爷平时是不抽烟的,就故意显摆。
  姥爷架子端的很正:“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了吧。”
  日期:2017-03-02 20:00:00
  村长笑笑坐了下来:“我也不跟你张五爷打什么马虎眼了,那张明一家是怎么回事?十几年前张明他爹就走的离奇,现在一家四口一下子走了仨,张明那小孩也离家出走了,咋回事啊?”
  姥爷料到他会说这个,叹了口气:“这事没法说,怪就怪那张大壮贪心,打起了胡大仙的主意。”
  张德标眯着眼睛大力抽了一口烟:“我说张五爷,这十里八乡都尊称你一声张五爷,你倒是说说,难不成咱们这鸽子山上真的住着那成了仙的狐狸不成?”
  姥爷看了一眼张德标,淡淡的说:“成没成仙,我不知道,但是这山上有不少狐狸倒是真的。”
  “那咋从来也没见人猎到过狐狸下来?”
  “废话!谁敢打它们的主意!”
  张德标被姥爷吼了一声,讪讪的笑了起来。而姥爷却接着说:“张德标,我知道你有发财的本事,以前咱们张家堡的人打了东西就只知道把肉买了换点钱,你却想到了卖皮不卖肉,反倒把那些动物的皮子卖了个好价钱,你确实有本事!不过我得提醒你,黄、胡两家大仙的主意你可别打,要吃大亏的!”

  村长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笑说着:“知道知道,这我能不知道么?只是村里最近都说,你们爷孙俩跟张明他家的事有关,这……”
  “我们俩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他们家的事。”爷爷正着衣冠说道。
  张德标还是嘿嘿的笑着:“我懂,我懂!您张五爷说没做过,那绝对就是没做过!只是张五爷,你说那狐狸在山上,咱们寻常人可能寻的到?”
  姥爷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日期:2017-03-02 20:26:00
  张德标也是识趣,看到姥爷不想理他就站了起来:“行吧,这件事我也清楚了,张五爷说没事,那肯定就是没事了!那张五爷也就不用送了,我就先回去了!”

  转身要走的时候,张德标还故意的回头看看姥爷,见姥爷果然没有起身的意思,就嘿嘿的笑着走了出去。
  村长走了之后,姥爷冷哼一声:“这个张德标,当上村长之后,财迷心窍,早晚要吃大亏的!”
  我打心里也不喜欢张德标那虚伪的作态,只是没想到姥爷的话应验的那么快,张德标果然出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