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8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手里就把玩着苹果9普拉屎手机,手指飞快地聊着微信,打出去一句话十个字有三个错别字,还傲然地微笑着。
  汤伟红羡慕地看着刘敏手里的手机,想拿出自己的某山寨智能机看看购物网站,却是没好意思拿出来了,便暗暗想着,第一个月工资就拿去买手机,就买刘敏用的这个。
  她问,“你这手机多少钱?”
  刘敏头也没抬,说,“九千九百九十九。”
  “这么贵!”汤伟红吃惊道。
  刘敏一副你不懂社会的表情,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这是苹果公司的最新产品。大陆这边还没发售呢,我是专门跑去香港买的港版。那商家黑心,加价两千。”
  “还要加钱的啊,一万块钱了。”汤伟红摇头说。
  “好好干吧,你很快也能用上。”说着,刘敏瞥了眼隔壁,墙壁的另一边是顾青青,“不像那边那个装清高的,活该一家子穷死,装什么圣女呢!”
  想到顾青青,汤伟红的眼神一下子就暗淡下来,表情纠结,却不知道应当如何说,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小敏,方总监来了,点了你的台,快去快去。”
  妈咪进来招呼着。
  刘敏赶紧的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妆容,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肢就去了。汤伟红盯着刘敏的屁股看,心里突然冒出一个猜测——刘敏该不会还陪客人上床呢吧,否则小费哪来那么多钱,她这个屁股,一看就不像是**了。
  顾九还是被安排了岗哨,他和李明涛站一班岗。
  107团的岗哨几乎是一线作战部队中岗哨安排最严密最严格的一支部队了。因为曾经发生过境外特工刺探的事情,又是大量高尖技术装备集中的部队,因此警戒水准一向是往高了走。
  基本上,一到晚上,全团几乎有五分之一的官兵被排到了岗。这种方式也是培养官兵战场意识的举措之一,是李牧一向都很重视的。
  李明涛今晚的心情格外不同,顾九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作为班长,说心里不难受心里不重视那是假的。在部队,班长这个角色有多重要,是完全可以展开想象的,将班长的地位拔得再高也是承担得起的。
  在生活上,班长是大头兵们的家长,说是爹是妈都一点不过分。前几天,刘桂松扭到了脚,是李明涛和老兵把他背到医疗室,然后天天打饭跟伺候皇帝一样。嘘寒问暖这些就是再正常不过了。
  因此,顾九家里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对李明涛来说,就等于是他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
  岗哨位置在距离瞭望台约莫一百米的角落,这里有一个小土包,有好几颗枝叶茂密的大树,地势很好视界很好,可以掌控周边的情况。107团的营地是没有围墙的,采用的是全自动的监控系统,对外对内都是一致的。人力岗哨是有效的补充。
  虽然已经是六月份,但是山里一旦到了晚上,还是很凉爽的。这种情况要持续到农历的七八月份,那个时候是一年之中气温最高的时候,哪怕是在海边或者深山里,都是炎热无比。
  李明涛跺了跺脚,低声对顾九说,“你不要太过担心,副团长既然知道了,他就不会不管。顾九啊,说真的,连我都羡慕你,副团长很偏爱你。”
  顾九的情绪一点也不高,也从来不会依仗着有副团长的偏爱就趾高气扬,他说,“我妹妹是个老实人,性子软,很容易的就被人骗。我在家的时候看着她还好,我不在家了,就没人看着她了。我爸不管事,我妈身体不好。当兵之后我最担心的就是她,结果还是出事了。”
  如果不是在部队,顾九早已经飞奔向广东找人去了。他有多么的担心心情有多么的急切,旁人是很难体会到的。

  尽管李明涛将此事当成是自己的事情,但是他依然很难进入角色体会顾九的心情。他能做的,除了安慰,就是看着顾九。
  绝对不能再出现私自离队的事情了,说句难听的,就算是要出,也不能出在顾九身上。
  107团上下,也许没有谁是看不出李牧副团长对顾九的看重。
  顾九的能力在团里不是最出众的那批人,也不是人格上面有什么闪光点的兵,而他成为新兵当中唯一被李牧副团长另眼相看的原因,也许只能归结于一种特殊的情结了。
  恐怕只有李啾啾相对明白一些——李牧在顾九身上看到了他的老战友的身影,而恰好,那位老战友,是李牧这辈子恐怕都迈不过去的心理的那道坎。
  不管出于愧疚还是什么,李牧偏向顾九是不加掩饰的。
  换成其他人,冒冒失失的直接跑去办公室找李牧,又是在晚点名之后的时间里,李牧是绝对不会给他所在的连队干部骨干什么好脸色看的。
  “副团长是陆港人,我告诉你吧,副团长已经给陆港那边的朋友联系,让他们帮忙找人,明天天亮如果没有消息,就会报警。你放心吧,只要人在陆港,就一定能找到。”李明涛说。
  把这些情况告诉顾九,也是连长交代下来的,由李明涛来说,再适合不过。
  顾九眼睛闪着亮光,就像溺水的人看到了漂过来的木头一样,道,“真的啊!”
  “我还能骗你不成。”
  欣喜之色也就是一闪而过,顾九很快又沉默了下来,情绪比之前似乎更加的不高了。
  在很多人眼里,顾九是个脑子有些木木的兵,反应相对来说有些迟钝,和刘贵松这样的思维活跃行为活泼的兵相比,差别更是明显。但是这不说明顾九是没脑子的人,事实恰好相反,有些事情,他比谁都想得多想得深。
  十几年如一日的像狗腿子一样和慕容明晓在一起,尽管表面上是兄弟,称兄道弟的,但是很多人都知道,慕容明晓很多时候只是把顾九当忠实的跟班。难道顾九对这一点就一点没有察觉吗?
  显然不是。
  他知道,但是他不愿意去想,或者说不在乎这些。他自由他一套对待朋友的方式,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仅此而已,其他人的话语,对他并不能产生多大的影响。
  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他,如果没有这些抵抗力,没有一个坚定的主观思想,他早就被自卑和委屈所击倒,最终只会是一个比不上前期的耿帅的兵罢了。

  此时此刻,他在思考的已经不单单是妹妹被骗走的事情,而是整个家庭的事情。他开始想到,自己不在家才半年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时间再长点,那会怎么样。还有两个岁数更小的弟弟一个妹妹,谁来照看他们。
  越想就越放心不下,或者说,本来隐藏在心里的担心,因为大妹出事而全部都爆发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