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53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21 22:18:00
  在铜镜里的张彦之把那龙虎山积攒多年的龙虎二气砸进九道河子之后,杨慕白转过脑袋看那个还在瑜伽之中的小雷音寺宗主李文姝,对于李文姝在自己面前穿着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或者说丝毫不当男人这件事儿,杨慕白早就见怪不见,早年跟着何安下修行的杨慕白在第一次来小雷音寺求救的时候李文姝就对他施展了自己那独有的魅惑之术,那一次的杨慕白不为所动,用李文姝的话来说,如过那一次的杨慕白没有忍住她就不会出山去帮杨家死婴入活人之腹,那一次魅惑只能说是李文姝对杨慕白的一个考验。

  但是杨慕白心里清楚,李文姝的考验不是对他,而是对那个镇守在无上观的何安下何真人。从早年为杨如是甘愿舍命到在无上观塑金身跟着何安下修行,何真人在杨慕白的心中都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在那次解杨家绝后之局之后,何安下没有让杨慕白回无上观,而是让他来了西域小雷音寺跟着这个女子,何真人此举到底有什么内涵杨慕白迄今不知,但是何真人让他做的,那他便去做。
  杨慕白是经过那一场风水界的盛宴的,更在那场盛宴之中能与卧龙先生杨庆之在棋盘上不分伯仲,他虽然只能算是无上观里的一个无名小卒,但是在那些年风水界群龙并起的年代里见了太多的豪杰。三教中人也好,杨庆之也罢,哪怕是杨当国冯远征。但是唯一能让杨慕白真正的肃然起敬的,唯有一个何安下。
  在他看来,何安下这个名字,当的起他一生的人品,何以安天下。
  杨慕白看着李文姝,张彦之引龙虎二气丢往九道河子,如果看在外人眼里,这几乎可以说是让整个风水界都震动的大事,这时候的李文姝却表现的极为淡定,杨慕白回头对那个如果穿着这个出去行走足以祸国殃民的李文姝说道:“张彦之丢了龙虎二气进了九道河子,佛道两门之中,你怎么也算是近百年来佛门中的风云人物,也不知道表示表示?”

  “你这个人什么地方都像何安下,唯独是一提到你那九道河子的杨家的时候就变的十足的市侩,杨慕白,何安下把这些年在无上观所受的香火之气全都给你了,再不济你也是能跟杨庆之一起对弈之人了,能不能有点仙人的架子?你只要一天心里放不下你杨家的那个小家,就一天难成真正可以独当一面之人。”李文姝头也不抬的说道。
  杨慕白笑了一下说道:“我也只是好心提醒你一句,毕竟不管是杨庆之也好,林八千也罢,这两个人没有一个是好打交道之人,你给他们表示表示日后天门开之日你也好去分一杯羹。再说了,你李文姝不也一直都想去天上试试自己的魅力是不是能让仙人们为你倾倒?”
  “表示?我这个人早晚都是你杨家的媳妇儿,这还不够?”李文姝站了起来,鼻尖之上沁出细密的香汗,这让她混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让男人无法抗拒的异象。
  “不入天门?”杨慕白笑问道。
  “天上啊,下面的人想上去,上面的人想下来,你们或许想去,我好不容易下来,回去干什么?”李文姝道。
  “真当自己的文殊菩萨转世了?!”杨慕白笑骂道。

  “不然呢?”李文姝一脸的无辜凑近杨慕白说道,那一身轻纱完全无法遮挡那呼之欲出的饱满,这个场面哪怕是杨慕白也不敢多看,他别过脑袋道:“不开玩笑,张彦之都等不及了,你就不怕你等不到那个时候?”
  李文姝凑杨慕白更近,整个人几乎都要贴在杨慕白身上,她凑过那诱人的双唇,在杨慕白耳边道:“你是在提醒我,与其等不到那个时候,便宜你这个杨家人也一样?”
  杨慕白被那唇间的热气吹在耳垂之上,身子轻微的打了一个哆嗦,他一把推开李文姝道:“我这个嫩草,没有被老牛啃的嗜好。”
  李文姝一屁股坐在了杨慕白的怀里,差点把杨慕白胯下那杆杀气腾腾的长枪给坐断了去,被识破窘相的杨慕白满面通红,李文姝那翘臀在那长枪之上研磨,双臂跨住杨慕白的脖子娇笑道:“要不我把弟子们给叫进来,给你这个杨大公子下下火气?”
  杨慕白猛然站起,把李文姝丢在地上,仓皇逃出。
  身后的李文姝笑的愈发放肆。
  等到杨慕白走远,李文姝安静下来,手绾青丝低声呢喃道:“何安下啊何安下,你这个徒弟可没有你一半的老实。”

  李文姝自然不会因为杨慕白刚才裤裆中的杀气就说他不老实,她所指的,是刚仓皇逃出的杨慕白再一次起身回中原。
  过了一会儿,她又自言自语的说道:“要是你们都走了,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九道河子这边,杨更臣在把那个黄皮子的神像供奉在了无上观何真人的头顶上之后,着实是惶恐了一段一日,且不说何安下何真人绝对不是一个已故的前辈高人那么简单,在这边他曾经屡次显圣,这一点就算外人不知道,作为杨家家主的杨更臣绝对不会不知道,更别说何真人不管从哪里说起,对杨家都算是有大恩德的人。
  但是供奉完之后整个九道河子非常平静,并没有什么大事儿发生,就算如此,杨更臣心里也一直不踏实,但是不踏实也没办法,他还是想等到林先生回来,只有林先生回来了,这杨更臣的心病才能医治。
  可是眼见着过年了,林先生还是没有丝毫的消息,杨更臣暗自的叹了口气,心道如此看来的话,林先生回来恐怕是要等到年后了。
  九道河子的这个新年,绝对是要比以往还要来的有滋有味很多,毕竟前段时间的那个黄皮子事件让九道河子的村民们发了不小的横财,要说整个九道河子有谁心里不舒服?那除了有心病的杨更臣除外就只有二嘎子了,二嘎子不开心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黄皮子为祸这件事儿虽然消停了,但是他老娘还是没有回来,跟自己老娘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了,因为自己失手打死黄皮子精害的自己老娘生死未卜他能开心的起来吗?

  二嘎子虽然叫这个名字,但是人并不嘎,他知道想要救回老娘,必须要靠族长大老爷杨更臣,虽然这件事他一直感觉对杨更臣有愧,他还是不得不缠着杨更臣。
  杨更臣此时心里正七上八下呢,本想训斥二嘎子,但是一想,自己是一族之长他不求自己还能求谁?再说了,秀莲嫂子跟二嘎子也的确是太可怜了点,他被二嘎子缠的没办法,最终也只能对二嘎子坦白说道:“我跟你说实话,想要救你老娘回来,就得看林先生,现在林先生不知道在哪我也无能为力,只能等林先生回来了再做定夺。”
  这一说倒好,以前二嘎子找他是问我娘怎么办,现在就是问他林先生什么时候回来,把杨更臣给烦的臭骂了二嘎子一顿道:“腿在林先生身上,我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骂归骂,杨更臣对整个杨姓族人那真的是没话说,二嘎子一人在家也可怜,所以杨更臣干脆就让他住进家里,表面上是做个长工,其实也是让他在自己家过个年,不然的话二嘎子一个大老粗的置办年货什么的也不方便。
  这一天是二十八,马上就到大年初一,杨更臣就让二嘎子还有几个长工进城去采购香火,毕竟每年的大年初一,无上观都是香火鼎盛,这一次杨更臣做出了对何真人不敬之举,就想到大年初一的时候好好祭拜祭拜祈求何真人的原谅。
  二嘎子他们在办妥事情回来的时候,除了采购的那些东西之外,他竟然还带回来的有人,是一个老太太跟一个妙龄女子,两人身上衣衫褴褛的看起来非常狼狈,显然就是逃荒之人。

  杨更臣问二嘎子是怎么回事儿,二嘎子说道:“族长大老爷们,这娘俩是外地逃荒过来的,过年没个去处,我不看这老太太跟我娘年纪相仿,一看到她就想起我老娘来了,这心一软我就给带回咱九道河子了。”
  杨更臣指着二嘎子哭笑不得,暗道我收留你过年都是可怜你了,你倒好,还会从外面给我带人过来了,今日的杨家并不比往昔的杨家,再加上近年来战火不断的,洛阳远离战火,逃荒的人自然是多不胜数,杨更臣就算有心管,也无力为之。他不是不肯收留这娘俩,而是怕一旦收留,则会有无数逃荒之人来,如果这样的话,一年下来,杨家的家业都能让这些灾民给吃空了去。
  二嘎子看出了族长大老爷的担忧,道:“族长大老爷,我绝对无心给你添麻烦,我前段时间抓黄皮子也攒了不少钱,要不您把置办好的年货卖给我点,我带这娘俩回我那过个年?”
  杨更臣点了点头道:“你去管家那边领点东西回去,就说我说的,钱就算了,等林先生回来救出你娘,你好好孝敬他就是了。”
  二嘎子自然是千恩万谢,马上带这娘俩来拜谢族长大老爷,杨更臣也没在意,一看那老太太领的女孩儿正值妙龄,心道这二嘎子倒也伶俐,收留这老太太估计也能平白的娶个媳妇儿,要知道二嘎子年纪不小了,一直可是个老光棍。就道:“回去吧,这两天我让族里人把你的房子给修修,今年天气冷,你皮糙肉厚的不要紧,可别冻着人家姑娘。”
  就在这三人都拜谢之后准备走,忽然杨更臣发现那老太太一直盯着自己看,虽然老太太蓬头垢面的,但是那盯着自己看的眼睛格外的明亮,杨更臣就问道:“大婶儿,你有事儿?”
  “这位老爷,我看你面相不是凡人,但是你身上可是带着一个极为不祥之物啊!”这老太太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