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154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镇的眼神突然变得愤怒起来,拳头也是一把紧紧的握住,他气愤的说:“告?怎么告?等警方把他们抓过来之后,才发现他们三个都是未成年人,而且都是留守青年,家里人也对他不管不问,是不赔钱!反正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判刑也判不了,要钱也要不到,当时我真的是陷入绝境了!”
  欧阳雪琪心顿时一团火起,她也咬牙切齿的说:“真是太可恶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不是未成年人犯罪保护法!当时警方的行为,根本不是在保护未成年人,而是在庇护罪犯!”

  张镇重重的叹了口气,呆呆的看着脚下的地板,半天说不出话来,他颓然无语的样子让人感到心疼。
  欧阳雪琪很好接下来的事情发展,于是问:“那后来呢?你老婆是人民丨警丨察,又是在制止犯罪的时候受了伤,国家应该会赔付吧?”
  张镇悲怆的摇头说:“我也去找过警局,但局长告诉我说,她当时是在请假期间受的伤,不属于工伤,警局不负任何责任,当然也不会赔钱!”
  欧阳雪琪愣愣的说:“怎……怎么会这样?当时的时代是有多落后啊!”
  张镇继续回忆说:“当时的通讯也不发达,根本和现在没法,又不能在发布善款募集,是在那个节骨眼,夏侯武找到了我,为了救我老婆的命,我才答应了他的……”

  现在看着张镇,欧阳雪琪已然没有半点反感和厌恶了,相反,她还有点崇敬张镇,一个男人为了救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那个时候的他孤立无援,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夏侯武,肯定被他视若救命稻草,一旦抓住,再也不愿放开了吧?
  张镇又继续说:“因为我老婆是人民丨警丨察,联合夏侯武作伪证的事情肯定不能告诉她!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好转,也开始好我哪儿来那么多钱供她治疗,于是经常问我,我当然不能告诉她实情,骗她说是社会有一个好心人捐助的。但纸包不住火,终于有一天,她不知从哪儿听到的消息,知道了我在背地里做的事情,然后她,她……”
  说到这里,张镇低下了头,泣不成声,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落在桌。
  欧阳雪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想安慰张镇却又开不了口,她又想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了,于是小心的问:“后来她怎么了?”
  张镇擦了擦泪,悲伤的说:“后来她自杀了!”
  “自杀了?!”欧阳雪琪大吃一惊。
  “是的,因为她发现了我的犯罪事实,知道我私底下配合人家作伪证!”张镇沉重的说,“她的遗书里说,考虑到我做这些是为了赚钱为她治疗,她没有检举我,她说,她的命是用无辜者的牺牲挣来的黑心钱换来的,作为一名人民丨警丨察,她已经没脸再活在这世了,她为我蒙羞,她说她看错我了,后悔跟我在一起……”
  欧阳雪琪一言不发,静静的听着张镇讲述他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她心很是感慨,没想到是张镇这样的猥琐年人,竟然也曾拥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她走了之后,我一度非常痛苦,我陷入了深深的仇恨,我仇恨社会,仇恨国家!为什么她被捅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为什么医院要拒绝对她治疗?为什么国家不赔钱?为什么那三个捅她的未成年人可以不为此事负责?我真的感觉我被世界抛弃了,如果不是琅儿陪着我,恐怕我根本活不到现在!”
  张镇的目光很罕见的变得凶狠起来,不过在说到那个“琅儿”的时候,他的眼角划过一丝慈爱,琅儿是他的孩子吗?
  看到欧阳雪琪疑惑的眼神,张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解释说:“哦,琅儿是我女儿,她妈妈走的时候,她才3岁……”
  欧阳雪琪不禁又感到一阵心痛,张镇的女儿从小过着没有母亲的生活,而张镇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没有再婚,真不敢想象他们父女俩是怎么挺到现在的……
  张镇又说:“由于仇恨,我心安理得的加入了夏侯武他们,开始越发疯狂的为他们工作,为他们作伪证!大家不是都想庇护罪犯吗?好,那我成全他们!每当我看到明明应该被判重刑的罪犯最后被判处有期、刑拘甚至是无罪,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开心!我希望他们能减刑,能逍遥法外,让这个世界从此不再有英雄!”
  看到张镇几近疯狂的眼神,欧阳雪琪却并不想嘲笑他,他当时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只怕是整个人格都发生扭曲,连三观都不正了吧?
  “但是后来,正如你说的,我晚会做噩梦,我的良心会痛!看到那个原告在法庭门口哭得撕心裂肺,看到死者的家属在大街拉起横幅游行,我于心不忍,我受到了太多的折磨,我想退出他们的组织,不再为他们服务,我不想再做伪证了,也不想再当检察官了,只想找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做一个普通人,平凡的度过这一生!但是,夏侯武他们不打算放过我!他们拿我没办法,居然对我的女儿下手!连续好几年的时间,我的女儿都被他们软禁着,我也是迫不得已,才继续服从他们的命令,帮他们继续作伪证!”

  欧阳雪琪担心的问:“那你女儿后来怎么样了?”
  张镇重重的叹了口气:“她没事,夏侯武他们虽然心狠手辣,但也算是说话算数,我没有违抗他们的命令,他们果真也没有伤害我女儿!而且我女儿在他们那里过得也挺好,接受高等教育,有新衣服穿,只是……她再也没见到她妈妈……”
  说完,张镇再次低下了头,双手捂着脸,眼泪从他指缝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欧阳雪琪一时愣住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张镇哭得这么伤心,哭得像个50岁的孩子,这让她很同情,她想安慰张镇,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算了,还是不要这么同情心泛滥了,问问别的事情吧!欧阳雪琪在心这样对自己说,然后又对张镇问:“张镇,我问你,除了夏侯武,你还知道其他的成员吗?是和你一起参与作伪证的人,你们这个组织其他成员的身份,你知道吗?”
  张镇擦了擦眼泪,认真的摇头说:“不好意思,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
  欧阳雪琪惊讶的问:“一个都不知道吗?”
  张镇点头说:“是的。”

  欧阳雪琪更加惊讶了:“不可能吧,你们一起呆了那么长时间,给那么多案子做过伪证,难道你认识的人只有夏侯武吗?我不信!”
  张镇无奈的笑着说:“真的是这样的,我不骗你!因为我们从不以自己的真实身份示人,平时在一起密谋的时候,都是戴着面具的,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代号,如果不是我本来认识夏侯武,只怕我在组织里遇到了他都认不出来!”
  欧阳雪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这次约张镇出来,目的是帮助范炎炎调查夏侯武的名单的人,现在只锁定了一个张镇,她本来还以为能通过张镇顺藤摸瓜,调查到组织其他成员的身份,没想到那个组织却是这样一种情况,连身为组织内部成员的张镇都不知道其他组员的身份,那她和范炎炎又该如何调查?
  看来,今天的约见只能到此结束了,欧阳雪琪打算把今天和张镇的谈话跟范炎炎一起好好研究一番,看看能否有什么新的发现,而现在先和张镇说再见吧。她这样想着,刚想和张镇道别,却见张镇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眼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妙的神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