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64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抽屉里取出餐厅的数据表递给他道:“昨天我和赵总请示了,决定对餐厅进行改制,初步意向是改为承包制,Ju体如何操作你实施吧,有问题及时沟通。”

  尽管昨晚的董事会套上了各种紧箍咒,我还是打算实施。如果赵家波连内部的事都做不了主,那这个总裁还有何用。而且文件上又没说内部的事务需经董事会,也正好用这件事试探下白佳明,要是这都被否决了,赵家波的地位可真就岌岌可危了。
  邱江原接过数据表看了看道:“有Ju体要求吗?”
  “要求只有一条,降低成本,提高质量,改善就餐环境。”
  我把想法简单说了下,邱江原明白了我的意图,道:“关于餐厅改制的事,我在总部时已经有人提出来了,不过迟迟未动。改善就餐条件是很多员工的呼声,此举肯定会赢得很多人的赞成,不过也会遭到一部分的反对。”
  “那是自然的,每件事不可能人人满意,但大部分赞成就能行得通。”

  邱江原起身道:“好的,那我先去研究一下,等有了结果后再请示你。”
  “好。”
  邱江原走后,我一直心神不宁地在办公室徘徊,几次想给赵家波打电话又放弃了念头。快到中午时,接到了乔菲的电话。
  “喂,徐朗,你在哪?”
  听到她着急忙慌的声音,我看了看表道:“办公室啊,你开完会了?”
  乔菲声音沙哑地道:“开什么会啊,快气死我了。”

  “怎么了?”
  “不知道怎么搞的,百业知道了我们的底价,而且分毫不差。会没开完,童副总就中止了会议,正往回赶呢。”
  听闻此事,我纳闷地道:“百业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底价,难道有人谢露了?”
  乔菲心里乱哄哄的,急切地道:“底价是我亲自算出来的,没有任何人经手。目前,只有我,白董,童副总以及胡主任知情,怎么就会谢露出去了呢。”

  她还不知道我偷看到了底价,但我也不可能告诉别人啊。半天道:“那你再仔细想想,看看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是不是被人看到了,如果没有,那只有可能你们几人中间有人故意谢露了。”
  乔菲愁眉苦脸道:“不太可能。数据是我做出来的,透露给别人没有任何意义。白董就更不可能了,事关蓝天的利益,他绝不会如此做的。至于童副总和胡主任……我觉得也不可能。就在刚才,童副总特别生气,请示白董后要彻查此事。”
  “哦,那就让他查呗。你也不必担心,反正没你什么事。”我宽慰道。
  乔菲摇头道:“我肯定脱不了干系,这事是经我手的。”
  “你现在在哪?”
  “还在百业集团,准备回公司。”
  “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了,胡主任已经安排车了,应该马上就到。”

  “那行,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我仔细分析着这件事。既然只有四个人知道,排除乔菲和白佳明,那就很有可能是胡静和童晓飞了。我觉得童晓飞嫌疑很大,那天去会所时看到他和赵泽霖走得很近,而且白佳明对其已不信任,除了他还有谁。
  胡静也有可能,她是董办主任,掌握着公司诸多机密,万一鬼迷心窍谢露出去,或者说别其他人偷看到了,都是有可能的。
  我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有指向性的,绝非单纯的谢密事件。有没有可能,故意把底价谢露出去,加速促成这个项目。事情未搞清楚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我站在窗口等了二十多分钟,终于看到乔菲的身影。只见她抱着一沓资料冒着雨冲进了门厅,而胡静自顾打着伞优哉游哉走了进来。
  我打算下去找她,又退了回来。这个时候出现似乎不太明智,万一把祸事引到我身上,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
  又等了半个小时,我终于等不及了打给乔菲,她挂了。不一会儿回过微信道:“白董一会儿要来开会,你先去吃饭吧,别等我。”
  “哦,那你没事吧?”
  “没事的,放心吧。”
  我哪有心情吃饭,一件接一件糟心的事。坐在办公桌前想了许久,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件事有没有可能针对赵家波?如果联想到昨天的事,可能性极大。刚拿起手机准备汇报,又觉得不妥放了下来。待会先找乔菲了解来龙去脉再说。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大有下连荫雨的节奏。云阳每年这个时候会下连荫雨,短则七八天,多则十几天甚至一个月,而且伴随有间歇式台风,不过这些年很少见台风了。天气总是和心情密切相关的,我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雨越下越大,仿佛世界末日般狂风作浪,海得那一边黑压压的一片,滚滚向这边袭来。蓝天大厦距离海边还有一段距离,依然能听到连绵不绝的海浪翻滚声,就像烧开水的茶壶,水蒸气顶着壶盖咕噜咕噜往外溢。
  小姚提着一份饭进来了,放到桌子上道:“徐总,知道您没去吃饭,我特意从外面买回来的,黄鸡焖饭,特好吃,快尝尝。”
  我完全没有食欲,笑了笑道:“谢谢,赵总还没回来吗?”

  “没有,今天一天没来。”
  “哦,你先去吧。”
  小姚出去后,我拿起手机打给了曲小虎。让我意外的是,赵家波一天没叫车,难道家里出什么意外了吗?想到此,我又给他去了电话,这次接了起来,声音沙哑地道:“有事?”
  我不知该如何接腔,道:“也没什么事,想和您汇报下华远地产的事。”
  “哦,这事继续跟进,谈好价格后再和我汇报。另外,这两天我有点私事,请假了,一般事情自行定夺解决,重要事情打我私人号,工作号暂时停用。”
  我心里一紧,联想到他的家庭,难道真的……不敢往下想。应承道:“好的,我每天以微信的形式向您汇报当天的工作。”

  “好。”
  挂了电话,我心里空落落的,想着要不要登门拜访一下,可不知道他乐意不乐意,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其实也不算什么,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但是抑郁症……
  我打开电脑输入抑郁症三个字,看得让人心惊肉跳。才知道这是世界性的疑难杂症,无法治愈,只能靠药物维持,而且很容易有自杀倾向。我没见过他妻子,到底什么情况无从得知。不过从王熙雨口中得知,赵家波这些年带着妻子四处奔波看病都无济于事,看来病的不轻。
  想了半天,我尝试着拨通了冯雪琴的电话。
  “喂,冯姨,忙呢?”我笑嘻嘻地道。
  冯雪琴将手中的X光片放下道:“正给病人看病了,你小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想您了呗,谁让您是我妈呢。”
  听到这话,冯雪琴乐了,指着旁边的助理起身走了出去,笑着道:“这话我爱听,以后就叫妈,冯姨多见外啊。”
  “呵呵,雯雯不打我就成。”
  冯雪琴没好气地道:“说吧,找我干啥?”

  日期:2018-02-0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