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38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承泽妹妹迟疑了。
  她在心里面想:“我该不该告诉他,我该不该相信他,他是王承泽的朋友,我不想往火坑里面跳,我很想尝试相信他一下,可我就是下定不了决心。”
  我说:“你可以相信我的,如果没有我,你在外边也呆不长的,还有,我告诉你一件事,我跟你哥哥王承泽并不是朋友,可以算是愁人,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白子惠,你哥哥要娶她,可白子惠是我的女朋友,以后白子惠会是我的老婆的。”
  王承泽妹妹点点头,她心里说:“我听说过这个名字。看来我可以相信他,是的,没有人帮我,我大概逃不远的。”
  我说:“你确定要离开那个家对吗?”
  王承泽妹妹点头。
  我说:“你现在相信我了,对吗?”
  王承泽妹妹点头。

  我说:“我想知道王承泽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王承泽妹妹突然撩起上衣。
  我抓住了她的手,说:“你干什么?”
  王承泽妹妹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我松开了她的手,她撩起了上衣,稚嫩的身体上,本该完美的皮肤多了很多伤痕。
  虐待,王承泽真是个畜生。

  王承泽妹妹放下了衣服,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这是模拟施虐的场景。
  王承泽竟然还掐自己妹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
  王承泽妹妹指了指身边的女孩,示意那个女孩是她,王承泽妹妹又指了指自己,示意自己是王承泽。然后她隔空做了一些动作,发泄自己的欲望。
  王承泽可以的,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是这种人,他妈的变态。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我之前有过类似的判断,但是不敢真的确认,并且王承泽妹妹也可能说假话,可是看到王承泽妹妹的身上的伤痕,听她的心,我愿意相信她。
  王承泽人模狗样之下是野兽一样的心。

  我对王承泽妹妹说:“我来帮你,不过。我们先走,离开这里。”
  王承泽妹妹点了点头。
  她的心里想:“看来刚才给他看伤疤是有用的,他可怜我,所以他愿意帮我,不行的话,我就为他服务。反正我也脏了,只要不回到王承泽身边,什么事我都愿意干。”
  王承泽妹妹也不是白给的,不过她是被逼的,才有这样的选择,可以理解。
  王承泽把他的妹妹逼的太厉害了。都愿意做出那种事。
  我掏出了手机,我给孙坚打电话,我告诉了孙坚这边的情况,当然我说的不那么详细,我说恰好碰到了一辆车,里面有被拐的小女孩,其中有王承泽的妹妹,她是偷跑出来的,她不想回家,因为王承泽对她做了很恐怖的事,孙坚跟我说他知道了,他问了我地址,他说现在就派人过来接我。

  我发了一个定位讯息过去。
  孙坚说让我等他一会。
  刚放下电话,车外边波哥的电话响了,我从波哥口袋里翻出来手机,不是通讯录的号码,不过之前有通话记录,不用问肯定是蔡老板。这半天人不回去,应该等着急了。
  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出来咆哮的声音,“你们两个他妈的掉屎坑里面了吗?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来,就交给你们这么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养你们何用,我给你们十分钟,给我出现在眼前。”
  我拿着电话不说话。

  蔡老板等了一会,说:“说话,你们聋了吗?”
  我说:“蔡老板吗?”
  蔡老板说:“你是谁?”
  我笑笑。说:“我是跟你做生意的人。”

  蔡老板说:“阿波呢,在哪里呢。”
  我说:“蔡老板,别着急,阿波很安全的,不如你先听听我的货品怎么样,我这里有你的马仔两名。一个阿波,一个东子,还有一台车子,还有两个水灵灵的小女孩,不知道你开价多少啊!蔡老板。”
  “你摊上事了,你知道吗?”
  我笑了笑,说:“蔡老板,这么威胁我,一点用处没有,想清楚再给我来电话吧。”

  说完,我把电话挂了。
  蔡老板需要冷静冷静。
  现在这个态度不好,不是生意的态度。
  当然我不是真的想跟蔡老板做生意,我现在主要等孙坚的人过来,接下来的活,我不管了,这是东湖。孙坚的地方,他有他的安排,我不能过线了,那样讨人嫌。
  蔡老板最好跟我把地点定下来,孙坚一来,我跟他一说,卖他个面子,人家管的地方,你出风头,那不好,要是齐语兰就没说的了。
  况且,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做,王承泽的妹妹在我手里,我要帮她,这小姑娘太可怜了,王承泽太不是东西了,想想怎么运作一下,让王承泽吃吃苦头。
  话说回来,这种事曝光对王承泽伤害不大,能混到他那个地步,谁没点龌龊事,挺多传一传,成为谈资而已,说一说这事就过去了,网上曝光的话,也就三分钟热度,围观群众很激动,但一两天之后,谁也就不关注了,因为还有其他的事出来。至于违法犯罪,王承泽打点打点就完事了。
  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干了丧心病狂的事最后也没什么事,食品安全,给小孩喝的牛奶里面出问题,最后主要负责人平调了事,不伤筋不动骨,人家活的还是美滋滋。
  我想明白了,对付王承泽是次要的,主要是保证这小女孩以后能平平安安过日子,别一直活在恐惧之中,现在这小女孩都有些不正常了,特别的麻木,对待男女问题上没什么所谓,只要能达到目的,可以对男人很随便。
  恐怕这个小女孩以后都没有爱情,因为王承泽的关系,她对男人很恐惧,这伤需要时间来调节。
  挂了电话,没多久,蔡老板又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没惯着他,就是挂他电话。
  一方坚决,另外一方就吃蜡了。
  这在男女关系中也适用。
  一方满不在乎,另外一方在意的很。死皮赖脸,穷追不舍的。

  又等了一会,另外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这次我接了,蔡老板说:“这位朋友,你能不挂我电话吗?”
  我说:“好啊。蔡老板,不过你要先保证冷静,跟我说话客气一点,现在我是卖家,你是买家,要给我足够的尊重。”
  蔡老板说:“你要什么?”
  我说:“你能给我什么?”
  蔡老板说:“你这可不是谈生意的态度。”
  我说:“蔡老板。你搞错了,我就不是个生意人,我就是打劫的,今天抱歉,把你的车劫了,把你的马仔劫了,还顺便劫了两个小女孩,我这运气真是不错!”
  蔡老板说:“什么都好说,但是那两个小女孩你别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