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83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您还能够面不改色,那么我们再来谈一谈其他人?
  赫赫战绩,再加上蓬莱岛婚宴之时出现在嘉宾名单上那一行行重量级的宾客名字,足以让许多人改变态度和意见。
  所以我的那场婚礼,是阳谋,也是一种不用言明的态度。
  那场婚礼之后,很多一直停滞不前的事情得到了推动,譬如黑手双城重返宗教总局的事情,现如今的他官复原职,并且在内部,已经确定了朱局长年后卸任之后,由他顶替的统一意见,并且一定获得了大多数大佬的认可。
  毕竟朝堂之上,总得有一位镇得住台面、又能够跟左道集团沟通的大佬。
  黑手双城,无疑是最合适不过的。
  譬如张励耘重新回到了他之前所在的军方系统,据说他将会介入超级战士的计划,并且担任要职,负责监督和改进工作。
  再譬如……

  太多太多,因为我们的存在,使得无论是朝堂,还是江湖上,重新构建了一个新形势下的平衡,在消除了争端之后,一切都仿佛朝着更加良好的方向发展。
  这样欣欣向荣的局面,也让许多人在悲恸之余,感慨前人付出的牺牲,还是值得铭记的。
  两人在堂屋聊着当前的局势,这时院子里传来了杂毛小道的喊声:“阿言,小明,你们两个龟蛋儿,泡杯茶去这么久?莫不是掉到了茅坑里去?来来来,来喝酒。”
  乡人离去之后,这位让整个江湖都为之敬畏的萧地仙一点儿形象都不顾忌,更像是一个嗜酒之徒,大声招呼着,我不敢怠慢,应了一声,然后问道:“他怎么了?”

  王明低声问道:“高兴呗?”
  我说我看不太像。
  王明说许是触景生情吧,好兄弟都订婚,有了着落,而他却还是孤单一人,想想有些难过。
  听他这么说,我有点儿沉默。
  杂毛小道并不是没有红颜知己,这位老哥虽然此刻洁身自好,但年少时却颇为风流倜傥,不但在茅山有一位青梅竹马,而且还跟当时的邪灵右使洛飞雨勾勾搭搭,比谁都花哨,只不过陶陶一直没有下落,这个成了他的心病,对于婚姻之事,仿佛淡了许多。
  但我可以肯定,他跟那位洛飞雨妹子,暗地里绝对还是有些勾当的。
  我们走出院子,杂毛小道与陆左在树下的桌前喝酒,我看了一眼,说啊,老鬼呢?
  杂毛小道指着厕所方向,说吐去了。
  王明很是惊讶,说不能够吧,以他的体质,还会喝醉酒?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酒不醉人人自醉,依我看,老鬼自从上次白洋淀回来后,就一直没有走出来过。
  众人听了,都忍不住叹气。
  老鬼寻妻数年,终于在白洋淀遇到了分别多时的蛇仙儿,也就是那位孔雀圣母,只可惜孔雀圣母即便在三十四层剑主被封印的情况下,还死不悔改,甚至还挑动属下,想要垂死反击,结果最终被老鬼大义灭亲,狠下心肠来将其斩杀了去——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很大,让他一直都没有能够释怀。
  我搓着手,说唉,早知道如此,当初就换我动手了。
  杂毛小道白了我一眼,说去去去,这个时候说这骚话,当初你推我、我推你的时候,你在干嘛呢?
  陆左将桌上的酒杯举起来,往桌沿顿了顿,手一挥,说道:“天涯何处无芳草,没事,他总会走出来的,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新郎官儿劝酒,大家哪里敢不答应,几个酒杯碰在一起,老家酿的苞谷酒下肚,一阵灼热升起,伤感的气氛一下子就消散了许多,大家闲聊起来,谈到了各自的感情问题,我和王明还有些顾忌,而陆左却满不在乎,对杂毛小道浑不忌地说道:“老萧,你啥时候跟你那姘头卷一铺盖,搭伙过日子啊?你这几个月一炮的,消受得了?”
  老司机发车,大家都轰然而笑,而杂毛小道一挥手,说毛,我跟飞雨是纯洁的男女关系,没有你们想得那么污。
  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哦,对了,萧大哥,你下次碰到飞雨姐的时候,帮我带声问好——她帮忙将安的遗体送回荒域,我还没有当面谢她呢,本想蓬莱岛见面的,没想到她一直没在。
  杂毛小道挥手,说小意思,她也不是故意不参加你的婚礼,主要是她和依韵公子处理日月潭那边的事情,你也知道的,小佛爷那家伙,在那里留了许多首尾,麻烦得很。
  陆左听到,有些诧异,说对了,他们在那里遇到王秋水呢?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不过只是打了一个照面,王秋水跟了小佛爷那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就一样熟练无比,滑得很,没怎么交锋,受点伤就跑了,据说去了东南亚,跟许鸣、秦归政几爷崽在马来西亚的岛上称王称霸,据说那个饕餮海渔女也跟他们在一起——哪天爷们心情不好了,去南边玩儿的时候,顺手抄了那帮家伙吧?
  陆左摆手,说要去你去,那帮家伙在岛上欺负土著,也没惹着你——我接下来事情也挺多,还得去茶荏巴错转一下呢,毕竟二春还落在那儿呢。
  王明噗嗤一笑,说那傻妞儿都那样了,你还顾着她?
  大喜日子,陆左也是大度得很,说哎呀,终归到底还是自家的笨徒弟,现如今奎师那都没了,她的日子估计苦得很,跟着久丹松嘉玛也没有什么奔头,我不管她,谁能管?
  说罢,他看向了杂毛小道,说对了,说起奎师那,北疆王怎么样了,你知道不?

  杂毛小道点头,说上次我去跟大师兄见过一面,他说还行,蚩尤那老哥挺喜欢他这种豪气汉子的,不会让他难过。
  王明插嘴问道:“对了,林齐鸣那几兄弟怎么样?”
  杂毛小道说还不就那样——林齐鸣回了东南局,董仲明留在总局,布鱼老哥引退了,跟小玉儿在舟山一岛上盖了座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双宿双飞美着呢,我听说会办酒,不是下个月,就是下下个月,你们都算着点,别到时候抽不出时间来。
  我们都点头,说要的,要的,别人不敢说,布鱼老哥结婚,还是要去的——咱都把布鱼当自家兄长看待呢。

  杂毛小道继续说道:“尹悦你们是知道的,她跟大师兄的事情,这个谁也说不清楚,反正她是回青丘去了,我也不知道她跟大师兄后来是怎么聊的;朱雪婷上次不是受了刺激么,就算是大师兄回来,也没有能够劝住,在白云观出家当了道姑——至于白合,有人说是真死了,也有人说她还留了一缕残魂,这事儿大师兄还在查证……”
  王明嘿嘿笑,说老萧,说实话,尹悦这事儿,你估计要多一个小姑妈咯。
  杂毛小道摆手,说不可能,大师兄跟我小姑感情好着呢。
  王明说你别怪我八卦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说有人在最近瞧见你大师兄跟一个长得很是漂亮的女人一块儿出入过,而且那女人还带着一个小伙子,据说还叫你大师兄作爸。
  杂毛小道苦笑,说你说这事我知道,那女人是天山神池宫的神姬宫主,小伙子木木,我和小毒物都是认识的,我小姑也知道,这里面有一些误会,跟你们也说不清楚。

  日期:2017-07-03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